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八》阿含所攝,善惡全收;大乘所攝,則惟善男子善女人,以一心但求離【有】故。

姓名或匿稱: 
周老師
阿含所攝,善惡全收;大乘所攝,則惟善男子善女人,以一心但求離有故。
若離有,則善亦不存,阿含大乘無二;若不離有,不學大乘,惟自滯惡境。
 
阿含是略講,大乘是細說。
若無大乘,古今無有一人能信阿含、能解阿含、能行阿含、能證阿含。
 
一如印師著作,前有引言、序說,後有正文。
序說與正文,二者文字有別,主旨大意無別。
 
今人尚知分門別類,起承轉合,輯成書冊。
云何世尊一生言教,依勝義諦,說世俗諦,
如今卻背反世人著作、閱讀之常理與習性?
 
上來所舉七篇文字所論,現將重點歸納如下,以便指出諸方爭議緣由。
 
《一》 如印順法師敢於這樣任意曲解經文、捏造經證,用以污衊大乘,也算是不可思議吧?
------此標印師所作妄語,行惡、不善法。
《二》 如既有史實考證之結論,漢傳四阿含經,即為佛般涅槃後,阿難尊者最初結集所得。此最早經文中,即已【大小乘】並舉,【聲聞、緣覺、菩薩】並攝,更直指【佛性、法性、如來藏】等,為吾人之佛法修學標的。
------此標印師共習南傳上座部教法者所作妄語,行惡、不善法,並執文悖義。
《三》 有謂『尼科耶、律的長行、偈頌中,都沒有【佛性、法性、如來藏】的相關論述。』如印順法師也說,『生佛平等的如來藏說、佛性說等,與外道神我論、梵我論合流。』果如是耶?
------此標印師共習南傳上座部教法者所作妄語,行惡、不善法,並執文悖義。
《四》 四阿含中,佛性的教說如下。
------此標印師共習南傳上座部教法者執文悖義。
《五》 四阿含中,如來藏的教說如下。
------此標印師共習南傳上座部教法者執文悖義。
《六》 聲聞極果阿羅漢所證者【不受後有】,菩薩所證佛性如來藏者【未曾有】,大乘諸經則多謂【無生】。乃至南傳諸阿含中,亦遍佈【菩薩】、【未曾有】語。那麼,又豈能於諸阿含中,分割大小乘呢?
------此標印師共習南傳上座部教法者所作妄語,行惡、不善法。
《七》 但見【如來】一詞,即是【佛性、法性、如來藏】之教說現前;愚迷下劣者,於阿含諸經中,又待如何剔除【如來】一語?乃至排除【大乘、菩薩、一乘道】等之法義?
------此標印師共習南傳上座部教法者所作妄語,行惡、不善法。
 
如印師及習南傳上座部教法者所為,污衊栽贓大乘菩薩道,
在三乘教法中搬弄是非,破僧團六和敬,壞諸學人正信等。
這種種惡、不善行,究竟源自何處呢?
 
如《雜阿含347須深經》所述,
以貪執有法故,佛前比丘須深,猶懐盜法惡、不善心。
後以一念捨貪離有故,須深比丘離諸塵垢,得法眼淨。
 
以貪執有法故,欲界、色界、無色界,一切眾生,乃名三有眾生。
貪念為眾惡首,執有即輪迴因;一心離有者,乃名善男子善女人。
 
若會得諸法無生、自始未曾有,則貪嗔痴等亦不生,更無可滅;
即此頓出輪迴,超出四聖,何待此身報盡?不生即是涅槃本際。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何以故? 
【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 
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七十四》 
諸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觀諸法時, 
見【菩薩無生】,畢竟淨故;見【菩薩法無生】,畢竟淨故。 
諸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觀諸法時, 
見【如來無生】,畢竟淨故;見【如來法無生】,畢竟淨故。
 
