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唯識無境:從了義與不了義如何抉擇中觀與唯識

姓名或匿稱: 
楊錦全

老師,請教導師關於唯識無境的看法。正如導師所說的,對於中觀是有廣泛的同情。如果我們後學也如導師一樣,對中觀緣起性空思想比較契機的話,對於唯識無境確是難於信服的。那麼應抱何種心態去處理這問題呢!

『解深密經』所說「唯識所現」,也是在說明三摩地的境界,然後說到一般人心所行影像,也是唯識的。這與『般舟三昧經』所說,從知道佛是自心作,再說三界唯心,是相 同的。「唯識所現」的思想,是這樣來的。又如『攝大乘論本』說:「諸瑜伽師於一物,勝解種 種各不同;種種所見皆得成,故知所取唯有識」。『阿毘達磨大乘經』所說唯識的理由,主要 也還在禪觀的經驗。但禪觀經驗,不是一般人所知的,這怎能使人信受呢?『般舟三昧經』說 了多種夢境,及麻油、水精、淨水、明境,能見自已影像的譬喻(18)。『解深密經』也說明鏡境喻(19) 。『阿毘達磨大乘經』說:「菩薩成就四法,能隨悟入一切無義」。在定慧經驗外,又多舉一例 :如人見是水,魚見是窟宅,鬼見為火,天見為七寶莊嚴。不同類的有情,所見彼此「相違」 ,可見唯是自心的變現。依瑜伽行而引出的「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在瑜伽者是修驗所證明的,但萬象森羅,說一切是唯識所現,到底是一般人所不容易信解的。所以世親造『唯識二十 論』,陳那作『觀所緣(緣)論』,破斥外境實有的世俗所見,是道理所不能成立 的。外境實有不能成立,反證「唯識所現」的可信,近於一般的唯心哲學了!

(《印度佛教思想》P.271~272)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Master_yinshun/y34_07_03

回應

回應「唯識無境:從了義與不了義如何抉擇中觀與唯識」: 印順導師「出入諸家卻非家,暢佛本懷宗釋尊」

錦全法友提出這個論題,不禁引發筆者許多感想:

一、世人對某一個論題的看法常是不同的,在佛法上也一樣,大家各有不同的思惟理解、不同的信仰堅持、不同的好樂願欲及理想。所以導師說:「思想是多元化的,『異見、異忍、異欲』,是當然的現象。」(《永光集》p.239) 因此,錦全法友表示「正如導師所說的,對於中觀是有廣泛的同情。如果我們後學也如導師一樣,對中觀緣起性空思想比較契機的話,對於唯識無境確是難於信服的」。即使如此,筆者以為值得宏觀深入思考的面向還不少(詳如後述)。

 

二、至於「應抱何種心態去處理這問題呢!

厚觀法師於〈《成佛之道》網路讀書會」厚觀法師回應問題集〉中談到:

天台宗及華嚴宗以圓教為最高,特別尊崇《法華經》、《華嚴經》等,認為這是化度利根之人;但中觀家則有不同的看法,比較推崇《般若經》、《中論》等;南傳學派尊崇《阿含經》,甚至有的人還認為「大乘非佛說」;總之,各學派各有不同的看法。

(因此)厚觀法師曾請教印順導師:大乘三系哪一個法門最了義?如果修學的是不了義的法門,能究竟成就嗎?

導師說:我雖然推崇龍樹菩薩的中觀,但其他祖師也有他們不同的看法。每一種法門都是為了適應不同的眾生而有不同的施設。哪一個法門最高?最好先把這個問題放一邊,應注意「每個法門都有他完整的修學歷程」,重要的是:我們「是否已經修到這個法門的最高層次了」?如果還沒有的話,說別人的法門低,自己的法門高,沒有多大意義。就如有幾座山高聳入雲霄,在山下的人看不見山頂,只是諍論哪一座山比較高、哪一座比較低,這都是戲論!即使修學的法門不怎麼了義,但他如果能修到那個法門的最高處,離究竟了義也相差不遠了!

厚觀法師表示:

我們可以思考一個問題:這裡有兩部車,一部是名貴的轎車,另一部是普通轎車,同時出發要去很遠又未曾去過的地方,請問哪一部車先到達終點?

或許有的人認為名貴的轎車會先抵達終點。但其實不一定!還要看駕駛的技術好不好?體力夠不夠?會不會迷路?也要知道要去哪裡加油。如果車子拋錨了,能否排除障礙?

換言之,法門只是一種工具,還要看使用的人!

