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佛法珠璣集

印順導師重視「整體的佛教」,因此他認為:「佛教每一階段的聖典,都是代表著時代佛教,成為時代佛教的指導方針。它是佛法在活躍的進行中,適應人類,而迸出智慧的光明,留下了時代佛教的遺跡。」

吾人以為,近代學人或行者所撰述的「法義饒益文章」也可以作如是觀。職是之故,本版將以網摘或書摘方式串掛古今「佛法珠璣文選」,提供網友一處「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網上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版主林建德教授簡介:

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任教於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教授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近二十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一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個人網址/部落格:http://mind-breath.blogspot.tw/

※張貼前請先詳閱:回應規則 & 張貼方法 ;另也提供文字編輯器,方便使用者文書編輯,請參考文字編輯器各元件說明[Basic版] [Full版]。(佛法珠璣集版主) 

 

知覺與覺知

知覺與覺知
心意識在東西方文化中都是重要觀念,相對於西方學界重於「知覺」(perception),以感知(feeling/sensation)、認知(cognition)、經驗(experience)等研究為主;東方在「知覺」的基礎下亦強調「覺知」(awareness或enlightenment),如王陽明認為「心」是「身之主」,以「虛靈明覺」、「本然之良知」來說明「心」即是其例。此外,佛之所以為佛即在於「覺」,「覺悟」成為佛教核心,禪宗因而以「迷悟」為「凡聖」之別,所謂「即心即佛」、「非心非佛」、「明心見性」等無不是重於「覺」。

缺陷是人生中的一部份

讓缺陷成為人生的一部份
不久之前眼鏡摔在地上碎裂一小片,本想到眼鏡行重新換配,但心想把這破裂的邊角用三秒膠黏貼回去試看看;結果尚稱滿意,只是偶會看到裂痕。由於只是家居使用,覺得一切還好,至今已有數月之久。

感傷但不悲傷

感傷但不悲傷
面對人生的不如意、不圓滿,感傷就好,最多只是哀傷,而未必需要悲傷、憂傷。

生命之艱難

生命之艱難
佛教認為生命整個過程都是苦的,而說生老病死苦;老病死固然是苦,生為什麼也是苦呢?

諸行無常

諸行無常
我個人在知識追求上傾向於「雜食性」動物,儘可能有書就讀,甚至無書不讀,其中養生類的書看了一些。例如侯秋東先生是我多年前在書本上認識的一位善知識,他除講授佛法修行,也教導氣功養生,如傳授拍手功、寶瓶氣功等,包括抗癌方法。

正義與效益──略談「善經濟」

正義與效益──略談「善經濟」
義務論(deontology)和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屬目的論(teleology)形式)是兩種不同道德判斷的思路。義務論對效益主義的遲疑之一是正義問題;意即就效益主義而言,為了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好處,少數人權益的犧牲是可以接受的,如以一人生命換取五條人命在道德上成立的,但此舉無非傷害那一個人應有權益,違反了公平正義。

忍受、接受和享受

忍受、接受和享受
佛教談「三受」,分別是「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我這裡另提「三受」,「忍受、接受和享受」,或可說是上述「三受」中「苦受」再細分為三,成為面對「苦」的三種態度,即「忍受苦痛」、「接受苦痛」和「享受苦痛」。

說不可說

說不可說
道與空是道家和佛教核心概念,「不可說」是道與空的形容,猶如禪宗「說似一物即不中」,當中有好幾層可能意涵。我曾在《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作了研究,茲把看法初步滙整如下:

「照著講」vs.「接著講」

「照著講」vs.「接著講」
從事古代哲學之研究,尤其面對典籍的解讀時,往往有不同的理解空間,許多語句未必有唯一的正解而有開放詮釋的可能;可以說思想史發展的過程,亦正是在顯示這些理解的差異。如因《中論》文本自身有諸多理解的可能,吾人難以說吉藏《中觀論疏》與月稱《淨明句論》,甚至今人的諸多詮解,何者較符於龍樹原意。[1]

從否定走向覺悟

從否定走向覺悟
不少佛教徒信佛愈深、固執愈重,不信還好愈信愈難溝通、愈難相處。可知虔誠信仰固然是好的,但信仰過於虔誠則易有弊端,愈是虔誠專注頭腦愈不清楚。如此「信智合一」的佛法修學理想不是沒有道理的。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