一切諸佛如來同證此法,無量法門盡歸此道。
即使只體悟了少分無生,便已為如來之所記。
 
《大寶積經卷第二十八 大乘十法會第九》
[0154a24]
世尊!是諸菩薩摩訶薩雖心向涅槃而不證涅槃,
雖在世間而不為世法之所染污。(中略)
【若聞此法門乃至一彈指頃生希有心】,
世尊!【彼諸善男子善女人已為如來之所記】也。
 
按:一彈指頃生希有心者,即見少分無生。
 
上來七篇文字,起於如來,迄於如來;即今欲見如來,
卻不離有,持諸虛矯邪見,誑惑於人,此名逆佛法者,
亦名一切世間天人中賊、一切世間怨家、諸佛之大賊。
 
《佛藏經 諸法實相品第一》 
[0783c10] 
舍利弗!【我此聖法,皆能降伏一切貪著】, 
乃至【說有法者、不信樂諸法如實相者、逆佛法者】。 
舍利弗!乃至【於法少許得者,皆與佛諍】;
【與佛諍者皆入邪道,非我弟子】。 
若非我弟子,即與涅槃共諍、與佛共諍、與法共諍、與僧共諍。 
 
《佛藏經 淨見品第八》 
[0799a26] 
舍利弗!不可試以種種色衣。 
若白衣人,若著袈裟,有如是不善【有所得見,皆名外道】。 
於我法中出家受戒,是人應試。何以故? 
【有所得者,於我法中即是邪見,是名大賊】; 
【一切世間天人中賊,是名一切世間怨家、諸佛大賊】。 
舍利弗!【是邪見人,我則不聽出家受戒】。 
[0799b02] 
舍利弗!【一切法無我,若人於中不能生忍】; 
一切法空、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命,不能信解; 
【於我法中所受供養,名為不淨】。 
是人則是不供養佛、不供養法、不供養僧; 
【強入我法,形是沙門,心是外道,為盜法人】。 
 
有大德來詰難說:『立論要有根據。』
誠然!誠然!學佛讀經者,尤當尋根探源。
某即反問:『我等確信一古印度人名釋迦牟尼者證成佛果,憑何根據?』
『我等確信此人言教不謬,依教奉行,即得了脫生死煩惱,憑何根據?』
而大德無語。
 
原來渠等不知,佛法乃離諸二邊妄想執著,會歸一心之法。
一心者,未曾有,不可得,無生也。
若會一心,必離二邊;若離二邊,必會一心。
是故,六祖惠能大師乃云:『 佛法是不二法。』
 
以離諸二邊妄想執著故,一切眾生了脫生死煩惱。
此即佛法之所以究竟度脫一切眾生之根本法義也。
 
譬如世間各級法官所務,惟依理、事二證,作成心證,逕為判決。
上級可推翻下級之心證與判決,乃至大法官會議更為特例之救濟。
然此世間法官所作,最終仍不符社會大眾心證者,卻是所在多有。
 
即便佛為最上法王,所說無漏法,畢竟也需要獲得眾生心證認可。
自古以來,佛法歷經無數大眾心證,證知此法度脫一切苦厄無謬。
前輩應爲後進說此法,老師應爲學生說此法,否則不得為人師表。
 
前舉太虛《楞伽經義記》:『小乘惟知性空,大乘須知相空』者,
性空乃理證,相空為事證;徒有理證,如山盟海誓,說食不飽人。
 
又舉印師《中觀論頌講記-觀如來品第二十二》所說:
『空寂離言,決不把他看做萬有實體。
轉向世俗邊,明如來沒有自體,唯是緣起的假名。
此假名,也決不想像為如如不變的實體。』
 
這一段話,就是印師心證中的理證,如山盟海誓,然事證不具。
 
那麼,心證中的事證要在何處證成呢?就在佛說經文之中證成。
再者,事證何以證成呢?了然明白,如眼親見,見得必定說得。
佛所說經,理事不二,理上明白,事上頓脫,始名證悟、契入。
或長或短,任何一部經,只要提供了不二悟入處,即是佛所說。
 
