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何謂信忍欲樂?

姓名或匿稱: 
初學

請教諸位法師、先進:

  何謂『信忍欲樂』?

  末學在大般若經中讀到:『復次,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修行布施波羅蜜多時,以應一切智智心,而修布施波羅蜜多,以無所得而為方便,與一切有情同共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布施法信忍欲樂。舍利子!如是名為諸菩薩摩訶薩修行布施波羅蜜多時,擐安忍波羅蜜多大功德鎧。』,末學不懂何謂『信忍欲樂』。不知法師可否撥冗為末學開示?

  感恩!

回應瀏覽選項

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並點選「儲存設定」,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

回應《大般若經》所說的「信忍欲樂」

很抱歉!近日忙於其他法務,未能即時參與討論。

您引用的《大般若經》應該是玄奘大師所譯《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48〈摩訶薩品13〉,其原文為;

「復次,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修行布施波羅蜜多時,以應一切智智心,而修布施波羅蜜多,以無所得而為方便,與一切有情同共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布施法信忍欲樂。舍利子!如是名為諸菩薩摩訶薩修行布施波羅蜜多時,擐安忍波羅蜜多大功德鎧。……」(CBETA, T05, no. 220, p. 268, c7-25)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412〈13 六到彼岸品〉亦有類似的經文:

「復次,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修行布施波羅蜜多時,以一切智智相應作意而修布施波羅蜜多。持此善根,以無所得而為方便,與一切有情同共迴向一切智智,於布施時,信忍欲樂修布施法。舍利子!是為菩薩摩訶薩修行布施波羅蜜多時,所被安忍波羅蜜多大功德鎧。」(大正7,62c24-63a1)

此外,《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444〈49 船等喻品〉也提及:

「如是,善現!若菩薩乘諸善男子、善女人等,已於無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淨心、有勝意樂、有欲勝解、有捨精進,復能攝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及餘功德,當知如是住菩薩乘諸善男子、善女人等,終不中道損耗退敗,超聲聞地及獨覺地,成熟有情、嚴淨佛土,疾證無上正等菩提。」(大正7,241a14-20)

 

比對同屬「中品(本)般若」的玄奘大師譯《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412)相對應的鳩摩羅什所譯的《摩訶般若波羅蜜經》(27卷本)經文: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4〈辯才品15〉:「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檀那波羅蜜時,應薩婆若心布施,是諸施法信忍欲,是名行檀那波羅蜜時羼提波羅蜜大誓莊嚴。」(CBETA, T08, no. 223, p. 245, a22-25)

而解釋《摩訶般若波羅蜜經》(27卷本)的《大智度論》(經論並舉)亦有同樣的內容:

《大智度論》卷45〈大莊嚴品 15〉:「復次,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檀波羅蜜時,應薩婆若心布施,是諸施法信忍欲,是名行檀波羅蜜時羼提波羅蜜大莊嚴。」(CBETA, T25, no. 1509, p. 386, a1-4)

 

若參考厚觀法師【《大智度論》講義】的科判,大略可知,此處修習「信忍欲樂」布施法等六度的菩薩行者,尚未證得「諸法實(空)相」(詳細內容不在此討論)。

依筆者的理解,試將「信忍欲樂」之法義整理如下:

一、有關「信忍」可以參考印順法師《學佛三要》之〈信心及其修學〉有關「信忍信求與證信」的解說:

信心,不但是在先的,也是在後的;在學佛的歷程中,信心貫徹於一切。約從淺到深的次第,(般若道)可析為三階段:一、「信可」,或稱「信忍」。這是對於佛法,從深刻的理解而起的淨信。到此,信心成就;純淨的信心,與明達的勝解相應,這是信解位。二、「信求」:這是本著信可的真信,而發為精進的修學。在從確立信解而進求的過程中,愈接近目標,信心愈是不斷的增勝。這是解行位。三、「證信」,或稱「證淨」。這是經實踐而到達證實。過去的淨信,或從聽聞(教量)而來,或從推理(比量)而來。到這時,才能「悟不由他」,「不依文字」,現量的通達,這是證位。在大乘中,是初地的「淨勝意樂」;在聲聞,是初果的得「四證淨」或「四不壞信」。一向仰信的佛、法、僧、戒,這才得著沒有絲毫疑惑的徹底的自信。(《學佛三要》p.89 ~ p.91)

二、而此處的「欲」是指「善法欲」,與一般的「五欲」不同,故「欲樂」(即「樂欲」)乃是對於善法的「增上(有力)意(欲)樂」。這可參考玄奘大師所譯《成唯識論》有關信忍欲樂」的相關內容

《成唯識論》卷6:「云何為信?於實、德、能,深忍樂欲,心淨為性。對治不信,樂善為業。然信差別,略有三種:一、信實有,謂於諸法實事理中,深信忍故。二、信有德,謂於三寶真淨德中,深信樂故三、信有能,謂於一切世出世善,深信有力,能得能成,起希望故。由斯對治彼不信心,愛樂證修世出世善。忍謂勝解,此即信因,樂欲謂欲,即是信果確陳此信,自相是何?豈不適言,心淨為性?此猶未了彼心淨言,若淨即心,應非心所。若令心淨,慚等何別?心俱淨法,為難亦然!此性澄清,能淨心等,以心勝故,立心淨名,如水清珠能清濁水。」(大正31,29b22-c5)

導師有部分的釋示:

