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諸受悉皆是苦

姓名或匿稱: 
FG

各位師長好,

導師著作佛法概論第十四章第二節,「德性深化的價值」這一段,

第十一行說:「我以一切行無常故,一切諸行變易法故,說諸所有

受悉皆是苦」。又說:「以諸行漸次寂滅故說,以諸行漸次止息故說,

一切諸受悉皆是苦」。這是比對於寂滅,而觀察無限生死的流轉,即不能不如此說。

後學的疑問是:一切行無常變易時,諸受是苦;諸行漸次寂滅止息時,

怎麼也說諸受是苦呢?導師的「不能不如此說」又是為什麼?

感謝您撥冗為後學解惑。

回應

回應「諸受悉皆是苦」

回應「諸受悉皆是苦」(導師《佛法概論》此段文意是解說《雜阿含474經》)

FG法友若先詳讀導師整段文字,再回頭閱讀《雜阿含474經》之原文(詳列如下),將比較容易理解導師的文意。

至於深化的德行,從無常苦迫的世間觀,修戒定慧,傾向於無生解脫,這是另有他的深意。如《雜含》(卷一七‧四七三經)說:「我以一切行無常故,一切諸行變易法故,說諸所有受悉皆是苦」。又(四七四經)說:「以諸行漸次寂滅故說,以諸行漸次止息故說,一切諸受悉皆是苦」。這是比對於寂滅,而觀察無限生死的流轉,即不能不如此說。生而又死,死而又生。一切苦痛的領受,不消說是苦的;即使是福樂、定樂,也霎眼過去,在不知不覺的無常中幻滅。
(<<佛法概論>>p.189 ~ p.190)

《雜阿含474經》:
佛告阿難:「我以一切行無常故,一切行變易法故,說諸所有受悉皆是苦。又復阿難!我以諸行漸次寂滅故說;以諸行漸次止息故說,一切諸受悉皆是苦」。阿難白佛言:「云何世尊以諸受漸次寂滅故說」?佛告阿難:「初禪正受時,言語寂滅;第二禪正受時,覺、觀寂滅;第三禪正受時,喜心寂滅;第四禪正受時,出、入息寂滅;空入處正受時,色想寂滅;識入處正受時,空入處想寂滅;無所有入處正受時,識入處想寂滅;非想非非想入處正受時,無所有入處想寂滅;想受滅正受時,想、受寂滅;是名漸次諸行寂滅」。阿難白佛言:「世尊!云何漸次諸行止息」?佛告阿難:「初禪正受時,言語止息;二禪正受時,覺、觀止息;三禪正受時,喜心止息;四禪正受時,出、入息止息;空入處正受時,色想止息;識入處正受時,空入處想止息;無所有入處正受時,識入處想止息;非想非非想入處正受時,無所有入處想止息;想受滅正受時,想、受止息是名漸次諸行止息」。阿難白佛:「世尊是名漸次諸行止息」。佛告阿難:「復有勝止息,奇特止息,上止息,無上止息;如是止息,於餘止息無過上者」。阿難白佛:「何等為勝止息,奇特止息,上止息,無上止息,諸餘止息無過上者」?佛告阿難:「於貪欲心不樂、解脫,恚、癡心不樂、解脫,是名勝止息,奇特止息,上止息,無上止息,諸餘止息無過上者」。

筆者的看法為:
《雜阿含474經》所開示的「以諸行漸次寂滅,以諸行漸次止息」,是指色界及無色界的禪定(正受)境界,
雖然深得禪定之樂,並且暫時(如石頭壓草一般)「寂滅、止息」了一部分的憂惱,但尚未脫離「三界輪迴」之苦。因此,相對於真正徹底永遠的「寂滅、止息」貪瞋痴三毒煩惱,仍屬雜染、有漏的。所以導師才說「比對於寂滅按:此指涅槃寂靜),而觀察無限生死的流轉,即不能不如此說(按﹕由於禪定之樂,仍不究竟,未來仍要承受輪迴之無常苦受」)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answer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