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二節 說一切有部論書

第二節 說一切有部論書

說一切有部的化區,非常廣大,大論師也歷代多有:論書的部類,當然也就很多的了。除上面所說到的,或曾譯傳來中國的而外,多數是泯沒無聞了。玄奘去印度遊學,知道的,或曾經修學的,略錄如下:

1.佛使Buddhadāsa:佛使造有說一切有部的『大毘婆沙論』,如『大唐西域記』卷五(大正五一‧八九七上)說:

「阿耶穆佉國……臨殑伽河岸……其側伽藍……臺閣宏麗,奇製鬱起。是昔佛陀馱娑(唐言覺使)論師,於此製說一切有部大毘婆沙論」。

從『大唐西域記』看來,造論而名毘婆沙的,不在少數。毘婆沙只是廣說、廣釋,並不限於傳說五百阿羅漢所結集的。佛使所造的,屬於說一切有部。西藏傳說:佛使是無著Asaṅga的弟子,晚年宏法於西方(西印度)(1)。玄奘在羯若鞠闍國Kanyakubja時,曾從毘黎耶犀那Vīryasena,「讀佛使毘婆沙」(2)。佛使的論書,似乎多流行於恆河上流。

2.德光Guṇaprabha:德光作『辯真論』,如『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二(大正五〇‧二三二下)說:

「秣底補羅國,其王戍陀羅種也。伽藍十餘所,僧八百餘人,皆學小乘說一切有部。大城南四五里,有小伽藍,僧徒五十餘人。昔瞿拏缽刺婆(唐言德光)論師,於此作辯真等論,凡百餘部。論師是缽伐多國人;本習大乘,後退學小乘」。

德光所作的『辯真論』,玄奘曾受學,如『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二(大正五〇‧二三三上)說:

「秣底補羅國……其國有大德,名蜜多斯那,年九十,即德光論師弟子。……就學薩婆多部坦埵三弟鑠論(唐言辯真論,二萬五千頌,德光所造也),隨發智論等」。

德光的『辯真論』,是二萬五千頌的大論。玄奘所學的,還有『隨發智論』,雖不明作者是誰,但就文意來說,也極可能是德光所作的。秣底補羅Matipura為說一切有部的化區,眾賢Saṃghabhadra、無垢友Vimalamitra,都在此國去世,德光也在此造論。玄奘傳說:德光本是學大乘的,後「因覽毘婆沙論,退業而學小乘,作數十部論;破大乘綱紀,成小乘執著」(3)。有德光上升兜率,見彌勒Maitreya而不拜的傳說。玄奘以德光為反大乘者,因而有不利德光的傳說。但據西藏所傳:德光為世親Vasubandhu弟子,精通聲聞三藏及大乘經,持阿毘達磨。傳說他暗誦(自宗及異部)十萬部律,特重律儀。領導的清淨僧團,如早期諸阿羅漢護持的一樣(4)。德光實為世親門下的重律學派;西藏的律學,就以德光為宗。當時的經部學,對大乘瑜伽來說,等於為回小入大作準備,聲氣互相呼應。而德光重說一切有部律,說一切有部阿毘達磨,無論是義理與事行,都不免與大乘瑜伽學小有隔礙。這就是玄奘所傳,德光退大學小,破大執小的原因了。

3.索建地羅Skandhila:或作塞建地羅,義譯為悟入,就是眾賢的師長。傳說世親去迦溼彌羅Kaśmīra,學習毘婆沙時,曾親近悟入(5);悟入是當時的毘婆沙師。『大唐西域記』卷三(大正五一‧八八七下)說:

「迦溼彌羅國……佛牙伽藍東十餘里,北山崖間,有小伽藍,是昔索建地羅大論師,於此作眾事分毘婆沙論」。

悟入為迦溼彌羅論師。『眾事分』,就是世友Vasumitra『品類論』;這是被尊為六足之一,受到阿毘達磨西方系所推重的論書。悟入為『眾事分』作『毘婆沙論』,可說是面對說一切有部阿毘達磨論宗的不利環境(經部與瑜伽大乘呼應,評破說一切有部),而謀東西二系的協調,以一致抗外,維護自宗的作品。『眾事分毘婆沙論』雖沒有傳譯,而悟入為法的苦心,在另一作品──『入阿毘達磨論』中表現出來。『入阿毘達磨論』,玄奘於顯慶三年(西元六五八年)譯出,分二卷。『入論』的思想,當然是毘婆沙師的。但組織內容,特別是心相應行,煩惱與智,存有『品類論』「辯五事品」的特色。『論』說無表色為:「無表色相續轉。亦有無表唯一剎那,依總種類,故說相續」(6);這是會通『雜心論』的。關於非擇滅:「謂有別法,畢竟障礙未來法生」(7),與眾賢所說相同,應為當時毘婆沙師的正義。對不相應行法,力主非實有不可。對經部義也多予拒斥,如說:「有劣慧者,未親承事無倒解釋佛語諸師,故於心所迷謬誹撥:或說唯三,或全非有」(8)。『入論』的分類法,比較特殊,如『論』卷上(大正二八‧九八〇下)說:

「善逝宗有八句義:一色,二受,三想,四行,五識,六虛空,七擇滅,八非擇滅;此總攝一切義」。

五蘊及三無為,分立八句義,可說是新的建立。這也許對當時外道盛行的六句義,十句義等而方便安立的吧!

4.伊溼伐邏Īśvara:『大唐西域記』卷二(大正五一‧八八一中)說:

「健馱羅國……跋虜沙城北……某側伽藍,五十餘僧,並小乘學也。昔伊溼伐邏(唐言自在)論師,於此製阿毘達磨明燈論」。

論師的事跡,論書的內容,都無可稽考。從地區與論名來說,大概是阿毘達磨健陀羅系的作品。「明證」,或作「明燈」。晚期的論書,每有稱為「燈」的,是顯了的意思。

5.日胄Sūryavarman:玄奘在羯若鞠闍國,曾從毘黎耶犀那(精進軍),學「日胄毘婆沙記」(9)。其他的事跡,也不詳。

註解:

[註 128.001]Tāranātha『印度佛教史』(寺本婉雅譯本一九二)。

[註 128.002]『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二(大正五〇‧二三三中)。

[註 128.003]『大唐西域記』卷四(大正五一‧八九一下)。

[註 128.004]Tāranātha『印度佛教史』(寺本婉雅譯本一九四)。

[註 128.005]『俱舍論(寶)疏』卷一(大正四一‧四五八上)。

[註 128.006]『入阿毘達摩論』卷上(大正二八‧九八一中)。

[註 128.007]『入阿毘達摩論』卷下(大正二八‧九八九上)。

[註 128.008]『入阿毘達摩論』卷上(大正二八‧九八四中)。

[註 128.009]『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二(大正五〇,二三三中)。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