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略論太虛大師與印順導師之間

略論太虛大師與印順導師之間

日前第十五屆印順導師思想研討會上,讀到幾篇回應「批印」的論文,讓人有「德不孤」之感。其中王慧軍先生所撰<太虛大師與印順法師之師生關係問題辨正>,指出印順法師雖受太虛大師法乳之恩,但其佛學思想表現出「愛吾師更愛真理」的理性特質,而太虛對此思想差異亦體現出極大包容,兩位大師「和而不同」之關係,實為20世紀佛教史上的佳話。

誠然,許多「批印」人士常以太虛大師和印順導師的法義之辯,來質疑印順的佛學思想,以為藉老師之尊「訓示」學生會是最有效的反駁;但這除了犯了訴諸不當權威之謬,還錯解太虛和印順兩人的師生關係。

在真理面前沒有師生之分,沒有誰是絕對權威,甚至應勇於挑戰、勇於問難,從《葛拉瑪經》可知佛陀此一態度。況且從兩人筆戰論辯中,印順導師不見得屈居下風,如交付學界仲裁,以客觀第三者的立場評介兩人正誤,太虛的信仰性觀點顯然是過時的,反倒是印順會得到學術主流的肯定。

然而這都不是重點,即便太虛不同意印順的佛學觀點,他仍珍惜、護愛這位學生;同樣的,印順雖不接受太虛之見,但終其一生都視他為最尊敬的老師,最為感佩、崇仰的近現代佛教大師。

可見得佛教史觀認知的不同、法義抉擇的出入以及判教的差異等,都不應該成為對立、對峙的導火線。相對的,「批印」人士藉機挑撥師生關係,以太虛之見「封殺」印順思想,這只看到狹窄的一面,卻不見寬大全局,只得到太虛大師的「皮」,不只不及於「肉」,更遑論他的「骨」與「髓」。

太虛對印順的護念和重視,從<太虛大師與印順法師之師生關係問題辨正>一文可以看出。印順曾表示太虛是「峰巒萬狀」,偉大而寬闊的菩薩格局,怎會因為思想之異於己者而拒斥、排擠之?同樣的,印順導師不只推崇太虛大師,包括虛雲老和尚、印光大師等,凡是對佛教有正面貢獻的人,都是高度景仰、讚歎,即便思想定位各不相同。

一如筆者在拙文<印順佛學與大乘是佛說>所說,大乘佛法重於精神的一脈相承,卻在思想上力主開明奔放;唯有多元的義理詮釋及法門修學,海納百川,「大乘」才能成其為「大」,當中判準在於以「悲願」為前提。

意即,只要一佛弟子正知正見,秉著無我與大悲的精神弘揚佛法、利濟蒼生,這樣的佛弟子就值得我們尊敬,不管他是哪一宗、哪一派,以及是哪一種佛法立場等。一如天台宗智者大師的偉大,絕不會因為他「判教」之異(與當今學術界不同),而被否定或抹煞。

近來不同宗教都能「惺惺相惜」,更何況是佛教內部之間;就連和「外道」都可以和平相處,乃至合作無間,佛弟子又何須「相煎何太急」,甚至是趕盡殺絕?

總之,從太虛對印順的賞識,以及印順對太虛的敬愛,顯示出菩薩重於精神傳承,而不是思想一致。而「批印」人士曲解(乃至操弄)太虛、印順兩人師生關係,冀能以此駁倒印順,乃是徒勞無功的,相信太虛大師本人也不會同意。

回應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CAPTCHA
這個問題是要驗證您並不是自動化程式,以防止本站被貼入大量廣告。
圖片的 CAPTCHA
請輸入圖片上的文字。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