如印師等,聞佛說三法印『無常、無我、空』,便謂實有此說,實有此法。
從此不就是『常執於無常,我執於無我,有執於空』,而完全背反三法印?
所以,瞭解三法印者,猶是他的三法印;證成三法印者,始為我的三法印。
 
又如印師於其《中觀論頌講記-觀如來品第二十二》中說:
『只因為一分學者,不得【性空的中道義】,所以又走上梵我論的老家了。
自性見是眾生的生死根本,是多麼強有力呀!』
 
龍樹三是偈:【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惟是假名,亦是中道義】。
印師以性空為中道義。某所見者,大不如是。
 
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 
說名緣生法,此說亦緣生,緣生既是空,此說憑何生? 
此有既非有,彼有云何生?我說即是空,此空更非真; 
終日口吧吧,祇此兩三聲,巍巍中道義,猶為假名稱。
 
故知,中道義者,即無生義,未曾有,不可得。
 
又,《中論觀四諦品》最後偈曰:
【是故經中說,若見因緣法,則為能見佛,見苦集滅道】。
 
蓋謂:
苦集滅道四聖諦,猶是因緣所生法,
見苦集滅道者,不被苦集滅道所轉,
見苦集滅道者,不見苦集滅道四諦,
何以故?因緣所生之法,實無生也。
以見諸法無生故,是則名為見如來。
 
故知,佛所說一切經典,一以貫之,惟說【無生、未曾有、不可得】。
雖然如此,佛說無生,無生是理,亦是事相,若了此理,無生亦無。
 
離二離相離識,絕諸思議,藉事明理,理明事了,是諸佛秘教。
同一分經,心量大小,悟有廣狹,乃立聲聞、緣覺、菩薩三乘。
 
《大寶積經卷第二十八 大乘十法會第九》 
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善解如來祕密之教】?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於諸經中【所有隱覆甚深密義】,於彼說中如實善知。 
 
《央掘魔羅經卷第二》
如人長夜修習邪見,染諸外道不正之說。
以宿習故今猶不捨,彼諸眾生亦復如是。
久習無我隱覆之教,如彼凡愚染諸邪說。
去來現在【不解密教】,聞如來藏不生信樂。
 
《大般泥洹經卷第五》
如來誘進化眾生故,初為眾生說一切法,修無我行。
修無我時,滅除我見,滅我見已,入於泥洹。
除世俗我,故說非我【方便密教】。
然後為說如來之性,是名離世真實之我。
 
而持名、持咒、讀經、參公案話頭等歇妄功夫,亦名為止、定。
止而後能觀,定而後生慧,這是適用於一切學人的行證門通則。
即使是絕頂聰穎者,也不至於因為歇妄息慮,反而堵塞了悟門。
因緣時至,般若觀照一起,一切知見頓銷,便證諸相了不可得。
 
大佛頂首楞嚴經云,【圓滿菩提,歸無所得】。以【無所得】故,
始自阿含諸經,佛即多次【說栰喻法,當以捨是法,況非法耶】,
乃至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亦云【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故,佛法是破妄除執之工具,離妄想執著已,佛法亦【不可得】。
 
一切世出世間法,皆是因緣所生,皆無實性,佛法亦然。
否則,佛陀說法,卻始終不令人抄錄之,豈非佛陀之過?
 
以佛法無實自性故,世尊說法伊始,若即令人抄錄,則反增世人迷執。
若於經文中,不知出離要道,不斷逐識搬弄是非,此惟造輪迴業而已。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
我某夜成道,至某夜涅槃,於此二中間,【我都無所說】。 
緣自得法住,故我作是說,彼佛及與我,悉無有差別。 
 
《大般涅槃經》
始於鹿野苑,終至跋提河,於是二中間,【未曾說一字】。
 
如上所說,若已明白,汝師印順,門生故舊,俱得解套。所以者何?
有來詰難,但告之曰,我師印順,是大菩薩,爲度我等,作此示現。
爾等當知,大乘有云,應以何身,而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爲說法。
我今得度,如蛇蛻皮,是故應知,我師印順,觀音化身,真實不虛。
 
果然明白了麼?請參如下經文,哪裡是法性、不二的悟入處?
 
