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請問對於南傳佛教而言,阿羅漢還能成佛嗎?

姓名或匿稱: 
三寶弟子

如標題所言,阿羅漢還能成佛嗎?

若不能,算"斷" 了佛種嗎(中論中的不常不斷)?

回應瀏覽選項

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並點選「儲存設定」,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

謝謝諸位師兄的指教

末學主要兩個問題已經得到解釋:

1法華經與南傳關於阿羅漢可否成佛的問題,是否一致?

2若不能成佛算不算斷滅? 不算,生死涅槃如幻如化

由於發問的語義不清楚,造成困擾請多見諒

南傳佛教的看法

如果沒有理解錯,提問者原來的問題是想知道南傳佛教的看法,但過後又說“詢問的是法華經”。版主的回應則理所當然也無可厚非的主要是依據漢傳的佛教資料(尤其是印順導師推崇的初期大乘經論)而作的解說。但是如果真的想知道南傳佛教的看法,可能也可以參考下面這些英文資料:

"Is Theravada Buddhism For Arahantship Only?" By U Silananda
http://www.tbsa.org/arahant.htm

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once a person becomes an arahant,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at life; and since there is no more rebirth for him,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e future either.

"Arahants, Bodhisattvas, and Buddhas" by Ven. Bhikkhu Bodhi
http://www.accesstoinsight.org/lib/authors/bodhi/arahantsbodhisattvas.html

Although I am ordained as a Theravāda Buddhist monk, in this paper I am not going to be defending the opinions of any particular school of Buddhism or trying to uphold a sectarian point of view.....

"Path to Buddhahood" - DhammaWheel.com
http://www.dhammawheel.com/viewtopic.php?f=16&t=13925

補充回應「南傳佛教而言,阿羅漢還能成佛嗎?」

筆者於10月26日的回應曾表示「依南北傳上座部的看法,阿羅漢是無法回小向大而成佛。」

依南傳上座部在修習「十六階智」過程中,若超越「行捨智」就不能成就佛道(也就是超越了,就會證道果並證入涅槃成就阿羅漢道),這如同北傳上座部系「說一切有部」認為一旦證得「忍位」之後就無法回小向大而成佛。以下為明昆三藏持者大長老《南傳菩薩道》的看法:

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清淨道論》解釋佛弟子的智慧進展直到證得道的階段。然而此書所討論的是發心修菩薩道者的智慧進展;他們注入於禪修的一切精進力必須以大悲心與方法善巧智為基礎,再停留在屬於第六階段的行道智見清淨,也即是在證得聖道之前。道也被稱為智見清淨。關於十個觀智,菩薩的智慧進展只能達到行捨智(savkharupekkhabana)的第一部份。(明昆三藏持者大長老《南傳菩薩道》p.139)

然而,作為菩薩所修習的第四個波羅蜜的智慧,應該只是包括了道果智與一切知智之前的智慧。在此並沒有關係到菩薩在最後一世所證悟的智慧。在直到最後一世之前,菩薩所修的智慧波羅蜜只是到達觀智的行捨智的第一部份。後面部份的行捨智將會直接導向道智。所以在最後一世之前菩薩並不會嘗試去跨越第一部份,因為若他如此做,他就會證悟道果而成為聖者,以及證入涅槃。這樣他就不能成佛。因此我們應注意到菩薩所修的智慧波羅蜜只到行捨智的第一部份而已(明昆三藏持者大長老《南傳菩薩道》p.323)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厚觀法師2006年回應「二乘人能否回小向大?」之完整全文

筆者將厚觀法師2006年於我們中心「《成佛之道》網路讀書會」回應「二乘人能否回小向大?」之完整全文列載供大家參考:

厚觀法師:

有關二乘人能否回小向大的問題,之前因為諸多事情繁忙,一直沒有時間回應。今由於「留惑潤生」及《大智度論》提到:「有妙淨土,出過三界,阿羅漢辟支佛生在其中」等問題的提出,想在此提供一些看法,請參考。

(一)「二乘人能否回小向大」是既古老又現代的問題,各學派見解不同,也牽涉到佛教史的問題,我於《成佛之道》「大乘不共法」講義p.1~p.4列舉了許多資料,今再補充略述如下:
1、說一切有部承認有「聲聞乘、緣覺乘、佛乘」,但認為修行者未得「四善根(煖、頂、忍、世第一法)」的「忍位」之前,還可以由「聲聞乘」轉為「佛乘」,不過一旦證得「忍位」之後就無法回小向大了!部派佛教的阿羅漢們自己承認,他們自己已經無法回小向大了!

