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道」理性

「中道」理性
研究工作是相當理性的操作過程,然而用理性來研究一不只是(或未必是)理性所能認知的事物,這樣的研究就有必須特別小心,例如宗教、藝術與音樂等。也因此印順法師著作中多次強調:佛法之研究要重視其「宗教性」,以及提出「以佛法研究佛法」的論點。

 
如莫內的畫作「睡蓮」,若以科學方法作理性探究,在嚴密分析底下這幅畫只不過是一堆化學顏料的排列組合,而毫無美感可言。相似的,貝多芬的第五號交響曲「命運」在科學儀器檢測下,也僅僅是一堆物理聲波的流竄震動,感受不到憾人心弦的旋律奔躍。
 
面對宗教研究亦然,單憑理性的研究進路,宗教信仰所強調的神聖莊嚴亦一併消解。然而研究者又不能不理性,不理性如同偏激信仰者之迷信,但太過理性又顯得學究、不通人情,只在皮肉表層上苦下工夫,卻不及於髓骨的深度。
 
凡事講求眼見為憑、實事求是,這是理性之所長,但宗教卻有太多看不見、摸不著的「虛」的「存在」,或者「超越的存在」。
 
如此,宗教研究既承認理性,又承認非理性的部份,這非理性不是不理性或反理性,而是超乎或跨越理性思考的範疇,如佛典常說的「不可思議」、「不可說」、「說似一物即不中」等。
 
「不能不理性、不能太理性」之「中道」,可說是佛教面對信仰研究的態度,背後傳達了「三法印」、「二諦」等精神;印順法師之「以佛法研究佛法」的立場也在於此,值得吾人重視。
 
相關文章 「佛教重視理智

回應

發表新回應

CAPTCHA
這個問題是要驗證您並不是自動化程式,以防止本站被貼入大量廣告。
圖片的 CAPTCHA
請輸入圖片上的文字。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