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回覆回應

作了些新的修正,这是最后的修正 阿含本義-我心覺醒

作了些新的修正,这是最后的修正

 

阿含本義-我心覺醒 永離苦受

阿含經書,南北相傳至今約兩千五百年。其現存文字本身,為千年塵土遮蔽,不能說沒有缺陷,然凡人心如此,聖者心如是,佛陀所說古仙人道猶在其中。

 

我得古仙人道,古仙人逕,古仙人道跡;古仙人從此跡去,我今隨去。

1感受

感受是我的苦樂體驗,是擾動,是不平靜,是煩惱。

 

感受的來源有:

一、感官接觸(眼見…)的境界,帶來好與不好的感受

二、身體生病,有不好的感受,洗澡是有舒服感覺

三、行動激發的感受,善行激發好的感受,善行是善意的行動,如喜愛地撫摸;不善行激發不好的感受,不善行是惡意的行動,如疑慮地思考。

行動激發的感受,可以間斷的,延續到後世,直到完全地被體驗

 

2離苦

我的感受體驗,有苦有樂,有樂不能免於苦。

 

我不能單單免於苦受,我能做的是,免於感受。免於感受者,免於苦。

 

3放逸

我有兩種狀態,一是不放逸,一是放逸。

 

放逸者,心是渙散的,不統一的,不平靜的。

 

放逸者,有感受,時有苦與樂的擾動,無始以來,未有終止,即便有時未有感受。

 

放逸者,發生有善意或惡意的行為。

 

放逸者,體驗當時行動激發的感受,也可以體驗過往行動激發,延續而來的感受。

 

放逸者是迷亂的。

 

放逸,有完全的放逸,有部分的放逸。

 

過分的飽食之後,心會放逸。

 

 

 

4不放逸

我有兩種狀態,一是不放逸,一是放逸。

 

不放逸,是心的統一,集中。

 

不放逸者,不發生有善意或惡意的行為,但可以發生,不雜有善意或惡意的行為。不放逸者,猶可思考,講述,有身體行為,或不做行為。

 

不放逸,猶有感受。這感受只緣於以往善或惡的行為激發,延續而來的感受。

 

 

5達到不放逸

 

放逸者,集中心,集中精神,達到不放逸。

 

如我們知曉如何去達到不放逸,那達到是易不難得。

 

夏日午後,第一堂課,渾渾噩噩,老師一聲注意聽講,打起精神,聚精會神,就是不放逸。

 

心的集中,精神的集中,易不難得。

 

心不放逸,猶有感受。

 

6當生心解脫

達到心的不放逸,心是集中的,心是統一的。

 

若此時沒有感受,心是平靜的,這就是心的暫時的解脫。

 

若此時體驗到感受,心去平息感受,我消解感受,恢復平靜,這是心的暫時的解脫。

 

我得到暫時的解脫,這是心解脫。

 

心不放逸,體驗感受,心平息之。

 

心不放逸,離於感受,住於平靜,是心解脫。

 

此時的我不發生有善意或惡意的行為,但可以發生,不雜有善意或惡意的行為,我猶可思考,講述,有身體行為,也可以沒有行為。

 

此時的我,離於感受,離於擾動。

 

此時的我是平靜的,我可以平靜地行動。

 

此時的我,離於感受的擾動,這是在當生現在就可以實現的平靜。

 

清醒,平靜,是解脫。

 

但,這是暫時的。

 

心解脫,是不放逸時,住於平靜,離於感受,是當生暫時的平靜,解脫。

 

7依於此身 我不離苦

我依於此身,我沒有離開這個身,我與此身共存,我不能永住於不放逸,我心難免放逸。

 

依於此身之我,心不放逸,離於感受,有當生暫時的平靜,有暫時的解脫,是心解脫。

 

依於此身之我,不能免於放逸,不能免於渙散與迷亂,不能免於感受擾動,不能免於善與惡行為。

 

我依於此,不能免於苦,不能根絕苦,不離苦。

 

依於此色,我心不離苦。

 

色再生,不離苦。色不再生,有苦的根絕。

 

8色之再生

此色身,無始以來,死去活來,有再生。

 

色身再生有因,有緣起,有條件:我,渴愛地系縛,喜愛地取著,歡喜地依著,有愛意地粘著於此色身。

 

我愛取此色,有此色身的再生。

 

我不愛取此色,色身不再生。

 

9無明生愛取

有愛意地粘著於此色,有因,有緣起,有條件:

 

我認為,這色是我的。這是癡見,這是無明,根本的無知。

 

因為我有這樣的以為,所以有,我愛取於此色。

 

我不再有這樣的以為,那麼,我不再愛取此色。

 

10此色非永恆的

此色身因愛取而再生,愛取無則不再生,此色的再生是有條件的,有原因的。

 

如果一個事物的存續是有條件的,有原因的,有所依的,非獨立的,那麼這個事物不是永恆的。

 

此色,不是永恆的。

 

11此色不是我的

此色不是永恆的,那麼,此色不是我的,不屬於我,非我所。

 

因為我的,屬於我的,我所,是永恆的。

 

在這裏,我是心,是識,這個我是自我之我。

 