2、初期大乘經:
A、如維摩詰所說經》等,也主張二乘無法回小向大,這是部派佛教以來一致的看法
如《維摩詰所說經》(大正14,549b)說:「爾時大迦葉歎言:……我等今者不復堪任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乃至五無間罪,猶能發意生於佛法,而今我等永不能發。譬如根敗之士,其於五欲不能復利。如是聲聞諸結斷者,於佛法中無所復益永不志願。是故文殊師利!凡夫於佛法有返復,而聲聞無也。所以者何?凡夫聞佛法,能起無上道心不斷三寶,正使聲聞終身聞佛法、力、無畏等,永不能發無上道意。」

 《大品般若經》卷22〈遍學品74〉,大正8,381b15-17:

若菩薩摩訶薩作八人、得須陀洹果,乃至得阿羅漢果、得辟支佛道,然後入菩薩位,無有是處。


B、《法華經》主張二乘可以回小向大。《法華經》雖然也是初期大乘經,但流行年代比小品係般若經晚一些。
如《法華經》卷1〈方便品第二〉(大正9,7a29-c9)云:
佛告舍利弗:諸佛如來,但教化菩薩,諸有所作常為一事:唯以佛之知見示悟眾生。舍利弗!如來但以一佛乘故為眾生說法,無有餘乘若二若三。舍利弗!一切十方諸佛法亦如是。舍利弗![三世]諸佛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是諸眾生從諸佛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舍利弗!如此皆為得一佛乘、一切種智故。舍利弗!十方世界中尚無二乘,何況有三!……諸佛以方便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舍利弗!汝等當一心信解受持佛語,諸佛如來言無虛妄,無有餘乘,唯一佛乘。

 

3、龍樹菩薩論:《菩提資糧論》、《十住毘婆沙論》等主張二乘無法回小向大;《大智度論》則兩說並陳。
A、《菩提資糧論》、《十住毘婆沙論》等主張二乘無法回小向大:
(1)《菩提資糧論》卷3,大正32,527c19-528a9:
問:此應思量菩薩,為畏住泥犁?為畏墮聲聞獨覺地?
答:假使墮泥犁,菩薩不生怖,聲聞獨覺地,便為大恐怖。菩薩設住泥犁,與無數百千苦俱,不比墮聲聞獨覺地怖畏。
問:何故如此?
答:非墮泥犁中,畢竟障菩提,聲聞獨覺地,則為畢竟障。設入泥犁,於正覺道,不能作畢竟障礙。住泥犁時,乃至惡業盡邊,於菩提道暫為障礙。菩薩若墮聲聞獨覺地,則畢竟不生故,聲聞獨覺地,於正覺道乃為障礙。由是義故,菩薩入於泥犁,不比墮聲聞獨覺地怖畏。
問:其怖如何?
答:如說愛壽人,怖畏於斬首,聲聞獨覺地,應作如是怖。經中佛世尊作如是說:如愛壽人怖畏斬首,菩薩欲求無上菩提,怖畏聲聞獨覺地,亦應如此。是故菩薩雖入泥犁,不比墮聲聞獨覺地怖畏。
(2)《十住毘婆沙論》卷7,大正26,55a4~15:
若諸聲聞人,未入法位者,令發無上心,使得佛十力。……聲聞人者:成聲聞乘。未入法位者:於聲聞道未得必定,能令此人發佛道心而得十力。若入法位者,終不可令發無上心。設或發心,亦不成就。

 

B、《大智度論》基本上也是主張二乘人無法回小向大,但在會通《法華經》時,提出阿羅漢於他方佛國聽聞《法華經》後,仍有回小向大的可能性。
(1)二乘人無法回小向大,如《大智度論》卷31,大正25,289c20-22云:
如比丘破四重禁,是名畢竟破戒,不任得道!又如作五逆罪,畢竟閉三善道!若取聲聞證者,畢竟不得作佛。
(2)阿羅漢於他方佛國聽聞《法華經》後,仍有回小向大的可能。如《大智度論》卷93,大正25,714a1-25云:
一切菩薩乃至初發心皆畢定,如《法華經》中說。
問曰:若菩薩皆定,佛何以故種種訶二乘人,不聽菩薩取二乘證?
答曰:求佛道者應遍知法性,是人畏老、病、死故,於法性少分取證,便自止息,捨佛道不度眾生,諸佛菩薩之所訶責:汝欲捨去,會不得離,得阿羅漢證時,不求諸菩薩深三昧!又不廣化眾生,是則迂迴,於佛道稽留。

問曰:阿羅漢先世因緣所受身必應當滅,住在何處而具足佛道?
答曰:得阿羅漢時,三界諸漏因緣盡,更不復生三界。有淨佛土,出於三界,乃無煩惱之名,於是國土佛所,聞《法華經》具足佛道。如《法華經》說:有阿羅漢,若不聞《法華經》,自謂得滅度,我於餘國為說是事,汝皆當作佛。

問曰:若阿羅漢往淨佛國土,受法性身,如是應疾得作佛,何以言迂迴稽留?
答曰:是人著小乘因緣,捨眾生,捨佛道,又復虛言得道。以是因緣故,雖不受生死苦惱,於菩薩根鈍,不能疾成佛道,不如直往菩薩。
復次,佛法於五不可思議中最第一,今言漏盡阿羅漢還作佛,唯佛能知。論議者正可論,其事不能測知,是故不應戲論;若求得佛時,乃能了知,餘人可信而未可知。
 