《雜阿含347須深經》 
『佛告須深:
我今問汝,隨意答我。須深!於意云何?
有生故有老死,不離生有老死耶?
須深答曰:如是,世尊!有生故有老死,不離生有老死。
 
如是生、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識、行、無明,
有無明故有行,不離無明而有行耶?
須深白佛:如是,世尊!有無明故有行,不離無明而有行。
 
佛告須深:無生故無老死,不離生滅而老死滅耶?
須深白佛言:如是,世尊!無生故無老死,不離生滅而老死滅。
 
如是,乃至無無明故無行,不離無明滅而行滅耶?
須深白佛:如是,世尊!無無明故無行,不離無明滅而行滅。
 
佛告須深:作如是知、如是見者,為有離欲、惡不善法,乃至身作證具足住不?
須深白佛:不也,世尊!
佛告須深:是名【先知法住,後知涅槃】。
彼諸善男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離於我見,不起諸漏,心善解脫。
 
佛說此經已,尊者須深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按:法住,即法性、未曾有、無生義。
 
印師的門生故舊,何不就此指出須深經中的無生義、不二處,俾使早日解套?
若指不出不二處的無生義,又不學大乘,豈非躲在阿含中,續造惡、不善行?
乃至於作此虛妄語,誑惑於眾人,而曰:『印順導師繼承了龍樹菩薩的思想』。
 
始自阿含即說『離於二邊,說於中道』,大乘則正說『入不二法門』。
龍樹菩薩《中論》亦開宗明義的舉出大乘綱宗曰:
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出。
能說是因緣,善滅諸戲論,我稽首禮佛,諸說中第一。
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
 
以離生滅、常斷、一異、來出二邊故,即入無生、未曾有之涅槃本際。
而達磨東來,傳此佛法正統,以至於六祖惠能猶云:『佛法是不二法。』
 
可歎!如今仍謂此錯會中道不二義者『繼承了龍樹菩薩思想』的,尚不乏人師;
則毀棄禪宗正統,卻採信南傳禪定及此【成佛之道】荒謬劇者,當如過江之鯽!
---------
同修 sam  捎來重要訊息如下,敬請諸友慧察為荷。
 
只學四阿含經,說大乘非佛說, 卻無法解釋,【五大律】所明示:
【得禪,得定,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果,犯波羅夷斷頭】。
 
只學四阿含經,說大乘非佛說,更無法解釋:
【法界中,無有法名,向聲聞乘、向獨覺乘、向菩薩乘】,也無法解釋:
【實無三乘,顛倒心故,言有三乘】。
 
跟著學,都成詐騙集團,還不知道。
 
大德更提醒:睜眼說瞎話,破大乘法,詐騙眾生者;
基本上,連性戒都沒有《性戒:做人基本規範》,
更別說,佛戒也不存在《佛戒:法說非法,壞佛正法》,
行於人間,喪失做人的根本,已是完全沒救。
還是遠離再遠離..................

回應瀏覽選項

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並點選「儲存設定」,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

相信討論至此已經夠了

周老師的數篇見解,末學也一一各指出一、二個問題,雙十長假已盡,末學也無太多時間再討論。加上周老師的回應已經漸漸偏離主題,也無法針對末學的回應具體說明,連「你不是如來」都出現了,看來暫時討論至此,等到真的有值得再回應的才再談吧。相信這些論述已經足夠大眾參考與思考了。

一一各指出一、二個問題

大德所指出的問題,都是大德自己修學上的嚴重偏差所產生者。

故以反質的方式,請大德反思、自省後,再自動重新調整所問。

但,顯然大德缺乏反思、自省的能力,也無從調整自己的觀點。

 

所以,實際的情形是,大德並不具備討論上來八個題目的能力。

大德甚至對於討論自己的問題,都顯得如此膽怯恐懼軟弱無能。

坦白說,大德在此修學佛法的路上,已經學壞了,被人教壞了。



foru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