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3.13 調攝於三事

戊二: 調攝於三事,心一境名定。漸離於分別,苦樂次第盡。

  說到修習禪定的方法,不外乎調攝身心。「調」是調伏,調柔,人心如!6澮 [P120] 悷的劣馬,不堪駕御;又如惡性牛,到處踐踏禾稼,必須加一番調練降伏功夫,使心能伏貼溫柔,隨自己的意欲而轉,所以古來有『調馬』,『牧牛』的比喻。調又是調和,身體,呼吸,心念,都要調和到恰好,勿使動亂,才能漸入安定。「攝」是收攝,使心念集中,勿讓他散亂。調攝的對象,有「三事」 ──身,息,心,如《小止觀》等說。身體要平穩正直,舒適安和,不得隨便動搖,也不使身體有緊張積壓的感覺。閉目,閉口,舌抵上顎,也不可用力。調息──呼吸,要使之漸細漸長,不可有聲,也不可動形,似有似無,但也要漸習而成,不可過急。調心,使心繫念緣中,不散亂,不惛沈,不掉舉,心意集中(歸一)而能平正,自然安定。三者有相互關係,以心為主,在身體正常的安靜中,心息相依,而達定境。

  要修習怎樣才算得定呢?能達到「心一境」性,就「名」為「定」。定在梵語,是三摩地,意思是等持。等是平正,不高揚掉舉,不低沈惛昧。持是攝持一心,不使散亂。初習定時,繫念一境,頓時妄想紛飛,不易安住。念如繩 [P121] 索,使心常在一境上轉,久之妄念漸息;再進,僅偶爾泛起妄念;久久,能得平等持心,心住一境,如發起身心輕安,就是得定了。

  定有種種階段,由淺入深,即平常所說的四禪八定。現在作一部分的說明。一、約分別來說──「漸離於分別」。眾生心都是有分別的,如常人的心念,不是不斷的改變所緣,就是不斷的更易行解。習定的,使心安住一境,念念相續,『安住明顯』──心是極其安定,也非常明了,才能入定。有些人妄念小息,或者惛昧不覺,便以為心無分別了。不知道深入初禪,還是心有分別(不易緣,不易解);還有粗分別的尋(考慮),細分別的伺,所以叫有尋有伺三摩地。初禪到二禪中間,得中間禪,這才不起粗分別,名為無尋有伺三摩地。到二禪,連細分別也沒有了,名無尋無伺三摩地。到此境界,雖有自性分別,不再有概念分別,所以也就不會引發語言了(語言是內心尋伺的聲音化)。到三禪,直覺得內心平等清淨,所以說:『內等淨,正念正知』,但這是外道所共的,切勿以為心無分別而證得心體本淨了。不過約世間法說,二禪以上, [P122] 就可說超越尋思的無分別定了。

  二、約情緒來說──「苦樂次第盡」。在這欲界,有從生理而引發的苦受,從心理引起的憂受。一到初禪,從欲樂煩動而來的憂苦,不會再起了。那時,由於出離欲樂而生起喜樂:喜是內心的喜悅,樂是(身心的)輕安。到了二禪,雖同樣的有喜樂,但那是『定生喜樂』,不像初得離欲而生的那樣衝動。然喜悅到底是躍動的,所以進入三禪,稱為『離喜妙樂』,喜悅也沒有了。此定的樂受,到達了世間樂的頂點。所以形容極樂,每說『如人第三禪樂』。當然,這是不能與解脫煩惱的『離繫樂』相比的。到第四禪以上,樂受也平息了,惟是一味的平靜的捨受。這比起有衝動性的喜樂來,實在是更高的福樂!