※雖然《大智度論》說阿羅漢往淨佛國土,聞《法華經》後,有回小向大的可能,但因為長久以來「於法性少分取證,便自止息,捨佛道不度眾生」,所以是「迂迴稽留」,不如「直往菩薩」(一開始就發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

 

(二)從佛教史看「二乘能否成佛」的問題。
1、部派佛教大體主張證得「忍位」之後就無法回小向大了。
2、《般若經》、《維摩詰所說經》等初期大乘經,也主張二乘無法回小向大,與部派佛教以來的看法一致。雖然這些經典認為二乘無法回小向大,但肯定二乘所證得的解脫涅槃是真實的。
3、稍晚一點的《法華經》主張二乘可以回小向大,但相對的,認為二乘所得的解脫不究竟,如還在半路的三百由旬上,還沒到達五百由旬的目的地。
4、初期大乘佛教的龍樹論,已經看到《般若經》、《維摩詰所說經》及《法華經》等異說,但各有抉擇。
5、比龍樹論晚一點的瑜伽系主張有「五種性」(定性聲聞、定性緣覺、定性菩薩、不定種性、無種性),其中唯有「定性菩薩」與「不定種性」有可能成佛,其他不行。
6、真常系經典則大體主張眾生本具佛性,皆能成佛。
 
(三)綜合看來:

1、部派及最早期的大乘經主張二乘無法回小向大。

2、但稍晚的《法華經》及後期大乘的真常系經典大體認為二乘可以回小向大。

3、大乘論書則各有抉擇。

 

《成佛之道》關於「二乘人能否回小向大」的立場


(一)《成佛之道(增註本)》p.256 ~ p.257說:「二乘的學者,也是會發菩提心而入大乘道的:有的初學聲聞行,不曾決定,就轉學大乘;有的在聲聞中已得決定(忍位),或是已證入法性而得初果(須陀洹)以上的;有的已證第四阿羅漢果的;也有入了無餘涅槃,再發大心的。從佛法唯是一乘道來說,小乘本是大乘方便道,當然遲早要入大乘道的。」

 

(二)我曾聽導師說過,《成佛之道》是通俗的開示,目的是鼓勵大家修學菩薩道,所以此處說二乘已得忍位或阿羅漢都可以再回小向大,是採取《法華經》的立場而說;如果真要論「二乘能否回小向大」,那是另一問題,導師會引經證作學術的討論。

 

(三)現代禪溫金柯曾撰寫〈印順法師對大乘起源的思考〉,質疑導師說法前後矛盾。導師曾為文回應:「『通俗的論述』與『佛教史、學術的論述』有些不同,這不是矛盾,而是對象不同。」因此,導師著作中之所以會有看似不同的描述,應留意導師當時說法的對象,以及導師是站在什麼立場來解說這部經論。


參見:(<<永光集>>p.193 ~ p.195):
   正如聖嚴與宏印法師所說:我的著作太多,使讀者不容易認清我的思想。溫君相當讚賞我「最是想像而沒有實據的(雖然這種想像滿合理的)」──在家為中心的佛法,為什麼不一直想像下去,滿足溫君的願望,要在《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中,說:「初期大乘的傳宏者,多數是比丘,也有少數的在家人」呢?說我「早期的大乘觀和後期的大乘觀,有一種性質上的差異」,但這是不對的!他自己也說:三十一年寫作的《印度之佛教》,「更接近印順法師在(六十九年出版的)《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一書的看法」。關於大乘佛教的起源,我在印度佛教史的觀點,是前後一致的。《佛法概論》等似乎不同,那不是佛教史,是通俗的論述,但也不是隨意論述,是依大乘經而這樣說的(下面再為解說)。從前閱藏時,「我讀到阿含經與各部廣律,有現實人間的親切感、真實感,而不如部分大乘經,表現於信仰與理想之中」(《遊心法海六十年》九頁)。也許大乘經有「信仰與理想」的特性,使我的解說也成為「想像式」吧!
    在著作界,如有長達五十年的寫作歷程,後來的有些修正、補充,或提出不同的意見,原是極平常的事。但我覺得,民國二十七年到四川,四十一年來台灣,這中間的十四年,是思想「確定」時期。修正、補充是不可免的,而為學的立場與觀念,一直到現在,是沒有什麼不同的。《印度之佛教》自序(三頁)說:「自爾以來,為學之方針日定,深信佛教於長期之發展中,必有以流變而失真者。探其宗本,明其流變,抉擇而洗鍊之,願自治印度佛教始」。我的研究印度佛教史,是想從歷史的流變中,「抉擇而洗鍊之」,提供契理契機的佛法,以有益於佛教與社會。四十一年所講的〈人間佛教要略〉說:「人間佛教為古代佛教所本有的,現在不過將他的重要理論,綜合而抽繹出來,所以不是創新,而是將固有的刮垢磨光」(《佛在人間》九九頁)。《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二頁)也說:「我不是復古的,也不是創新的,是主張不違反佛法的本質,從適應現實中,振興純正的佛法」。秉持這一理念,《印度之佛教》自序提出了:「能立本於根本佛教之淳樸,宏闡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天化之機應慎),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庶足以復興佛教而暢佛之本懷也歟」(七頁)!

