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永光集-二 虛老住持鼓山的法務與人事

二 虛老住持鼓山的法務與人事

虛老住持鼓山期間,對於禪、戒律、佛學──法務方面,有推動振興的理念,如《年譜》(八六──八七頁)說:「禮請金山霞後堂為首座,兼主持禪堂。請蘇州靈巖慈舟法師主律院;慈法師深究律宗,弘揚淨土,皆巍然法門龍象也!又創辦佛學社,以造就年青學子」。

「佛學社」應該是「佛學院」的筆誤。虛老這番振興佛教的理念,雖沒有什麼成就,但到底是難得的!這一部分,《傳略》(四四五頁)寫作:「設立佛學院:為造就僧才,闡揚教法,禮請金山寺月霞禪師.021來寺擔任首座,兼主持禪堂;蘇州慈舟老法師來寺主持律院;宗鏡、大醒、印順、心道等法師為教授」。

《傳略》將禪、律、佛學──三者,統一在「設立佛學院」的標題下,是明顯的誤會了。他廣引參與法務的法師,並附以注釋,卻造成了更多的錯誤。民國二十年秋季,鼓山成立佛學院,我也住了一學期。對當時的人事,也知道一些,不妨一一的寫出來,以糾正《傳略》的謬誤。

一、霞後堂,《傳略》寫作「月霞老禪師」;並依《佛光大辭典》、《中國近代佛教史》,證明月霞的事迹(四六三頁)。月霞法師曾在金山等參學,但是清末民初一位弘揚華嚴宗的大德。民國六年,在杭州玉泉寺圓寂。虛老任鼓山住持,是民國十八──二十四年,怎能禮請民國六年去世的月霞來主持禪堂!其實,霞後堂是別有其人的。我在鼓山那年,該是十一月初吧!霞首座來佛學院,向心道法師辭行。說到:他存著希望來鼓山,但非常不滿鼓山禪堂的風氣,自己無法改善,又不能向虛老辭職,只能不辭而別──「溜單」而去。他就偷偷的去了;不知他到了那裡。

二、慈舟法師受月霞老的啟迪,所以「教宗華嚴」,但他行在戒律、淨土。慈老的確到了鼓山,但因緣不成熟,沒有能成立戒律學院。《年譜》(八三頁)在民國二十年下,說到「辦戒律學院」,其實是成立「湧泉佛學院」的誤傳。他也沒有在佛學院講課。

三、宗鏡法師,湖北人。民國二十年,他是湧泉寺的監院,沒有參與學院的教職。

四、大醒法師,是廈門南普陀寺閩南佛學院的代理院長。民國二十年夏,鼓山宗鏡監院,代虛老來廈門閩南佛學院,禮請大法師任湧泉佛學院副院長,人事全由大法師安排。大法師為了成立湧泉佛學院,曾去鼓山二次,但沒有任教職。

五、心道法師:《傳略》編者,不知心道是誰,從《佛光大辭典》、《釋氏疑年錄》,找到了宋代的心道(一〇五八──一一二九),附入「註.024」(四六六頁),作為鼓山佛學院教師心道的事迹。民國與宋代,距離八百多年,怎麼可以糅合為一呢!我所知道的民國心道,是湖北人。閩南佛學院甲班畢業,與來台的默如、戒德,是同班同學。宗鏡監院來閩院,心道以同鄉相識的關係,也出來招待;大法師也就推介他去鼓山,任佛學院教務主任。他離鼓山後,去西北弘法,如《民國佛教大事年紀》說:民國二十五年:「心道等成立青海佛教居士林,請太虛法師任導師」(一八二頁)。民國三十一年:「心道法師赴寧夏講經,並接任承天寺住持」(二二六頁)。

這才是湧泉佛學院教務主任──心道的事迹。如《傳略》再版,似乎可以參攷修正。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