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回覆回應

色身不再起,此心,此识犹在?

印順導師:
 
心、意、識是無常的,無我的,為一切法的主導者,取代了神我的地位。『雜阿含經』的緣起說,有「齊識而還」的十(或九)支說,也是這一意義。依五蘊而立有情,如集土地、人民、治權而成為國家。依心識而立有情,如以中央政府的元首,代表國家。「識緣名色,名色緣識」,心識與根身等有相依的關係,心識是不能獨存的;如國家元首有權力,治理民衆的政治,而又依賴於民衆的支持一樣。心識,取代神我而成為有情的主導者,所以有情(我)與心識,有聯合的可能性。如來藏說有「我」的特性,其後與心識相聯合,也是有其可能性的。
 
大乘佛教興起以前,「勝義我」,「不可說我」,已在「部派佛教」中流傳。大乘興起以後,到了西元二世紀中,修正了的神我說,也在大乘佛教界出現...
 
(摘自: 《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光碟 39.《如來藏之研究》〈第二章  如來藏思想探源〉 Y 39p53~54) 
 
印順導師:
 
這無常無我的色心和合相續論,依「識緣名色生,名色緣識生」(雜阿含卷一二‧二八八經)的緣起論的觀點,決不能看為二元的。即心與身,為相待的關係的存在;不相離而又是不相即的。
 
(摘自: 《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光碟 16.《以佛法研究佛法》〈二、佛教之興起與東方印度〉 Y 16p93) 

 

 

回覆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CAPTCHA
這個問題是要驗證您並不是自動化程式,以防止本站被貼入大量廣告。
圖片的 CAPTCHA
請輸入圖片上的文字。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