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禪宗史-第二節 東山門下的種種相

第二節 東山門下的種種相

南宗、北宗、淨眾宗、宣什宗的開法(一般的傳禪方便)已如上所說。再從不同方面,論究各宗的特色,內在關聯與演化。

戒與禪

各宗開法的戒禪並舉,當然是上承道信的法門。淨眾與宣什的開法,都採取當時的傳戒儀式,但以方等懺法,代替了受菩薩戒。方等懺法的內容,包含了禮佛、歸依、發願、懺悔等部分;宣什還保持了受戒的傳香,但到底多少變了。北宗是戒禪合一的,直說菩薩戒「以佛性為戒」,而接著說:「一念淨心,頓超佛地」。這正如『梵網經盧舍那佛說菩薩心地戒品』(大正二四‧一〇〇三下──一〇〇四上)說:

「金剛寶戒,是一切佛本源,一切菩薩本源,佛性種子。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一切意識,色心,是情是心,皆入佛性中」。

「眾中受佛戒,即入諸佛位,位同大覺已,真是諸佛子」。

南宗的『壇經』,「受無相戒」;「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而引「菩薩戒經云:戒(原誤作我)本源自性清淨」,以證明「識心見性,自成佛道」。戒禪的合一,比北宗更明徹些。

神秀弟子普寂,也戒禪並重。他在臨終時教誨門人,如李邕(天寶元年──七四二立)『大照禪師碑銘』(全唐文卷二六二)說:

「尸波羅蜜是汝大師,奢摩他門是汝依止。當真說實語,自證潛通。不染為解脫之因,無取為涅槃之會」。

神會是慧能弟子,他的開法記錄,如燉煌本『南陽和上頓教解脫禪門直了性壇語』(此下簡稱『壇語』)(神會集二二五──二二七)說:

「知識!既一一能來,各各發無上菩提心」。

「一一自發菩提心,為知識懺悔,各各禮佛」。

「各各至心懺悔,令知識三業清淨」。

神會在洛陽「每月作壇場」,就是每月一次的定期開法傳禪。內容有發菩提心,禮佛,懺悔等。發菩提心,是菩薩戒的根本。這可見慧能與神秀弟子,還都是戒禪合一。但到八世紀下半世紀,道一、希遷、無住,都只專提「見本性為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