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再论见四谛与二智(永恩)

姓名或匿稱: 
刘永恩

此前末学发帖“见四谛与二智”,得到版主回应,不胜感激!也许自己之理解力有限,没有完全弄懂学长之意,对此问题仍旧存在不同认识,再谈如下:

对于渐见和顿见四谛得道说,导师结论为都是可行的,并比配以法住智和涅槃智来会通之,这表明导师对于顿、渐见四谛得道说,都是认可而并不否认的,并且在导师诸著作中也未见有否认渐见四谛得道说,所以若说渐见四谛尚未得道,那是不合于导师之义的。至於版主回应时引用导师《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中之一段文字,很明显是导师阐述经部上座(论师)的观点,导师先引述上座的看法,然后解释上座的意思,并没有表示自己的抉择,是不能当做导师之义来评论的。至于将见四谛和四证净等同来解说,是将两个不同的概念混淆了。

我说“此甚深处,所谓缘起”、“倍复甚深难见,所谓一切取离、爱尽、无欲、寂灭、涅槃”分别是指法住智和涅槃智,更清楚地说,这见甚深缘起和见甚深涅槃的分别应是法住智和涅槃智。我觉得这没有违反导师定义的法住智和涅槃智,因为所谓的法住智就是知缘起,知有为,知生灭,知世俗,即使是阿罗汉的法住智也不能说不是如此,涅槃智是知空性(涅槃)、知无为、知寂灭不生、知胜义。因此,对版主指为错误仍然难以理解。

 

回應

再回應(永恩法友)「再論見四諦與二智」(附上印順導師開示錄音文字稿)

首先要聲明本討論版是「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因此所討論的範圍限定以導師著作為主,而本版也儘量以導師之著作(其內涵均是依據印度之佛教經論闡發而成)來解讀導師的思想(筆者的理解不見得就正確,謹供參考),其間讀者容有不同之看法,本版均隨喜尊重。

有關永恩法友的再次論述,簡要答覆如下:

一、筆者上次之回應中,曾節錄《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裡導師引述經部上座(論師)的觀點(其內容是摘自《順正理論》的),不知永恩法友是否留意到導師引述該文後,有以下這一段導師自己的評論文字:「諦順忍,就是聖定忍,雖出世而還沒有得聖道,斷煩惱。說一切有部阿毘達磨論者,八忍與八智,是間雜而起的。忍是無間道,智是解脫道。上座所立的諦順忍,等於八忍,可說見諦,而還沒有智證解脫。……上座的預流八心,不離說一切有部(犢子部)漸見四諦的大原則(《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p.569)」。筆者是想藉由此段上座(論師)的論點,轉而讓讀者知道「說一切有部」的「八忍」之「見諦(四類價值的確認)」雖然是出世聖道,也就是尚屬「見」道位的初果向,但還不是「證」道的「(初)果位」。此外,我並且加入(而引用)導師於《空之探究》p.153強調的一段話「(大乘)觀空而不證空的菩薩,最深徹的,名為無生法忍。阿毘達磨中,忍是無間道;稱為忍,表示是知而不是證入的意思」,它與「說一切有部」之修道內涵(忍是無間道,知而不是證入)有關,據導師研究,龍樹菩薩是從《十誦律》系的「說一切有部」僧團出家的。

 

二、而我引述以上內容是借用上座大德論師的「修道次第」而轉入導師對於「說一切有部的修道論」的評論,因為導師於《成佛之道》所稱的西北印學派的主張就是「說一切有部」。導師在《成佛之道》(增註本p.222)談到「四種真實理體」是以「說一切有部」的「四諦見道」【觀四諦十六行相,以十六(或說五)心見道】為例的(摘錄如下):

觀四諦十六行相,以十六(或說五)心見道的,是漸見派──見四諦得道,是西北印學派的主張。…依現有的教說來參證,從佛法本源一味的見地來說:見四諦,應該是漸入的;但這與悟入緣起空寂性──也就是見滅諦得道,是不一定矛盾的。…四諦是漸入,猶如梯級的,這都是漸入漸證的確證。但四諦現覺的深見深信──也稱為『證信』,不是證入四種真實理體;諦是審諦不倒的意思,所以是指確認那四類價值而說。

 

