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三節 餘部的論書

第三節 餘部的論書

聲聞部派的論書,傳譯於我國的,以說一切有部的為最多。這不但地勢鄰近;在部派佛教中,也唯有說一切有部,特別重視論部。說一切有部以外的,如分別說者、犢子、正量部等論書,本書已略有論及。傳譯及傳說的,還有幾部,也附記於此。

1.大眾部論書:『大唐西域記』卷三(大正五一‧八八八上)說:

「迦溼彌羅國……大河北接山南,至大眾部伽藍,僧徒百餘人。昔佛地羅(〔唐言覺取〕)論師,於此作大眾部集真論」。

迦溼彌羅Kaśmīra有大眾部,並且一直維持其學統,這是很難得的記錄。佛地羅Buddhira所作的『集真論』,也沒有傳譯過來。在聲聞四大派中,惟有大眾部的論書,一部也沒有傳譯,是最遺憾的事!

2.正量部論書:『大唐西域記』卷五(大正五一‧八九八下)說:

「鞞索迦國……城南道左,有大伽藍。昔提婆設摩阿羅漢,於此作識身足論,說無我人。瞿波阿羅漢,作聖教要實論,說有我人。因此法執,遂深諍論」。

鞞索迦Viśākhā是正量部的化區,提婆設摩Devaśarman與瞿波Gopo,都在此造論。瞿波的『聖教要實論』,與提婆設摩的『識身論』並舉,為有我與無我的論諍。似乎這是說一切有部,與犢子部分裂不久的時代。『聖教要實論』,或簡稱『教實論』(1)。玄奘在缽伐多國Parvata,曾「停二年,就學正量部根本阿毘達磨,及攝正法論,教實論等」(2)。『聖教要實論』,沒有傳譯過來。還有『攝正法論』,也是正量部的論書,內容不明。

此外,「南印度(似乎就是烏荼國)王灌頂師老婆羅門,名般若毱多Prajñāgupta,「明正量部義,造破大乘論七百頌,諸小乘師咸皆歎重」(3)。玄奘曾造『破惡見論』一千六百頌來破斥他。

3.銅鍱部論書:『解脫道論』,十二卷,分十二品,題為「阿羅漢優波底沙Upatissa,梁言大光造」。這是扶南國僧伽婆羅(Saṃghavarman梁言眾鎧),於梁天監十四年(西元五一五年)譯出的。據長井真琴氏論證,錫蘭覺音Buddhaghoṣa所造的『清淨道論』,是依這部論而改作的(4)。這部論,是解脫的道,依戒、定、慧──三學的次第修證而得解脫。從修持的立場而作的論書,體例分明,為銅鍱部學者修學的南針。說一切有部的論書雖多,而始終偏重於分別法相。有『甘露味阿毘曇論』,創闢甘露「就是解脫」的道路,但不為論師們所重。在這點上,說一切有部的論書,輸銅鍱部一著。在我國所譯的各派論書中,銅鍱部的論書,也算具備一格了。

註解:

[註 129.001]『續高僧傳』卷四「玄奘傳」,誤作『成實論』。

[註 129.002]『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四(大正五〇‧二四四上)。

[註 129.003]『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四(大正五〇‧二四四下)。

[註 129.004]『望月佛教大辭典』(八九〇)。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