 

(四)「阿羅漢能否成佛」的問題,因為經論主張各不相同,可能隨讀者的心性與理解而有不同的看法,難以得到一致的結論。不過,如果要勉強會通的話,或許有如下的可能。
1、《大智度論》引《華嚴經》說,七住地菩薩得無生法忍,欲入涅槃,諸佛勸請,還生本心向佛道。菩薩從初發心以來,多生累劫都發願要度眾生,但證得眾生空時,都還想入涅槃,可見這對欲成佛道的修行者來說是一大考驗。即使阿羅漢可以回小向大成就佛道,但阿羅漢已經證得眾生空,之前沒有像菩薩發願要長久於三界度眾生,一旦證得涅槃之後,還要發大乘菩提心可能也不是那麼容易。
☆《大智度論》卷10,大正25.132a18~b13:
是十方佛,世世勸助釋迦牟尼佛。如七住菩薩,觀諸法空無所有,不生不滅。如是觀已,於一切世界中,心不著,欲放捨六波羅蜜入涅槃。譬如人夢中作筏,渡大河水,手足疲勞,生患厭想。在中流中夢覺已,自念言:何許有河而可渡者?是時,勤心都放。菩薩亦如是,立七住中,得無生法忍,心行皆止,欲入涅槃。爾時,十方諸佛皆放光明,照菩薩身,以右手摩其頭,語言:善男子!勿生此心!汝當念汝本願,欲度眾生。汝雖知空,眾生不解,汝當集諸功德,教化眾生,共入涅槃!汝未得金色身,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無量光明,三十二業。汝今始得一無生法門,莫便大喜!是時菩薩聞諸佛教誨,還生本心,行六波羅蜜以度眾生。如是等初得佛道時,得是佐助。又佛初得道時,心自思惟:是法甚深,眾生愚蒙薄福,我亦五惡世生,今當云何?念已,我當於一法中作三分,分為三乘以度眾生。作是思惟時,十方諸佛皆現光明,讚言:善哉!善哉!我等亦在五惡世中,分一法作三分以度眾生。是時佛聞十方諸佛語聲,即大歡喜,稱言南無佛!如是十方佛處處勸助為作大利,知恩重故,以華供養十方佛。

 

2、或許部派論師與《維摩經》等認為阿羅漢再發大乘菩提心不容易,而說「二乘無法回小向大」也不一定。而《法華經》則從另外的觀點來談:站在性空的立場,即使機率很小,阿羅漢再發大乘菩提心不是不可能,因而說「二乘可以回小向大」。但阿羅漢要如何再發大乘菩提心,如何長久在三界度眾生這是個問題。

 

3、即使二乘人可以回小向大,問題是:成佛要發菩提心度眾生,福德、智慧、慈悲都是要圓滿的。即使阿羅漢可以回小向大成就佛道,阿羅漢也必須發大乘菩提心度眾生,圓滿具足福德、智慧、慈悲才可以成佛。因此《大智度論》會通說:「是人著小乘因緣,捨眾生,捨佛道,又復虛言得道。以是因緣故,雖不受生死苦惱,於菩薩根鈍,不能疾成佛道,不如直往菩薩。」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人間菩薩到底要不要急於修到忍位。

版主,您好!

如果我要生生世世在人間行菩薩道,那我這輩子該不該急於修到忍位。

因為厚觀法師在文中提到「說一切有部:……修行者未得「四善根(煖、頂、忍、世第一法)」的「忍位」之前,還可以由「聲聞乘」轉為「佛乘」,不過一旦證得「忍位」之後就無法回小向大了!」

印順導師不是說生生世世在人間行菩薩道最重要的保證是空性見—深解空性,

請問到底要到什麼程度才算是具有空性見,讀完阿含、中論、般若經就算有空性見了嗎,或者,應該要再修到忍位呢?還有,忍位還有分無法回小向大的忍位,與菩薩不退轉的忍位嗎?

謝謝!

                        ~~佛子弟

回應「人間菩薩到底要不要急於修到忍位」

聲聞四善根之「忍位」之道階,與菩薩「無生法忍」之道階不同,在此暫不討論。

對於我們初發心學菩薩道的同修法友而言,個人覺得,當下可以不急於眺望「不退轉」之境地,而踏實於「正見」及「增上正見」之學習及建立。

筆者今年初恰有一篇習作《略談人間佛教「人菩薩行者」的修學目標》,或可與您切磋研究,我摘要部分內容(有關「聞所成慧」的正見),也聯結全文供參。

……

「人菩薩行者」的修學目標

根據以上的信念,筆者且就個人的理解及一些經驗,談一談「人菩薩行者」的修學目標。

(一)發心利他,不應忽略自己身心的淨化

導師說:「從事於或慧或福的利他菩薩行,先應要求自身在佛法中的充實,以三心而行十善為基礎。否則,弘化也好,慈濟也好,上也者只是世間的善行,佛法(與世學混淆)的真義越來越稀薄了!下也者是「泥菩薩過河」(不見了),引起佛教的不良副作用。總之,菩薩發心利他,要站穩自己的腳跟才得!」

