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回覆回應

以管窺天

「就當成是我說的好了!」
「佛法珠璣集」中談論許多佛法觀念,多半依於個人的理解作出詮釋;如此「不修邊幅」的小短文,若以嚴格標準檢視,自有許多問題。

 
偶然間回過頭來看這些短文,可說是「以管窺天」,所知知見相當有限,錯謬亦不在少數,也難以回想自己為何如此表述。不過,身為一哲學工作者,新意和創意是我所要嘗試的,在此同時非議與爭議似乎不可避免,對與錯就留待高人指點或評點。
 
然而,這些短文並不是學術性文章;或者與其被視為是學術書寫,更可以當作是個人思想的體會與心得,重於自己觀點的提出和反思,或可稱為「林氏佛學」小品文。
 
既不是學術文章,以學術性的立場和方法批駁之,似乎無甚必要,但我卻也樂於接受善意的指正;或許假以時日、二十年三十年過後,可以客觀論文的書寫形式評析這些短文的利弊得失。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至少我是認真想一些問題,試著提出一些看法。
 
我猶記得印順法師面對法義上可能疑慮時,曾直接而自信(甚至略顯霸氣)的回應說:「就當成是我說的好了!」[1] 對我而言,哲學詮釋猶如一場思想探險,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和可能性;儘管知識表述當是嚴密、謹慎的,但在此同時也要是鮮活、創新的。或許「就當成是我說的好了!」亦是回應「林氏佛學」可能質疑的一種方式。

[1] 可參呂勝強先生《人間佛教的聞思之路》,高雄:正信佛教青年會,2003,頁147。印順法師以法住智和涅槃智分指慧解脫、俱解脫兩類阿羅漢,可能存在一定疑慮,其中慧解脫阿羅漢依「法住智」知緣起因果生滅證得解脫,是否出自《須深經》(雜阿含347經),他老人家未置可否,只是表示「就當成是我說的好了!」事實上,《須深經》應可證成慧解脫阿羅漢是證知緣起法而得解脫,其中漢譯「先知法住,後知涅槃」或可理解為:「徹見法住智(緣起智慧)後即證得涅槃解脫」。可參拙作<論印順法師「法住智」與「涅槃智」之多種詮釋及其一貫理路>《玄奘佛學研究》11期,2009.03,頁212。

回覆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CAPTCHA
這個問題是要驗證您並不是自動化程式,以防止本站被貼入大量廣告。
圖片的 CAPTCHA
請輸入圖片上的文字。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