「佛法中說:信為欲依,欲為勤(精進)依』依止真切的信心,會引起真誠的願欲。有真誠的願欲,自然會起勇猛精進的實行。由信而願,由願而勇進,為從信仰而生力量的一貫發展。精進勇猛,雖是遍於一切善行的,但要從信願的引發而來。」(《學佛三要》,p.69)

但「信」的因緣為何呢?導師接著解說:

「信」是什麼?以「心淨為性」,這是非常難懂的!要從引發信心的因緣,與信心所起的成果來說明。「深忍」,是深刻的忍可,即「勝解」。由於深刻的有力的理解,能引發信心,所以說「勝解為信因」。「樂欲」,是要實現目的的希求、願望。有信心,必有願欲,所以說「樂欲為信果」(《學佛三要》,p.88)

導師提倡人間佛教的人菩薩行,讚揚菩薩正常道,並提示「勝解空性」是最重要的!

「要長在生死中修菩薩行,自然要在生死中學習,要有一套長在生死而能普利眾生的本領。……菩薩這套長在生死而能廣利眾生的本領,除堅定信願(菩提心),長養慈悲而外,主要的是勝解空性」(《華雨集》(第四冊),p.68)

【註】「勝解」的定義

依南北傳論書,「勝解」是一種心所。在《阿含經》中,最初的心所,大約僅有五蘊中的「受、想、行(思)」及「觸、作意」等,後來各部派之智者依據他們止觀禪思的修道經驗,舉列了其他善惡等不同的心所(譬如:勝解、信、念、慚、愧、輕安、不放逸、捨、不害或忿、恨、惱、慳、憍、惛沈、掉舉等),提供給後學者觀察自己內心善法及煩惱之參考指南。

「勝解」──即信。因他生起與觀相應及對於他的心與心所極其信樂而強有力的信(《清淨道論》,p.657)

勝解(adhimokkha):直譯巴利文adhimokkha則是「把心放開,讓它進入目標」;由此譯為勝解或決意。其特相是確定(目標);作用是不猶豫;現起是確定或決定;近因是須要抉擇之事。基於它對目標不可動搖的決心,它被形容為石柱(《阿毘達摩概要精解》,p.65)

《阿毘達磨俱舍論》卷4:「勝解謂能於境印可。」(大正29,19a21-22)

《大乘廣五蘊論》卷1:「云何勝解?謂於決定境,如所了知,印可為性。」(大正31,851c20-25)

導師在《大乘廣五蘊論講記》解說如下:

我們對於佛法有一種心、有一種瞭解,但是,單單是瞭解,並不是「勝解」。「勝解」是一種確定無疑的理解,確定無疑,所以叫做「決定境」對於這個道理、這個事實決定如此,有一種深刻的理解。「如所了知」,如他所瞭解到的這個道理、這個事情。印可為性」,就是認可,確定如此。有一種決定的境界,自己去認識,確實如此,一定如此,決定這樣、對的,這叫「印可」。「勝解」,在佛法裡也有許多,但是這個地方講的「勝解」,就是我們普通講的一種「深刻的認識」。深刻到什麼程度呢?那是別人勸你,叫你不要相信,叫你不要承認,也沒用,拉都拉不走的。勝解為因,願樂為果,所以佛法講信仰從「勝解」來的。深刻的認識,確定如此,發生信仰心。有了信心,就要起欲,就要求了,要實現、要做了。(《大乘廣五蘊論講記》,p.63)

 

依據導師所提示「信及精進之因緣」可以歸納為「勝解為信因,信為欲依(樂欲為信果),欲為勤(精進)依」,它們可以從以下(同為玄奘所譯)論典中尋得其論證:

(玄奘譯)《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卷12〈五法品6〉:「疑惑猶豫,不悟入,無勝解,無淨信。若於大師,疑惑猶豫,不悟入,無勝解,無淨信。」(大正26,416c1-2)

(玄奘譯)《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10〈諦品1〉:「神足修習者,謂:數修習八種斷行,何等為八,謂:欲、精進、信、安、正念、正知、思、捨。如是八種略攝為四,謂:加行、攝受、繼屬、對治。加行者,謂:欲、精進、信。欲為精進依,信為欲因」(大正31,740a17-27)

筆者依據導師《佛法概論》pp.221-222的開示,試將「勝解為信因,信為欲依(樂欲為信果),欲為勤(精進)依」對應於八正道的道階次第。依正見,專心一意於正見,努力於正見的修學,而達堅定不移的「正見(般若空性)勝解」。依此而生「心淨為性」的「正信」。它能引發正志,專心一意於正志,努力於正志的修學,這是「正志之樂欲」,進而發願實踐「正語、正業、正命」三業清淨之正行。並以「正精進」支助完成它。這與導師墨寶開示的意旨相合:「深信三寶應從正見中來,依正見而起正信,乃能引發正行而向於佛道,自利利人,護持正法。」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提供一行佛學辭典的解釋

以下試著節錄一行佛學辭典的解釋

http://buddhaspace.org/dict/

信:指能令心澄淨,對佛、菩薩、教法等不起疑心的精神作用。亦即信心、信仰。[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忍:安忍的意思,即心安住於理而不動搖。[佛學常見詞彙(陳義孝)]

欲:意謂希求、欲望。希望所作事業之精神作用。[佛光大辭典]

樂:喜好、欣賞。[國語辭典(教育部)]



foru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