 

(二)導師即使夙植德本,智深悲廣,也曾於五十九歲時掩關自修

民國五十三(1964)年初夏,導師決心丟下一切,在嘉義「妙雲蘭若」掩關。導師自述:五月廿六日,為釋迦世尊誕辰。中夜寧寂,舉世歡欣。印順於是日,就嘉市妙雲蘭若,虔誠懺願,捨諸緣務,掩室專修。爰舉偈遙寄,以告海內外緇素同道:

「離塵卅五載,來臺滿一紀。風雨悵淒其,歲月驚消逝!時難懷親依,折翮歎羅什:古今事本同,安用心於悒!」      

願此危脆身,仰憑三寶力;教證得增上,自他咸喜悅不計年復年,且度日又日,聖道耀東南,靜對萬籟寂」。

導師在偈頌中寫到「教證得增上,自他咸喜悅」,可見他老人家仍是重視「伏斷煩惱」(忍而不證)的「現量體驗」,不過他的前題是「自他咸喜悅」,也就是一切的自修掩關都是以利益眾生為前題為目標,因為導師認為「名符其實的菩薩,最偉大處,就在他能不為自己著想,以利他為自利

 

(三)學習人間佛教「人菩薩行者」的修學目標

導師於1972年1月應美國佛教會沈家楨居士之請赴美養病,借居紐約長島「菩提精舍」(由日常法師隨侍),同年6月返臺前曾開示〈佛法的宗教經驗〉作為臨別贈言。筆者以為這篇開示(詳請參閱《華雨集第四冊》),可以作為「人菩薩行者」修學目標的重要指南,特摘要如下:

……

「慧」的經驗

慧的經驗,也是淺深不等。現在要講的,是最淺的「聞所成慧」,即「聞慧」。我人自讀經,或自聽開示而得來的慧,(與一般生得慧不同)就是聞慧。對佛法絕對的真理,豁然啟悟,由豁然無礙而得貫通,所謂「大開圓解」。這種解慧,並不是證悟。試舉一個比喻:井中有水,已經明白的看到,但不是嘗到。對聞所成慧──正見,經裡有頌說:「若有於世間,正見增上者,雖歷百千生,終不墮惡趣」。這是說,若人生於世界上,能得到正見的力量,增長不退。如菩薩長期在生死輪迴中度眾生,得了此慧,雖然或有小錯,但決不造重罪。故生死雖歷千百次,終不墮入惡趣

 

導師以上的五點開示,與佛陀於《雜阿含‧927經》對於在家人「具足五法(信、戒、施、聞、慧(含攝定)」的教示,可以說是相通的!

……

1有關「信的經驗」,我們都耳熟能詳導師的開示:「深信三寶應從正見中來,依正見而起正信,乃能引發正行而向於佛道,自利利人,護持正法。」其實這段開示是很有深意的,它也是「八正道的修行次第」,《阿含經》說:「如日出前相,謂明相初光。如是比丘正盡苦邊,究竟苦邊前相者,所謂正見。彼正見者,能起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正見是向於「出世間菩提道」的第一階,它既然是「明(智慧的別名)相初光」,則能照亮人生真正的「道」路,使人一往直前,依此產生一種「善法欲」之動能,這就是「」。這裡的「信」是一種「善心所」,古代論師解說為「忍許、澄清」,尤其有「歸趣、熱情、力量」的特性,所以孫中山先生說「思想(類似正見)產生信仰,信仰生出力量」。從此「佛法成為生命中不可分的一部分」,它是相應於「從法化生,得佛法分」的高度宗教情操與動能(正行)。到了這個田地,就可以引導趣向「人生之新方向,佛法之新生命」,而「登堂入室」成為一個真正的「佛弟子」了。

2、有關「戒的經驗」,經論中戒(「尸羅」)的原意是「好行善道,不自放逸」,也就是樂於為善,又能謹慎的防護(自己)惡行的德行。導師說:這是人類生而就有的,又因不斷為善(離惡)而力量增強,所以解說為「性善」,或解說為「數習(一次又一次產生的習慣性)」。受戒,不是一條一條僵化的戒條,它本是自覺的,出於「緣起」的理性,出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同情,覺得應該這樣的,「五戒」實是人類在(緣起的)自他依存中,(自覺或不自覺的)感覺到自他相同,而引發對他人的(護生)關懷與同情。

3、有關「定的經驗」,確實如導師所說的「年輕力壯的,如能靜坐,常會很快發現,得到這種(失卻身心世界,心靈一片虛明)經驗」,許多「具聞思熏習」的法友,即使年紀稍長,他們參加「十日禪」等禪修學習,因為「法的淨信」較深,而於「五蓋」中的「疑蓋」較無障礙,另於其他「四蓋(貪、瞋、昏忱、掉舉等)的對治」也累積了一些波羅蜜,因此常能在坐禪之第六、七日當中達到一定的安止狀態。不過一般的禪修營,學員中有「聞思」背景的似乎並不太多,如果能夠依據《雜阿含‧624經》佛陀的教示:「汝當先淨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然後修四念處」,那是最安穩的了!

