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二節 順正理論與顯宗論

第二節 順正理論與顯宗論

第一項 論破俱舍的眾賢

世親Vasubandhu的『俱舍論』,對迦溼彌羅Kaśmīra毘婆沙師,當然引起了極度的震動。「罽賓諸師,彼見其所執義壞,各生憂苦」(1),也是意料中事。教界權威的毘婆沙義,是從來沒有受過這樣有體系的強力攻難的。於是眾賢──僧伽跋陀羅Saṃghabhadra出來,造『順正理論』,「救毘婆沙,破俱舍論」。世親鋒利的評難,也真是遇上了對手了!如『大唐西域記』說:

「迦溼彌羅……新城東南……有故伽藍,形製宏壯,蕪漫良甚………昔僧伽跋陀羅論師,於此製順正理論」(2)

「秣底補羅……德光伽藍北三四里,有大伽藍。……是眾賢論師壽終之處。論師迦溼彌羅國人也。聰明博達,幼傳雅譽,特深研究說一切有部毘婆沙論。時有世親菩薩,一心玄道,求解言外。破毘婆沙師所執,作阿毘達磨俱舍論。辭義善巧,理致清高,眾賢循覽,遂有心焉。於是沈研鑽極,十有二歲,作俱舍雹論二萬五千頌。……於是學徒四三俊彥,持所作論,推訪世親,世親是時在磔迦國奢羯羅城。遠傳聲問,眾賢當至。世親聞已,即治行裝……尋即命侶,負笈遠遊。眾賢論師當後一日,至此伽藍,忽覺氣衰。……門人奉書至世親所。……(世親曰)此論發明我宗,遂為改題為順正理論」(3)

眾賢是迦溼彌羅悟入Skandhila的弟子(4),精通毘婆沙義的大學者,是毫無可疑的。以十二年的時間,造『順正理論』,有追尋世親,想與世親來一次面決是非的傳說。『大唐西域記』說:世親本在奢羯羅Śākala,聽說眾賢要來,就避往中印度。西藏傳說:世親避往尼泊爾Nepāla(5)。『婆藪盤豆法師傳』,也有眾賢要求論辯,而世親拒絕會見的傳說(6)。總之,眾賢造論的本意,有破斥『俱舍論』,重申毘婆沙義的自信與決心,而被傳說為『俱舍雹論』的。時在世親晚年(應為西元五世紀初),也就沒有面決的機會。『大唐西域記』的傳說,插入眾賢病重將死,作函向世親懺謝,世親為他改名『順正理論』;這都是不足信的妄說!

眾賢所造的論,有二部:一、『阿毘達磨順正理論』,玄奘於永徽四、五年(西元六五三──四年)譯出。這是二萬五千頌的大論(7),譯為八十卷。依『俱舍論頌』而次第廣釋,凡不合毘婆沙正義的,一一加以評正。『俱舍論』依經部義而破毘婆沙的,一一為之辯護。針對『俱舍論』而造,被稱為『俱舍雹論』的,就是這一部論。二、『阿毘達磨俱舍顯宗論』,玄奘於永徽二、三年(西元六五一──二年)譯出,共四十卷。『順正理論』,是依『俱舍論頌』的,僅改第二「分別根品」名為「辯差別品」。『顯宗論』雖也是解釋『俱舍論』,凡不合毘婆沙義的頌文,就刪了改了(並不多)。內容大體為節出『順正理論』顯正義的部分。

傳說『順正理論』是世親改題的,全不足信!如『顯宗論』序頌(大正二九‧七七七上)說:

「我以順理廣博言,對破餘宗顯本義。……已說論名順正理,樂思擇者所應學。文句派演隔難尋,非少劬勞所能解。為撮廣文令易了,故造略論名顯宗。飾存彼頌以為歸,刪順理中廣抉擇,對彼謬言申正釋,顯此所宗真妙義」。

『順正理』,顯然是眾賢自己立名的。有人信傳說而懷疑序頌,今再引『順正理論』文:「是故應隨此順正理,說能所觸」(8)。「況隨聖教順正理人可能忍受」(9)!「況此順理正顯聖言」(10)!「順正理」,那有世親改題的話呢!

註解:

[註 125.001]『婆藪盤豆法師傳』(大正五〇‧一九〇中)。

[註 125.002]『大唐西域記』卷三(大正五一‧八八七下)。

[註 125.003]『大唐西域記』卷四(大正五一‧八九一下──八九二上)。

[註 125.004]『俱舍論(光)記』卷一(大正四一‧一一上)。

[註 125.005]Tāranātha『印度佛教史』(寺本婉雅譯本一九〇)。

[註 125.006]『婆藪盤豆法師傳』(大正五〇‧一九〇下)。

[註 125.007]『婆藪盤豆法師傳』作:「隨實論,有十二萬偈,救毘婆沙義,破俱舍論」。頌數不免誇張(大正五〇‧一九〇下)。

[註 125.008]『順正理論』卷八(大正二九‧三七二下)。

[註 125.009]『順正理論』卷二五(大正二九‧四八二下)。

[註 125.010]『順正理論』卷五(大正二九‧三五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