  

戊三: 四禪四空處,慈等四無量,佛說諸定法,次第而修習。

  說到定法的淺深階段,先是「四」根本「禪」──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禪是梵語,靜慮的意思,比較的定慧均等,所以佛法是特別重視此禪的。四禪以上,有「四空處」定──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 [P123] 處。四空處,是世俗的唯心定;定心更深了,慧力卻反而昧劣。四禪四空處,總稱八定。這是世間共的,外道也能修得。約定力淺深來說,這是定的由淺而深的全貌。

  「慈等」,是慈悲喜捨「四無量」定。慈是願人得樂;悲是憐憫眾生的苦痛;喜是同情他人的喜樂;捨是心住平等,不偏愛親人,也不偏恨怨敵。修得四禪的,就可以修習四無量定(但喜無量,限於初二禪)。為什麼叫無量?修習時,或慈或悲等,先觀親人,後觀怨敵,從一人,少數人,多數人,一國,一天下,一方世界,到十方世界的欲界眾生,充滿慈悲喜捨心,而願眾生得樂離苦等。緣十方無量眾生,能得無量福報,所以名為無量。佛說的修定福業,多為在家人說,就著重此四無量。如此存心,念念不失,與儒家的仁,耶教的博愛,有相通處。這本是共世間的,人間的至德,往生天國的法門。

  「佛說」的這些「諸定法」,要依著「次第而」一步步「修習」。由初禪而二禪,二禪而三禪,一直到非想非非想處。這是不能躐等的;不過修習純熟 [P124] 了,也可以超次第或逆次第而修。

回應

回應瀏覽選項

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並點選「儲存設定」,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

「定心更深了,慧力卻反而昧劣。」

四禪中智、定等而樂;未到地、中間地智多而定少;無色界定多而智少(《大智度論卷第十七》)

佛世的出家弟子,都是修禪的,但禪定是共世間法,即使修得非想非非想定,也不能解脫生死﹔反而不得根本定的,也能成慧解脫阿羅漢。這可見,禪定能除散亂而得一心清淨相續(還有些身體上的利益),只是佛法的要方便,不是解脫道的主體。(《印度佛教思想史》p.29 ~ p.30)

 

多聞思版主

為什麼「喜無量,限於初二禪」?

《成佛之道(增註本)》p.123說:

「修得四禪的,就可以修習四無量定(但喜無量,限於初二禪)。」

為什麼「喜無量,限於初二禪」?

多聞思版主

尋與伺

尋與伺,是兩種心所作用。以尋伺二字的世間解釋:

尋是東找西找的尋求,伺是伺察。伺也是在尋找,但方法不同。如貓找老鼠,跑東跑西的找,是尋;如發現鼠洞,貓就等在洞口,靜靜的等著老鼠出來,這就是伺。現在尋與伺的心所作用,都有推求分別的意義,但有粗有細:粗的分別名為尋,細的分別就是伺。

《華雨集第一冊》P322-323

多聞思版主

『調馬』,『牧牛』的比喻修習禪定 - 引文參考

『調馬』喻

如馬調軟,隨意所如,信戒精進,定法要具,忍和意定,是斷諸苦。

如馬調軟,隨意所如」者,如有善調馬之士以策御馬,隨意所如不失本徹,馬性剛直復恐鞭捶,恒自將護以慮為失,是故說「如馬調軟,隨意所如也」。

信戒精進,定法要具」者,比丘執行亦如彼馬,內恒思惟恐有過失,復恐諸梵行人來見呵責,信心向佛法僧,精進牢固不可沮壞,意常入定,分別諸法亦不漏失,是故說「信戒精進,定法要具」也。

忍和意定」者,學人進行調御諸根不令放逸,於諸根門悉得自在忍力具足,若人毀譽稱譏苦樂,不興恚心亦無是非,是故說,「忍和意定」也。

是斷諸苦」者,有中有餘無餘盡能斷入泥洹中,是故說「是斷諸苦」。

《出曜經馬喻品第二十》

『牧牛』喻

譬如牧牛人有一犢子,從出生飲母乳至于長大。欲取乳時,以繩繫犢著柱。犢子念乳,牽繩跳踉,無時暫停。繩堅牢故,不能得脫,倚柱而息。比丘譬如牧牛人,牛母為聚落,心為犢子,乳為五欲,柱為阿蘭若,繩為阿那波那念。一切禪定念阿那波那,諸佛緣覺阿羅漢之所尊重。若不捨城邑聚落,難入阿那波那。

《善見律毘婆沙卷第十》

多聞思版主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