三、此外,您一再談到您所理解的「法住智及之涅槃智」,我在前面已聲明,我們是探討導師思想,當然您也可以不贊同導師的看法(其實南傳或北傳部分論師也不見得都同意導師晚年的論斷)。其實您對「法住智及之涅槃智」的理解與我1992年元旦寫信給導師所質疑的是一樣的(另外我寫信請示的,主要是導師早年於《成佛之道》對於「法住智」之定義,為何與晚年之《空之探究》及《印度佛教思想史》的說明不同),當年導師於1992.1.9回信通知我到台中華雨精舍當面談,導師1992年1月14日大略的開示回答為(導師修正了《成佛之道》的看法,以下摘錄筆者整理導師當時的一部分錄音文字稿,摘自拙編著《人間佛教的聞思之路》p.114~p.120):

(1)首先,我先說個意思:我寫作的時間很長,從早期到晚年,有一些前前後後不太同,以後期為標準。

(2)我想從「無生法忍」講起,也許有人懷疑「忍而不證」的意思,其實「忍」是智慧的名字,比方:說一切有部所說的「苦法忍、苦法智,集法忍、集法智」,忍是「無間道」,不是「解脫道」。「忍而不證」的意思,不是不證悟,無生法忍對理性的體驗很深,但不證「實際」,並沒有說,到這裡就好了、究竟邊證、到家了、涅槃了(根本不起這個念頭)。…

(3)部派佛教發展當中,出現二種修行的「過程」(不是方法),從發心修行到證果,二大類,一種叫「(漸)次第見諦」,一種叫「一心見諦」。這兩大派,我們不能說,這是對的,那是不對的,依我的意思看,以緣起來說,「苦、集」,要解決這個「苦」,先要把「集」解決掉,叫做「苦集」滅,這先要理解這個因果相生的道理,然後斷除煩惱。…. 「次第見諦」是見「四諦」得道;「一心見諦」是見「滅(諦)」得道。「一心見諦」得道時,也是遍知四諦的,所以叫做「現觀邊智」。「次第見諦」的,於苦諦,觀無常苦,他們南方稱之為「無常、苦、無我」,北方說一切有部稱為「無常、苦、空、無我」;於集諦,觀「集、因、生、緣」(《雜阿含經》裡有的);於滅諦觀「滅、靜、妙、離」;於道諦觀「道、如、行、出」(十六行相),每一諦有四種行相,他修行時,起初很廣,慢慢縮小,簡單、簡單、簡單…,先見苦諦,「苦法智忍、苦法智」(欲界),然後上界之「苦類智忍、苦類智」,…這樣共十五心得「初果向」,第十六心「證初果」。他在修證過程中,我的看法啦!這個「一心見諦」見滅得道的呢,當然他還是要從初果、二果、三果,到四果。…

(4)我再講「法住智」的意思,我有個地方(編者按:此指《成佛之道》(增註本)p.225~p.226),把「法住智」與「涅槃智」,拿四諦將它分成二個,這不太理想。……因為須深經(《雜阿含347經》)說明「法住智」談到「十二因緣」,它是流轉與還滅一起講的,阿羅漢們說他們都不得「根本定(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南傳說沒有神通)……但「未到定」也可以發無漏慧。………得了初果以後、證二果、三果,乃至四果,都不得根本定,他怎麼修的呢?他以初果裡面的「無常、苦、空、無我」或「空、無相、無願」,慢慢往上,斷了欲界的一些煩惱,證二果,再斷一些煩惱,證三果,甚至斷盡了上界的煩惱證四果。證了阿羅漢果,他還是沒有根本定啊!從「佛法」來說,「次第見諦」,還是大宗、主流啦!阿含經就談到,佛弟子得三明六通有多少人、俱解脫的有多少人,大部分還是慧解脫的。……阿羅漢以「法往智知」就是這個樣子,但你說大家是不是都這個樣子,那不一定啊!有的人就「現觀涅槃」(「涅槃智」),這種人都是有深定的,其顯現出來的,那是「超越時空」、「離名相、離相對」的體驗。……「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依我的理解,他最後要涅槃的時間,一定要契入涅槃(智),次第是這樣。他這個「一心見諦」的,是現見滅諦的,當然還是見到苦、集、滅、道,他是種種方面的修持,然後歸於「空、無相」這一點突破。……

 

四、最後我想表示,這是古來不同宗派傳承的修道論(在各別僧團中修行的道跡與傳承),它是不容易經由討論而得到一致的,我想這個論題,就先談到這裡暫時打住吧!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answer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