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回覆回應

【阿含是略講,大乘是細說】之不合理處

阿含是略講,大乘是細說;一如印師著作,前有引言,後有正文。
某遍尋二者矛盾之處而不獲,乃作以上數文為證。
大德若能舉出印師著作前言後語明顯矛盾者,
某即自動撤除以上數文,並明文致歉。如何?
 
周老師認為阿含是略講,大乘是細說,個人覺得這個見解頗有問題。底下我試用二個方向來說明。至於撤文個人是覺得不需要,公開討論也有留給他人參考的價值。
 
首先,我們要了解經典結集的過程。
 
如果經典是佛弟子們的上課筆記,世尊說一段,弟子們就記錄一段。那的確有可能世尊今天略說,弟子就記錄略說內容。後來詳說,弟子又記錄詳細內容。在這種情況下,有不同的記錄出現,是合理的。甚至可能有的老師的教導是後來的推翻早期的,這在學術研究上更是比比皆是。
 
然而佛教經典的結集並非如此,而是在佛陀涅槃後,由大阿羅漢們進行結集,將世尊由成佛至涅槃的言教,以經和律的方式結集而成,成為世尊一代言教。
 
後來佛教部派分裂,各部派也都各自整理經典,目前才看到這不同部派的經典。
 
試想,有可能在經典結集後,乃至部派分裂後,各部派傳誦學習的,都只是佛陀略說的「序」?在佛陀涅槃數百年之後,所謂的「大乘正文」才突然出現在世間?
 
如果數百年之中,都沒有人在傳誦學習,那數百年之後出現的大乘,又是如何出現的?時間上與邏輯上的不合理,這是其一。
 
其次,正如周老師所說,序文與正文應該一致,才是合理的。
 
我只舉六識來比喻。
 
長阿含經》卷8:「諸比丘!如來說六正法,謂內六入:眼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意入。復有六法,謂外六入:色入、聲入、香入、味入、觸入、法入。復有六法,謂六識身:眼識身,耳、鼻、舌、身、意識身。」(CBETA, T01, no. 1, p. 51, c16-20)
 
中阿含經》卷7〈舍梨子相應品 3〉:「云何知識如真?謂有六識:眼識,耳、鼻、舌、身、意識,是謂知識如真。」(CBETA, T01, no. 26, p. 464, a13-14)
 
雜阿含經》卷2:「云何識如實知?謂六識身——眼識身,耳、鼻、舌、身、意識身,是名為識身,如是識身如實知。」(CBETA, T02, no. 99, p. 9, c16-18)
 
增壹阿含經》卷46〈放牛品 49〉:「彼云何名為識?所謂六識身是也。云何為六?所謂眼、耳、鼻、舌、身、意識,是謂為識。」(CBETA, T02, no. 125, p. 797, b25-27)
 
相應部》「諸比丘!何為識?諸比丘!此等有六識身: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是。諸比丘!以此謂之識。」(CBETA, N14, no. 6, p. 4, a13-14 // PTS. S. 2. 4)
 
以上的例子應該很明白,不管是長阿含、中阿含、雜阿含和增壹阿含。也不管是北傳或南傳,世尊對於識的教導皆是六識,世尊說這是對識的【如實知】。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邏輯,如果世尊未涅槃之前,有教導八識、如來藏,在阿羅漢們結集經典時,怎麼會好像全部忘了這回事,全部都是六識之說?
 
世尊教導六根、六塵、六識,教導十二入處,十八界,佛弟子們也如此學習,突然佛陀涅槃後數百年,出現八識、如來藏教導,然後說六識只是序文,八識才是正文?這又是誰傳出來的教導呢?
 
周老師,正如你所說的,序文與正文應旨趣無別。所以可以反過來說,宗旨大異其趣者,又怎麼可能是同一教導呢?
 
世尊若有教導八識、如來藏等學說,經、律必然會看到相關教導。以上說明大乘與早期佛法內容不一致,此其二也。
 
有許多學者、包括印順導師,也有考證這些教導在早期經典的源流。但不管成果如何,那也只是說明這些教導的確可能是由早期某些觀點為基礎,逐漸發展成後來的學說。
 
個人淺見覺得,如果我們相信佛陀的大智,何不直接學習佛陀的教導?
為何要去學習後人根據佛陀教導而另外發展出與佛陀教導不太相同的教導呢? ^_^

回覆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CAPTCHA
這個問題是要驗證您並不是自動化程式,以防止本站被貼入大量廣告。
圖片的 CAPTCHA
請輸入圖片上的文字。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