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探究-一0 勝解觀與真實觀

一〇 勝解觀與真實觀

四禪、八定、九次第定等一切定法,原本只是四禪cattāri-jhānāni,其餘是由觀想而成立的。四禪在佛法中的重要性,上文已引經說明。從經文所說的四禪異名,也可以了解四禪的特勝,如『瑜伽師地論』卷一一(大正三〇‧三三一上)說:

「是諸靜慮名差別者,或名增上心,謂由心清淨增上力正審慮故。或名樂住,謂於此中受極樂故,所以者何?依諸靜慮,領受喜樂、安樂、捨樂、身心樂故。又得定者,於諸靜慮,數數入出,領受現法安樂住故。……或復名為彼分涅槃,亦得說名差別涅槃。由諸煩惱一分斷故,非決定故,名彼分涅槃;非究竟涅槃故,名差別涅槃」。

比丘們依四禪得漏盡,解脫,是經中所常見的。如經說五安穩住pañca-phāsurihārā,也就是四禪及漏盡(1)。上面說到,『善星經』與『不動利益經』(漢譯名『淨不動道經』),都以不動āṇañja,無所有ākiñcañña,無相animitta為次第。第四禪名不動,在不動與無所有中間,為什麼沒有空無邊處ākāsānañcāyatana、識無邊處viññāṇañcāyatana呢?原來,不動,無所有,無相,是如實觀的三昧,而空無邊處與識無邊處,是世俗假想觀的三昧。這二類觀想的分別,如『大毘婆沙論』說:「有三種作意,謂自相作意,共相作意,勝解作意。……勝解作意者,如不淨觀,持息念,(四)無量,(八)解脫,(八)勝處,(十)遍處等」(2)。『瑜伽師地論』說:「勝解作意者,謂修靜慮者,隨其所欲,於諸事相增益作意。真實作意者,謂以自相,共相及真如相,如理思惟諸法作意」(3)。依此可以知道:自相作意,svalakṣaṇa-manasikāra,共相作意,sāmānya-lakṣaṇa-manaskāra,真如作意tathatā-manasikāra,是一切法真實事理的作意;勝解作意adhimokṣa-manaskāra是假想觀,於事是有所增益的。如不淨觀asubha-bhāvanā,想青瘀或膿爛等,觀自身及到處的尸身,青瘀或膿爛,這是與事實不符的。是誇張的想像所成的定境,所以說是「增益」。佛法中的八解脫aṣṭau-vimokṣāḥ,八勝處aṣṭāv-abhibhv-āyatanāni,十遍處daśa-kṛtsnâyatanāni,都是勝解作意。彼此的相互關係,對列如下:【圖片

   八勝處     |十遍處    | 八解脫
 ──────────|───────|───────
 內有色想觀外色少\ |       |
 內有色想觀外色多/─|───────|內有色想觀外色
 內無色想觀外色少\ |       |
 內無色想觀外色多/─|───────|內無色想觀外色
           |地遍處    |
           |水遍處    |
           |火遍處    |
           |風遍處    |
 內無色想觀外色青──|青遍處\   |
 內無色想觀外色黃──|黃遍處 |   |
 內無色想觀外色赤──|赤遍處 |── |淨解脫身作證

 內無色想觀外色白──|白遍處/   |
           |空遍處────|空無邊處
           |識遍處────|識無邊處
           |       |無所有處
           |       |非想非非想處
           |       |想受滅身作證