12永遠慧解脫

我是不放逸,且離於感受,心是平靜之時,經由以上之思想路徑,我想到,我意識到,此色身不是我的,我不再錯誤地以為:此色是我的。

 

當我不再錯誤地以為此色身是我的,我不會繼續愛取此色,此色不再生。

 

此時,若我身故,此色身不再生,這是最後的一生。

 

但是,我心猶在,我猶在。我心不再系縛於身,而不放逸的,平靜的存在著。那是一段新的開始,沒有結束。那不是再生,那沒有死。那是永遠的清醒的我。

 

心是平靜時,心做思量,同於古仙人曾有思量,去思量,思量到,想到,有解脫,是解脫,這是慧解脫的實現。

 

我平靜,去想,知道,不愛取,無再生。

 

 

13我是什麼

我,是心,我是識。心即是識。無始以來,我依於身,未來以後,我心獨存。

 

我心恒有。

 

我是自我,真我,非梵我不二的真我,是個體的真我,是個體的精神。

 

我可有錯誤的以為,我可有錯誤以為的根除,我可有放逸,我可有不放逸,我可有善惡之行,我可有無善惡意之行,我可有感受的擾動,我可有免於感受。

 

我可有迷亂,我可有覺醒。

 

我可有取著於身,我可有對身的捨棄。

 

我放逸時,善惡升起,感受起伏。我不放逸,行為無有善惡意,可離於感受。

 

我不放逸,如理作意,思此色身的緣起,知此色身非永恆,知此色身非我所,愛取不存,此色身不再生。

 

完全地捨棄此身後,在身完全熄滅後,我不再迷亂,我是永遠的不放逸的行者,我永離苦受。

 

佛陀當年,說“無我”,“不是我”,否定“我”,大概出於兩點,一是對婆羅門梵我不二的真我-阿特曼的否定,二是否定於,有身之我的世間是恒常。這些不過是對外道教法的反對,後世無知,以此糅合為佛家核心作意。

 

錯誤的認知,只導致錯誤的修行。

 

阿含經處處說我,佛陀從未否定體驗的,真實的,現實的心,識,我。

 

“不是我的”,“色不是我的”,這才是佛說如理作意的核心。

 

14成就者的身心

根除無明,不再有癡見的成就者,只有這餘下一生。在這餘下一生,並非一定沒有壞的感受。但在這餘下一生,成就者能夠經歷的感受,比起過去往生以來,如七粒石子與喜馬拉雅的比較,少之又少,微不足道。

 

但成就者在這餘下一生,依舊可以經歷好或壞的感受,可以是身體的感受,比如病痛,也可以是壞的行為帶來的壞的感受,比如憂慮之心行帶來的憂慮之苦受。

 

成就者,不再有下一生,不再有下一生的感受,不再有下一生的苦受。成就者根除了未來的苦受。

 

成就者還要面對餘生苦受的問題,成就者還會有放逸,有迷亂,有惡行,且體驗惡行帶來的壞的感受。

 

這是在餘生,有限的時間裏的發生。

 

成就者選擇,去達到不放逸,實現心的平靜,在當生中實現,不做惡行,免於壞的感受。這是成就者在當生的安住,這是防護與自製。

 

然成就者在當生未必能夠始終安住,因此生中,依色身之我,不能完全免於放逸。

 

比如飲酒,某些藥品,都是可以讓人放逸的,成就者也難免。

 

在此生,在這最後一生,在這最後的路途,我選擇自製與守護地走過,如明月穿行於烏雲。

15行

我在不放逸時,我的行為無善意與惡意。

 

我在放逸時,我做善意的行為,或惡意的行為。

 

善行是懷有善意的行為,如憐愛地問候,這帶來好的舒服的感受。這感受因善行而激發,可能向未來延續,即便中有間斷;這感受可能去到後世,直到這好的感受被我完全的體驗。

 

惡行是懷有惡意的行為,如憎惡地咒罵,這帶來壞的不舒服的感受。這感受因惡行而激發,可能向未來延續,即便中有間斷;這感受可能去到後世,直到這壞的感受被我完全的體驗。

 

人之將死,(因善行而激發)沒有被體驗的好的感受,與,(因惡行而激發)沒有被體驗的壞的感受,相衡量,若前後兩者相當,此人留在人間;若前者超出後者較多,未被體驗樂受多者升入天界;若後者超出前者較多,未被體驗苦受多者淪落地獄。

 

阿含要義

佛陀說法,旨在離苦,要點在兩大問題:

1.在未來,我如何實現苦的不再生

2.在當生,我如何實現苦的隔離

 

身不離苦,離苦當捨身。

 

身有再生,再生有因,如理思維,根除此因,身不再生。色不再生,感受不起,苦受永盡。這是未來的苦的根除。

 

餘生有身,餘生有苦。我心集中,集中精神,達不放逸,離於苦受。這是當生的苦的隔離。

 

如需交流,請加我微信/QQ:6696090

 

 

 

 

 

 

 

 

 

 

 

 

 

回覆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CAPTCHA
這個問題是要驗證您並不是自動化程式,以防止本站被貼入大量廣告。
圖片的 CAPTCHA
請輸入圖片上的文字。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