4、有關「慧」的經驗(可深入為大乘「空有無礙」正觀):「信、戒、慧」合一

(1)「增上世間正見,不墮惡趣」與「聞所成慧」

導師在其著作多次談到《雜阿含‧788經》的偈頌,並援引作為「聞所成慧」之經證。該經偈頌原文為:「鄙法不應近,放逸不應行,不應習邪見,增長於世間。假使有世間,正見增上者,雖復百千生,終不墮惡趣」,這是指「增上有力」的「世間正見」,雖是「有漏」的,但卻是「隨順於空相應解脫」。其實「聞所成慧」是「信、戒、慧」的合一,為什麼呢?如上開偈頌所示「鄙法不應近,放逸不應行,不應習邪見」,那自然是「戒法不失」了。至於「增上世間正見」與「信心具足」相應,可參見於《出曜經》(對於《雜阿含‧788經》的解說):「正見增上道者,諸有分別邪見根原永捨離之,正使前人化作佛形其人前立,演說顛倒謂為正法,持心堅固終不承受。何以故爾?以其正見難沮壞故,正使弊魔波旬及諸幻士,化若干變來恐善男子,不能移動其心,倍修正見意不移易,此是世俗正見非第一義,是故說曰,正見增上道,世俗智所察也。於百千生者,如佛所說,吾未曾見行正見人,於百千生墮惡趣者,吾未聞也。所生之處賢聖相遇,亦不墮地獄餓鬼畜生中。是故說曰,於百千生終不墮惡道。」個人自讀導師著作以來,蒙受法恩,常能領受「不隨別人舌根轉」之「信力」的少分饒益,這或許是《出曜經》所示「正見難沮壞」之意趣。若能如此,當今多少頂戴著「相似佛法」的新興宗教師或可望之卻步了!

 

(2)「聞所成慧」與大乘「空有無礙」正觀

導師是「立本於根本佛教之淳樸,宏傳中期佛教之行解」,提倡「少壯的人間佛教」,他是依據《雜阿含經》的增上世間正見,百千生不墮惡趣」(聞所成慧)以及《中阿含經》的「阿難!我多行空」及大乘經論,建構了「生生世世行菩薩道」的行踐之路。導師特別提示與鼓勵:

學發菩提心的,勝解一切法──身心、自他、依正,都是輾轉的緣起法;了知自他相依,而性相畢竟空。依據即空而有的緣起慧,引起平等普利一切的利他悲願,廣行十善,積集資糧。…循此修學,保證能不失人身,不礙大乘,這是唯一有利而沒有險曲的大道!(《佛在人間》p.103 ~ p.104)

上說:「若有於世間,正見增上者,雖歷百千生,終不墮地獄」。惟有了達得生死與涅槃,都是如幻如化的,這才能不如凡夫的戀著生死,也不像小乘那樣的以「三界為牢獄,生死如冤家」而厭離他,急求擺脫他。這才能不如凡夫那樣的怖畏涅槃,能深知涅槃的功德,而也不像小乘那樣的急趣涅槃。在生死中浮沉,因信願(菩提心),慈悲,特別是空勝解力,能逐漸的調伏煩惱,能做到煩惱雖小小現起而不會闖大亂子。不斷煩惱(瞋,忿,恨,惱,嫉,害等,與慈悲相違反的,一定要伏除不起),也不致作出重大惡業。時時以眾生的苦痛為苦痛,眾生的利樂為利樂;我見一天天的薄劣,慈悲一天天的深厚,怕什麼墮落!惟有專為自己打算的,才隨時有墮落的憂慮。發願在生死中,常得見佛,常得聞法,世世常行菩薩道,這是初期大乘的共義,也是中觀與瑜伽的共義。釋尊在(『中阿含』)經中說:「阿難!我多行空」。『瑜伽師地論』解說為:「世尊於昔修習菩薩行位,多修空住,故能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乘經的多明一切法空,即是不住生死,不住涅槃,修菩薩行成佛的大方便」!(《華雨集第四冊》p.68 ~ p.69)

《雜阿含經》的增上世間正見,百千生不墮惡趣」,能保持人身,前已多有說明,為何《中阿含經》的「我多行空」(世尊於昔修習菩薩行位,多修空住)是菩薩道的修行方法呢?原來部派佛教中「空住」的「空三昧」修習方法是著重於觀「空、無我」行相,而不觀「無常及苦」行相的,如此即不會生起「厭苦」情緒,而能隨順於不捨眾生「以眾生的苦痛為苦痛,眾生的利樂為利樂」。

筆者曾經依此撰寫過二篇論文心得(1999年〈人菩薩行的理論與實踐〉及2003年〈印順導師「人間佛教」之菩薩觀及道次第初探〉),試為證成「人間佛教的人菩薩行」是相應於「緣起法的如理性及實踐的可行性」。

《略談人間佛教「人菩薩行者」的修學目標》全文,請聯結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node/16776#comments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阿羅漢成佛與中論不常不斷的問題

因為不知三寶弟子師兄的重點是在阿羅漢成佛?或是此命題是否與中論是否衝突?