解脫,遍處(不淨念在內),勝處,這三類定法,相通而又有所不同;都出發於色的觀想,在不同的宏傳中,發展成三類不同的定法。古人將這三類,總集起來,解說為淺深的次第(4)。勝處的前四勝處,與解脫的前二解脫相當,是不淨觀。勝處的後四勝處,與第三解脫的「淨解脫身作證」相當,是淨觀subha-bhāvanā;遍處的前八遍處,也是淨觀。青、黃、赤、白,是所造色;所造色依於能造的四大──地、水、火、風,所以有前四遍處。前三解脫,前八遍處,八勝處,都是依色界禪定,緣欲界色為境的,都是勝解的假想觀。十遍處中,在地、水、火、風(及依四大而有的青、黃、赤、白)遍處以上,有(虛)空遍處ākāsa-kasiṇa,識遍處viññāṇakasiṇa,這不是地、水、火、風、虛空、識──六界chadhātuya嗎?六界是說明眾生自體所有的特質,構成眾生自體的因素。四大是色法,血肉等身體;虛空是鼻孔、咽喉、毛孔等空隙,可見可觸,是有局限性的;識是自身的心理作用。眾生自體,只是這六界的綜合;如沒有識界,那就是外在的器世界了。古代的修行者,觀色法的不淨(對治貪欲),進而觀色法的清淨,就是前三解脫,前八遍處,八勝處。或超越色相,觀虛空相,勝解為遍一切處,如不能依之發慧得解脫,生在虛空無邊處。或進一步的觀識相,假想為遍一切處(後代所說的「心包太虛」,「心遍十方」,都由此定境而來),不能解脫的,生在識無邊處。無色界arūpa-dhātu的前二天(及定),依此修得的定境而來。

四禪名為不動āneñja,ānejja,āṇañja。『中阿含經』的『大空經』中,內空adhyātma-śūnyatā,外空bahirdhā-śūnyatā,內外空adhyātma-bahirdhā-śūnyatā,與不動並列。內空、外空、內外空,是從根、境、識的相關中,空於五欲;不動是觀五陰無常、無我,內離我慢。不動修習成就,就是空住suññatā-vihāra的成就。如著空而不得解脫,就稱四禪為不動。『善星經』,『不動利益經』等說:不動,無所有,無相為次第,是諦理的如實觀。如有著而不得解脫的,生在(四禪),無所有處,無想處──非想非非想處(更進而立滅受想定)。在四禪與無所有處間,本沒有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的。由於十遍處的修得,依六界的次第進修,而在四禪與無所有處間,結合空無邊處,識無邊處,而成四禪、四無色定──八等至;更加滅受想定,成九次第等至(定)。總列如下:圖片

 種種想| 四禪  | 十遍處     | 八勝處   | 八解脫      |九次第定
───────────────────────────────────────
 欲  |     |        |       |         |
    |     |        |       |         |
    |     |       ┌─內有色想觀┐ |         |
    |     |       │ |外色少  │ |      ┌──|初禪
   ┌─初禪─┐|       │ |     ├-|內有色想觀─┤  |
   │|    │|       │ |內有色想觀┘ |外色解脫  │  |
   │|    │|       │ |外色多    |      │  |
   │|    ├───────┤ |內無色想觀┐ |      │  |
   │|    │|       │ |外色少  │ |      │  |
   │| 二禪─┘|       │ |     ├-|內無色想觀─┤  |
   │|     |       └─內無色想觀┘ |外色解脫  └──|二禪
 色─┤|     |        |外色多    |         |
   │| 三禪───────────────────────────|三禪
   │|    ┌|地水火風遍處  |       |         |
   └┐   │|        |內無色想觀  |         |
 不動─┴四禪─┴|青黃赤白遍處  |青黃等(四)-|淨解脫──────|四禪
    |             |                |
    |     空遍處     |───────空無邊處解脫───|空無邊處定
    |             |                |
    |     識遍處     |───────識無邊處解脫───|識無邊處定
    |                              |
 無所有|──────────────────── 無所有處解脫───|無所有處定
    |                              |
 無相─|─────────────┬────── 非想非非想處解脫─|非想非非想處定
    |             │                |
    |             └────── 滅受想解脫────|滅受想定

佛法的解脫道,是依止四禪,發真實慧,離欲而得解脫的。真實慧依於如實觀:「無常故苦,無常苦故無我」;「無我無我所」──空,是一貫的不二的正觀。能離一切煩惱,離一切相,契入超越的寂滅。依於觀慧的加行不同,名為空,名為無所有,名為無相。如止觀相應而實慧成就,依觀慧立名,名為空(性)心三昧suññatā-cetosamādhi,無所有心三昧ākiñcaññāceto-samādhi,無相心三昧animitta-cetosamādhi。心三昧,或名心解脫cetovimutti。雖因加行不同而立此三名,而空於一切煩惱,是一致的。其實,加行也有共通處,如『空大經』說:「不作意一切相,內空成就住」(5)。『不動利益經』說:「空於我及我所,是第二無所有處道」(6)。空與無相,無所有與空,不是明顯的相通嗎!所以能得解脫的真實慧,雖有不同名稱,到底都不過是空慧的異名。

