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病苦為最

病苦為最

杜正民老師日前溘然辭世,他「抗癌」已有十多年歷史,同學傳來一篇他的現身說法(見201611月《人生》雜誌399),分享他的病痛經驗。他說那種疼痛,如常人所說痛不欲生、苦不堪言,讓他有瀕臨死亡之感,生活一切幾乎就只有痛,甚至無法呼吸,只能在痛與痛之間搶呼吸;所幸在佛典中也有類似的疼痛記載,讓他有轉化、調適的所依。

這讓我想起聖嚴法師在《美好的晚年》中,多次描述他所經驗到的疼痛。他的晚年可說倍受折騰,又是開刀切除腫瘤,又是化療洗腎,又是穿刺檢查,又是安裝導管等。如聖嚴法師表示,第一次洗腎時非常難受,讓他痛得想打滾,而如果他能打滾,他真會在地上打滾。雖然身體很痛、很痛,但法師卻說不苦,他表示在麻醉無效的時候就放鬆身心,讓它去痛吧!

疼痛確實是人生最大考驗,人未必是怕死而是怕痛,死若不痛,死亦不足懼矣!因此,現在談生死學、談臨終告別之生命教育等,似乎只能是紙上談兵,因為疼痛一來,實際所經驗到的與想像中的未必一樣。因此如何面對劇痛,似乎比如何面對死亡更為重要,或者在面對死亡的過程中,疼痛的接受與對治當是其中重點,解決疼痛的問題,已部份超越對死亡的恐懼。

如此,日常生活的訓練顯得重要,時時做好準備,例如馬拉松選手,在身體極度疲累之際,還能堅忍承受之,以強大之定力、心力來因應體能折磨。同樣的,一定的禪修工夫,都是在提昇心的能力暨堪忍性,使得病痛到來,不會隨業流轉,讓過去所學得以派上用場。

《老子》云:「吾有大患,唯吾有身;吾若無身,夫復何患?」佛教也說:「諸苦之中, 病苦為最;作福之中,看病為大。」人生的痛苦莫過於身體疾病之苦,相對的能幫助人遠離痛苦,乃是有最大功德。希望我們都能從聖嚴法師和杜老師的病苦經驗中,學習到一些寶貴的啟示。

回應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CAPTCHA
這個問題是要驗證您並不是自動化程式,以防止本站被貼入大量廣告。
圖片的 CAPTCHA
請輸入圖片上的文字。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