我試著由中論這一層面來分享一些看法。

如果師兄的看法是因為「阿羅漢不能成佛」這是 "斷" 了佛種,想藉此說明依據中論而言,不會有 "斷" 佛種的可能,那我覺得可能要再仔細來討論中論中實際的意涵。

例如,若阿羅漢能成佛,這個命題是不是又表示佛種 "常" 在呢? 如此一來依然不符合中論了。 :)

再舉一例,佛陀可不可能轉世為凡夫?依據經典,似乎是不可能。但這算不算 "斷" 了凡夫種性?是不是好像又不符合中論了?

若用這些角度來看,其實好像很多事不是常,就是斷,反而都不符合中論的教導。會不會這種看事情的角度,才是中論要破斥的?這點還請師兄再思考看看了。

回應「「二乘人(阿羅漢)能否回小向大」的問題

依南北傳上座部的看法,阿羅漢 是無法回小向大而成佛。

筆者先轉貼厚觀法師對於「「二乘人能否回小向大」的專題回答,請提問者參考,若有其他疑問再來討論。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node/134

《成佛之道》關於「二乘人能否回小向大」的立場

2010-05-11 19:43 —

  1. 《成佛之道(增註本)》p.256 - p.257說:「二乘的學者,也是會發菩提心而入大乘道的:有的初學聲聞行,不曾決定,就轉學大乘;有的在聲聞中已得決定(忍位),或是已證入法性而得初果(須陀洹)以上的;有的已證第四阿羅漢果的;也有入了無餘涅槃,再發大心的。從佛法唯是一乘道來說,小乘本是大乘方便道,當然遲早要入大乘道的。」
  2. 我曾聽導師說過,《成佛之道》是通俗的開示,目的是鼓勵大家修學菩薩道,所以此處說二乘已得忍位或阿羅漢都可以再回小向大,是採取《法華經》的立場而說;如果真要論「二乘能否回小向大」,那是另一問題,導師會引經證作學術的討論。
  3. 現代禪溫金柯曾撰寫〈印順法師對大乘起源的思考〉,質疑導師說法前後矛盾。導師曾為文回應:「『通俗的論述』與『佛教史、學術的論述』有些不同,這不是矛盾,而是對象不同。」因此,導師著作中之所以會有看似不同的描述,應留意導師當時說法的對象,以及導師是站在什麼立場來解說這部經論。參見:(《永光集》p.193 - p.195):

    正如聖嚴與宏印法師所說:我的著作太多,使讀者不容易認清我的思想。溫君相當讚賞我「最是想像而沒有實據的(雖然這種想像滿合理的)」──在家為中心的佛法,為什麼不一直想像下去,滿足溫君的願望,要在《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中,說:「初期大乘的傳宏者,多數是比丘,也有少數的在家人」呢?說我「早期的大乘觀和後期的大乘觀,有一種性質上的差異」,但這是不對的!他自己也說:三十一年寫作的《印度之佛教》,「更接近印順法師在(六十九年出版的)《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一書的看法」。關於大乘佛教的起源,我在印度佛教史的觀點,是前後一致的。《佛法概論》等似乎不同,那不是佛教史,是通俗的論述,但也不是隨意論述,是依大乘經而這樣說的(下面再為解說)。從前閱藏時,「我讀到阿含經與各部廣律,有現實人間的親切感、真實感,而不如部分大乘經,表現於信仰與理想之中」(《遊心法海六十年》九頁)。也許大乘經有「信仰與理想」的特性,使我的解說也成為「想像式」吧!

    在著作界,如有長達五十年的寫作歷程,後來的有些修正、補充,或提出不同的意見,原是極平常的事。但我覺得,民國二十七年到四川,四十一年來台灣,這中間的十四年,是思想「確定」時期。修正、補充是不可免的,而為學的立場與觀念,一直到現在,是沒有什麼不同的。《印度之佛教》自序(三頁)說:「自爾以來,為學之方針日定,深信佛教於長期之發展中,必有以流變而失真者。探其宗本,明其流變,抉擇而洗鍊之,願自治印度佛教始」。我的研究印度佛教史,是想從歷史的流變中,「抉擇而洗鍊之」,提供契理契機的佛法,以有益於佛教與社會。四十一年所講的〈人間佛教要略〉說:「人間佛教為古代佛教所本有的,現在不過將他的重要理論,綜合而抽繹出來,所以不是創新,而是將固有的刮垢磨光」(《佛在人間》九九頁)。《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二頁)也說:「我不是復古的,也不是創新的,是主張不違反佛法的本質,從適應現實中,振興純正的佛法」。秉持這一理念,《印度之佛教》自序提出了:「能立本於根本佛教之淳樸,宏闡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天化之機應慎),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庶足以復興佛教而暢佛之本懷也歟」(七頁)!