勝解的假想觀,是不能得究竟解脫的,但也有對治煩惱,斷除(部分)煩惱,增強心力的作用,所以釋尊應用某些方便來教導弟子。假想觀中,主要是不淨觀,如青瘀想,膿爛想,骨想等。障礙出家弟子的猛利煩惱,是淫欲愛,為了對治貪淫,佛開示不淨觀法門。不淨,與無常、苦、無我相聯合,成為四念處carrāro sati-paṭṭhānā。四念處中,觀身不淨是應該先修習的。假想不淨觀,引起了副作用,由於厭患情緒的深切,有些比丘自殺,或自願為人所殺,這是經、律一致記載的(7)。改善不淨觀的修習,一方面,佛又開示入出息念法門;一方面,由不淨觀而轉出淨觀。如八解脫的第三解脫,八勝處的後四勝處,十遍處的前八遍處,都是淨觀。不淨觀與淨觀,都是緣色法的,假想的勝解所成。

與不淨觀、淨觀有關的,可以提到幾則經文。一、『雜阿含經』卷一七(大正二‧一一六下)說:

「世尊告諸比丘:有光界,淨界,無量空入處界,無量識入處界,無所有入處界,非想非非想入處界,有滅界」。

「彼光界者,緣闇故可知。淨界,緣不淨故可知」(8)

經中立七種界dhātu,在虛空無邊處以前,有光界ābhā-dhātu、淨界subha-dhātu。光界與淨界,與第二禪名光天:第三禪名淨天的次第相合。禪天的名稱,是與此有關的。依修觀成就來說,光是觀心中的光明相現前,如勝解而能見白骨流光,就能由不淨而轉淨觀,觀地、水、火、風、青、黃、赤、白等、光與淨,都依勝解觀而成就。淨觀的內容,如地等清淨,是清淨的國土相;青等清淨,通於器界或眾生的淨色相。勝解淨相,在定中現見清淨身、土,漸漸引發了理想中的清淨土、清淨身說。

二、『中阿含經』(七三)『天經』(大正一‧五四〇中──下)說:

「我為智見極明淨故,便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即得光明,便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亦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業已,死此生彼;亦知彼天(屬)彼彼天中;亦知彼天上,我曾生(其)中,未曾生(其)中也」。

此經,巴利藏編入『增支部』「八集」(成立可能遲一些),下接勝處與解脫(9)。得殊勝知見,是修定四大目的之一。本經的精勤修行,共分八個層次。先勝解光明相,如光相成就,能於光明中現見色相,色相是(清淨的)天色相。光明相現前,現見清淨天色相,與解脫、勝處的淨觀成就相當。進一步,與諸天集會,互相問答。這樣的定境,使我們想起了,『般舟三昧經』的阿彌陀佛Amitābhabuddha現前,佛與修行者問答(不但見色相,還聽見聲音)。無著Asaṅga修彌勒Maitreya法,上升兜率天Tuṣita,見彌勒菩薩,受『瑜伽師地論』。密宗的修習成就,本尊現前,也能有所開示。原則是一樣的,只是修行者信仰對象不同而已(10)。依『般舟三昧經』說:所見的不是真實佛,是自己的定心所現(11)。『攝大乘論本』說:「諸瑜伽師於一物,種種勝解各不同,種種所見皆得成,故知所取唯有識」(12)。勝解的假想觀,多釆多姿,在佛教的演進中,急劇的神教化,也助成了唯心思想的高揚。

