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佛法珠璣集

印順導師重視「整體的佛教」,因此他認為:「佛教每一階段的聖典,都是代表著時代佛教,成為時代佛教的指導方針。它是佛法在活躍的進行中,適應人類,而迸出智慧的光明,留下了時代佛教的遺跡。」

吾人以為,近代學人或行者所撰述的「法義饒益文章」也可以作如是觀。職是之故,本版將以網摘或書摘方式串掛古今「佛法珠璣文選」,提供網友一處「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網上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版主林建德教授簡介:

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任教於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教授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近二十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一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個人網址/部落格:http://mind-breath.blogspot.tw/

※張貼前請先詳閱:回應規則 & 張貼方法 ;另也提供文字編輯器,方便使用者文書編輯,請參考文字編輯器各元件說明[Basic版] [Full版]。(佛法珠璣集版主) 

 

「大乘佛法」乃事理之必然

「大乘佛法」乃事理之必然
「佛法」發展到「大乘佛法」,亦即「大乘佛法」之產生、形成,縱然學界已有諸多見解,但此一問題實不容易回答,如印順法師表示有三大困難:一、文獻不足:古印度人不重歷史,相關史料不完整、不明確。二、問題太廣:涉及的範圍非常豐富博雜,研究者難以面面俱到。三、研究者的意見不一:不同研究進路不同答案,如一般學者(非佛弟子)以神學、哲學觀念來研究,佛弟子有重視律制、法義、信仰、在家的等不同。[1]

「中道」理性

「中道」理性
研究工作是相當理性的操作過程,然而用理性來研究一不只是(或未必是)理性所能認知的事物,這樣的研究就有必須特別小心,例如宗教、藝術與音樂等。也因此印順法師著作中多次強調:佛法之研究要重視其「宗教性」,以及提出「以佛法研究佛法」的論點。

我看「紫衣神教」

我看「紫衣神教」
新聞報導「佛教如來宗」百餘名信徒,集資四千多萬元,購買兩千多萬元的勞斯萊斯Wraith雙門新跑車,「供養」他們的妙禪師父代步。

利他與覺他

利他與覺他
菩薩要自利利他、自覺覺他,但佛教界往往談「利他」的多,講「覺他」的相對較少。雖然兩者並不違背而是相輔相成,亦即「覺他」亦是一種「利他」,或者「利他」包含了「覺他」,但兩者重點仍有不同。

「道與心合」

「道與心合」
近年來我注意到余英時先生論述中國古代思想起源,特別標示出「心」的特殊地位,他認為中國古代文明經「軸心突破」(axial breakthrough或有稱「哲學突破」philosophical breakthrough),整個哲學思維產生新的轉向──以「心」取代「巫」,往後哲學發展走上「道與心合」或「收道於心」的方向,開展以「心」為中介來連繫天人之間的關係,走向精神修養為主之「內向超越」(inward transcendence),除構造出「心學」(廣義的)系統,並奠定中國長達兩千多年的心性之學傳統暨中國哲學的特色。[1]

什麼樣的苦最苦?

什麼樣的苦最苦?
佛教說「人生是苦」,但人生真是苦嗎?無論如何,「人生有苦」是任誰都不能否認的!然而什麼樣的苦最苦呢?

自尊與我慢

自尊與我慢
知識人喜歡談尊嚴,而我相信一些知識人喜歡親近佛法意也在此,如佛典說「自依、法依、莫異依」──依靠自己、依靠法(真理),不依靠自己和真理以外的任何東西,只以真理為老師(「以法為師」),強調自主性和獨立性,這和知識人的思想特質相近。

「善終」是人生一大福報

「善終」是人生一大福報
幾乎每個人都怕死,但有時活著比死去更令人感到害怕,如重病纏身之「活受罪」、「生不如死」等,此時死亡反而是一種解脫。

從「二諦」淺談「安樂死」

從「二諦」淺談「安樂死」
「安樂死」是生命倫理學重要議題,佛教倫理學亦有佛法觀點的討論(包括「自殺」等相關倫理學問題),這裡只是從我對佛學的初步認識,淺談一些想法。

「判教」作為佛教思想家的要件

「判教」作為佛教思想家的要件
佛教思想家和佛教宗教師(或佛教信徒)其中一關鍵差異,即在於是否提出佛教整體、全面的看法,掌握全局在握的佛法視野。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