  4. 「阿羅漢能否成佛」的問題,因為經論主張各不相同,可能隨讀者的心性與理解而有不同的看法,難以得到一致的結論。不過,如果要勉強會通的話,或許有如下的可能。
    1. 《大智度論》引《華嚴經》說,七住地菩薩得無生法忍,欲入涅槃,諸佛勸請,還生本心向佛道。菩薩從初發心以來,多生累劫都發願要度眾生,但證得眾生空時,都還想入涅槃,可見這對欲成佛道的修行者來說是一大考驗。即使阿羅漢可以回小向大成就佛道,但阿羅漢已經證得眾生空,之前沒有像菩薩發願要長久於三界度眾生,一旦證得涅槃之後,還要發大乘菩提心可能也不是那麼容易。
      • 《大智度論》卷10,大正25.132a18-b13

        是十方佛,世世勸助釋迦牟尼佛。如七住菩薩,觀諸法空無所有,不生不滅。如是觀已,於一切世界中,心不著,欲放捨六波羅蜜入涅槃。譬如人夢中作筏,渡大河水,手足疲勞,生患厭想。在中流中夢覺已,自念言:何許有河而可渡者?是時,勤心都放。菩薩亦如是,立七住中,得無生法忍,心行皆止,欲入涅槃。爾時,十方諸佛皆放光明,照菩薩身,以右手摩其頭,語言:善男子!勿生此心!汝當念汝本願,欲度眾生。汝雖知空,眾生不解,汝當集諸功德,教化眾生,共入涅槃!汝未得金色身,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無量光明,三十二業。汝今始得一無生法門,莫便大喜!是時菩薩聞諸佛教誨,還生本心,行六波羅蜜以度眾生。如是等初得佛道時,得是佐助。又佛初得道時,心自思惟:是法甚深,眾生愚蒙薄福,我亦五惡世生,今當云何?念已,我當於一法中作三分,分為三乘以度眾生。作是思惟時,十方諸佛皆現光明,讚言:善哉!善哉!我等亦在五惡世中,分一法作三分以度眾生。是時佛聞十方諸佛語聲,即大歡喜,稱言南無佛!如是十方佛處處勸助為作大利,知恩重故,以華供養十方佛。

    2. 或許部派論師與《維摩經》等認為阿羅漢再發大乘菩提心不容易,而說「二乘無法回小向大」也不一定。而《法華經》則從另外的觀點來談:站在性空的立場,即使機率很小,阿羅漢再發大乘菩提心不是不可能,因而說「二乘可以回小向大」。但阿羅漢要如何再發大乘菩提心,如何長久在三界度眾生這是個問題。
    3. 即使二乘人可以回小向大,問題是:成佛要發菩提心度眾生,福德、智慧、慈悲都是要圓滿的。即使阿羅漢可以回小向大成就佛道,阿羅漢也必須發大乘菩提心度眾生,圓滿具足福德、智慧、慈悲才可以成佛。因此《大智度論》會通說:「是人著小乘因緣,捨眾生,捨佛道,又復虛言得道。以是因緣故,雖不受生死苦惱,於菩薩根鈍,不能疾成佛道,不如直往菩薩。」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佛與聲聞羅漢之異

佛與聲聞羅漢之異 需要补充的是,在佛陀时代,[阿罗汉能否回小向大],这个问题本身不存在。佛陀向弟子指明一条根除无明,达于至善的道路,那路的尽头是成就阿罗汉。 佛陀在世之时,曾说起佛与阿罗汉之异,这是揭示道路的师者与依道而行的弟子之分。 南傳:相應部22相應58經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是未生起道的創始者;未出生道的生產者;未宣說道的宣說者,是道的了知者;道的知者;道的熟知者。又,比丘們![其]弟子現在住於道的隨行,以後為具備者。   比丘們!對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與慧解脫比丘,這是高下,這是不同,這是差別。」

希望版主多普及印公的判教思想。

若不能,算"斷" 了佛種嗎(中論中的不常不斷)?

看上面这句话,该不会又是用中国传统的“真常唯心论"来解释中观的思想吧?

不但是南传,即便是大乘的般若系统,唯识系统也是说只要证了声闻初果,就没有办法再回小向大了。

詢問的是法華經

請教諸位師兄

1 請問法華經算不算性空為名系?

2 想問依緣起義,為何不可回小向大? 是因為得人身的因緣再也無法具足?

3 若不得人身,算不算斷滅?

(末學是讀中觀所產生的困惑,並非依真常為心)

 

 

厚觀院長講《大智度論》視頻截圖。

首先抱歉,我看到您說有個不常不斷的佛種,才想起中國傳統佛教的說法來,他們常愛說有一個不常不斷或者不垢不淨的佛性或者自性或者如來藏什麼的,能讓你成佛,能創生萬物,何期自性能生萬法。而中觀說的“不常不斷”簡而言之是【無生】【不可得】的意思,第一義中沒有這種種差別,不止佛種,一切法都是不常不斷的,與中國傳統佛教的理解天差地別。

而法友您後面的問題,例如不受後有算不算斷滅,已經有些十四無記的意思,比如佛入涅槃後是有還是沒有?

截幾張圖補充下版主的說法。此論壇好像不能發圖,我發到微博上了:http://weibo.com/1411614423/BtsiFg64m



foru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