三、『中阿含經』的『有勝天經』,『中部』作『阿那律經』(13)。『有勝天經』說:「有三種天:光天,淨光天,遍淨光天」(14)。這三天,「因人心勝如(如是不如,勝如即優劣)故,修便有精麤;因修有精麤故,得(至天)人則有勝如」。不但有差別,每一天的天人,也有勝妙與不如的。所以有差別,是由於因中的修行,有精麤不同。以光天來說,因中「意解作光明想成就遊(成就遊,異譯作具足住),心作光明想極盛」。然由於勝解的光明想,有大有小,所以「光天集在一處,雖身有異而光不異」。如各「各散去時,其身既異,光明亦異」。淨光天的差別,是因中「意解淨光天遍滿成就遊」,如不再修習,生在淨光天中,就「不得極寂靜,亦不得盡壽訖」,如「數修數習」,生天時就能「得極寂靜,亦得盡壽」。遍淨光天生在一處,也是有差別的,那是雖同樣的「意解遍淨光天遍滿成就遊」,如「不極止睡眠,不善息調(調,是掉舉的舊譯)悔」,那就「彼生(天)已,光不極淨」,如「極止睡眠,善息調悔」,「彼生(天)已,光極明淨」,『有勝天經』的三天,『阿那律經』作四天:少光天Parittābha-deva,無量光天Appamāṇābha-deva,雜染光天Saṅkiliṭṭhābhā-deva,清淨光天Parisuddhabhā-deva。少光天與無量光天,與『有勝天經』光天的二類相當。雜染光天與清淨光天,與『有勝天經』中,清淨光天的「光不極淨」,「光極明淨」二類相當。三天或四天,不外乎光與淨,與七界的光界、淨界相當。其實,清淨(色相)是不能離光明的(15)

成就四禪而不得解脫的,感得四禪天的果報。四禪諸天的名字,也是漸次成立的。經中常見的「天、魔、梵」:魔māra以下有種種天,如超出魔界,就名為梵天Brahmā,這是適合於印度教的。佛教中,欲界以魔天(他化自在天)為最高,如出魔界,也就是離欲界的禪天,所以初禪天就名為梵天。佛弟子修勝解觀,依光明相而現起,所以緣色法而修勝解的,不外乎光明相與清淨色相。修此而感報的,也就是光天與淨天,作為二禪天、三禪天的名字。由於光明相等有優劣,所以又分每一禪天為三天(或二天)。但在初期聖典中,四禪天的名字,是梵天,或梵眾天Brahmakayika;光音天Ābhāsvāra;遍淨天Subhakiṇhā;廣果天Vehapphala。第四禪只是廣果天,這一名稱,可能初期以此為最高處,定或依慧得解脫,第四禪是廣大果吧!佛教假想觀及如實觀的發達,對於上二界諸天的安立,是有直接關係的。

註解:

[註 11.001]『增支部』「五集」(南傳一九‧一六五)。

[註 11.002]『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一一(大正二七‧五三上)。

[註 11.003]『瑜伽師地論』卷一一(大正三〇‧三三二下)。

[註 11.004]『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八五(大正二七‧四四二中)。

[註 11.005]『中部』(一二二)『空大經』(南傳一一下‧一二九)。『中阿含經』(一九一)『大空經』作:「度一切色想,行於外空」(大正一‧七三八中)。

[註 11.006]『中部』(一〇六)『不動利益經』(南傳一一上‧三四三)。『中阿含經』(七五)『淨不動道經』(大正一‧五四二下)。

[註 11.007]『雜阿含經』卷二九(大正二‧二〇七中──二〇八上)。『相應部』(五四)「入出息相應」(南傳一六下‧一九三──一九六)。各部廣律四波羅夷的殺戒,都載有此一因緣。

[註 11.008]『相應部』(一四)「界相應」(南傳一三‧二二二──二二三)。

[註 11.009]『增支部』「八集」(南傳二一‧二四一──二四九)。

[註 11.010]參閱拙作『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八四七──八四八)。

[註 11.011]『般舟三昧經』卷上(大正一三‧九〇五下──九〇六上)。

[註 11.012]『攝大乘論本』卷上(大正三一‧一三七中)。

[註 11.013]『中阿含經』(七九)『有勝天經』(大正一‧五四九中──五五〇下)。『中部』(一二七)『阿那律經 』(南傳一一下‧一七九──一九〇)。

[註 11.014]三天說,又見『中阿含經』(七八)『梵天請佛經』(大正一‧五四八上)。

[註 11.015]光明想的修習,應用極廣,如睡時作光明想,或解說光明為「法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