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四節 秘密瑜伽行

第四節 秘密瑜伽行

西元五世紀起,秘密瑜伽者,也逐漸發達──從秘密而公開起來。其淵源及發展,是異常複雜的;而給予最有力影響的,是罽賓區的瑜伽行者。在本章第二節中,說到了四、五世紀間的聲聞瑜伽,在修法、術語方面,已有類似秘密瑜伽的情形。現在再從罽賓區與秘密瑜伽的有關事項,略舉一斑。

一、罽賓,是健馱羅Gandhāra迤北,烏仗那Udyāna,由此而延展到東、北、西山區。烏仗那對於秘密瑜伽,最為重要,被稱為金剛乘的四大聖地之一。『大唐西域記』卷三(大正五一‧八八二中)說:

「烏仗那國……人性怯懦,俗情譎詭。好學而不功,禁咒為藝業。……僧徒……寂定為業;善誦其文,未究深義;戒行清潔,特閑禁咒」。

玄奘(西元六三〇年頃)所見的,這裏的民眾、僧眾,對義學是不深切的;重於念誦,禪定,尤其是咒術。這一重定、重咒不重學的環境,對秘密瑜伽來說,是最適宜不過的了。據Tāranātha『印度佛教史』說:僧護Saṃgharakṣita以前,秘密法也多少流行,如烏仗那國民,就有修得持明位的。但不大為人所知,師資間的傳習也很少。到僧護(與世親同時)的時候,事部與行部呾特羅,才公開的流行起來(1)

二、『大日經』的供養次第法,是出生烏仗那王族的善無畏Śubhakara-siṃha三藏,從健陀羅迦膩色迦王Kaniṣka大塔邊得來的,如『大毘盧遮那經供養次第法疏』(大正三九‧七九〇中)說:

「(善無畏和上)乃至北天竺,乃有一國,名乾陀羅。………和上受請,於金粟王所造塔邊,求聖加被。此供養法忽現空中,金色炳然。……遂便寫取」。

三、無上瑜伽的歡喜法,早在罽賓流行。如隋闍那崛多Jñānagupta(西元五九五──五九六年)譯『大威德陀羅尼經』卷一七(大正二一‧八二七中)說:

「彼等比丘所至家處,攝前言語,後以方便,令作己事。於彼舍中共語言已,即便停住,示現身瘡。於俗人中種種誑惑,種種教示:彼應與我,如來付囑汝,病者所須。彼即報言:汝明日來,如己家無異。……我住於此十年勤求,猶尚不能得是諸法。如汝今者於一夜中而得是法」。

一夜就學得的佛法,雖引起北方佛教的大破壞(如經所說。破壞佛法,約西元六世紀初),但確是歡喜法的隱密地流行於佛教中了。

四、時輪kāla-cakra的公開傳布,是摩醯波羅王(西元八四八──八九九年)時。但時輪所傳的苫婆羅國Sambhala,正是北方的古國而理想化的。『大唐西域記』有商彌國,與烏仗那同屬「釋種」(2)。慧超『往五天竺國傳』(大正五一‧九七七下)說:

「從烏長國東北入山,十五日程,至拘衛國,彼自呼云:奢摩褐羅闍國。……衣著言音,與烏長相似」。

奢摩褐羅闍國,就是舍摩王國。在中國史書中,作「賒彌」,「舍摩」,「舍彌」等。語音輕重,似有Śama,Śamī,Sambi等差異,而所指是同的,約在現在Kunar河上流,Mastoj地方。據佛教傳說:毘琉璃王Virūḍhaka滅「釋種」,「釋種」逃向西北時,成立四王國,就是烏仗那,梵衍那Bāmiyān,商彌,呬摩呾羅Hematāla(3)。據『雜事』說:領導者名閃婆,後來成立閃婆國(4),這當然指商彌而說。『增一阿含經』作「舍摩童子」(5)舍摩,閃婆,都就是奢摩王國,也就是苫婆羅國。烏仗那等是否與釋迦同族,是可討論的;但烏仗那等,是『漢書』所說的「塞族」,波斯史書中的Saka,那是沒有問題的。Saka族中,有Śam王家,為最勇武的,曾助波斯的居魯士王Cyrus,立有戰功,而Śam王成為Saka族的英雄(6)。西藏的Tāranātha所著『八十四成就者傳』,說到烏仗那分為二國,其中一國,就名Sambhala(7)。由於奢摩王家,是勇武的王家,是佛教盛行,又傳為釋迦同族的國家,所以早已為賢聖所居的地方,如唐譯『大方廣佛華嚴經』卷四五(大正一〇‧二四一下)說:

「乾陀羅國有一住處,名苫婆羅窟。從昔以來,諸菩薩眾於中止住」。

秘密瑜伽者,面對政治的混亂,佛教的衰落,終於預言:將依此勇武的苫婆羅國王,而實現真理的勝利與和平!

註解:

[註 119.001]Tāranātha『印度佛教史』(寺本婉雅譯本一七〇)。

[註 119.002]『大唐西域記』卷一二(大正五一‧九四一中)。

[註 119.003]『大唐西域記』卷六(大正五一‧九〇一下)。

[註 119.004]『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八(大正二四‧二四〇中)。

[註 119.005]『增一阿含經』卷二六(大正二‧六九一下)。

[註 119.006]藤田豐八『西域研究』「論釋迦、塞、赭羯、糺軍之種族」(漢譯本一五八)。

[註 119.007]Tāranātha『八十四成就者傳』(三二五)。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