 

三、中觀與瑜伽的共義:注重聞思熏修、發願在生死中見佛聞法世世常行菩薩道

依筆者理解,瑜伽唯識學立論嚴謹,修道次第分明,可參考修習者頗多(不宜輕視之)。回顧印度後期大乘時代許多學習中觀之學者或行者是採用瑜伽唯識學來闡述中觀思想的,他們被稱為「隨瑜伽行中觀學派」(世俗中安立唯識,勝義契入空性)。筆者早年也曾依「廣學多聞,增長智慧」之經教開示撰寫〈我研讀唯識的報告〉,從中獲得「法饒益、義饒益」亦是不少。

(〈我研讀唯識的報告〉全文如下網址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node/22523

導師在多處開示中也強調「中觀與唯識,都是注重聞思熏修的,都是以分別抉擇的觀察慧,導入無分別智證的」(《華雨香雲》p.355) 、「發願在生死中,常得見佛,常得聞法,世世常行菩薩道,這是初期大乘的共義,也是中觀與瑜伽的共義。」(《華雨集第四冊》p.69) 、「大乘入世佛教的開展,『空』為最根本的原理,悲是最根本的動機。中觀也好,瑜伽也好,印度論師所表彰的大乘,解說雖多少不同,而原則一致。從「空」來說,如《瑜伽‧真實義品》所說:『空勝解』(對於空的正確而深刻的理解)是菩薩向佛道的要行」(《無諍之辯》p.183 ~ p.184) 、「在適應時機,遮遣『惡空』與『常心』,歸宗於釋尊本教──緣起論的立場,是完全一致的。這所以中觀與瑜伽,在印度大乘佛教界,被公認而處於主流的地位。」 (《華雨香雲》p.222)

 

四、導師對於全體佛法的信念與宗趣:溯本追源於釋尊本教(振興純正的佛法)、闡揚釋尊本懷、重視整體的佛教

印順導師的著作出入諸家而自成一完整的體系,並溯本追源於釋尊本教(振興純正的佛法)、闡揚釋尊本懷,筆者讚嘆他老人家是:「出入諸家卻非家,暢佛本懷宗釋尊」(非家,意指「無我我所」:不拘一家、學尚自由)。這從導師以下的開示可以窺知:

(一)「出入諸家卻非家」:只是佛弟子,不屬於任何宗派

處在這社會極度動亂的時代,學友時常勸我,要我略談中觀正義,所以先摘取「中觀論之空」而講為《中觀今論》。但體裁不同,不免簡略得多了!《今論》並不代表空宗的某一派,是以龍樹《中論》為本,《智論》為助,出入諸家而自成一完整的體系。 (《中觀今論》p.a2 ~ p.a3)

在師友中,我是被看作研究三論或空宗的。我曾在〈為性空者辨〉中說到:我不能屬於空宗的任何學派,但對於空宗的根本大義,確有廣泛的同情!(《中觀今論》p.a1)

我立志為佛教、為眾生──人類而修學佛法。說了一些,寫了一些,讀者的反應不一。不滿意我所說的,應該有其立場與理由,不必說他!有些人稱讚我,也未必充分的了解我,或可能引起反面作用。有人說我是三論宗,是空宗,而不知我只是佛弟子,是不屬於任何宗派的。(《華雨集第五冊》p.50)

 

(二)溯本追源於釋尊本教(振興純正的佛法)

「性空」,根原於阿含經,孕育於部派的(廣義的)阿毘曇論;大乘空相應經,開始發展出雄渾博大的深觀;聖龍樹承受了初期大乘,主要是《般若經》的「大分深義」,直探阿含經的本義,抉擇阿毘曇,樹立中道的性空(唯名)論。所以,不讀大乘空相應經與《中論》,難於如實悟解性空的真義;不上尋阿含與毘曇,也就不能知性空的源遠流長,不知性空的緣起中道,確為根本佛教的心髓。(《性空學探源》p.1 ~ p.2)

 

『中論』開宗明義,是:「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出:能說是因緣;善滅諸戲論」。『中論』所要論的,是因緣,(新譯為緣起,是八不的緣起;八不的緣起,就是中道。八不緣起的含義,可說與『般若經』相同;而以緣起為論題,以八不來闡明,卻不是『般若經』的。我以為:「中論是阿含經的通論;是通論阿含經的根本思想,抉擇阿含經的本意所在」。「中論確是以大乘學者的立場,確認緣起、空、中道為佛法的根本深義。……抉發阿含的緣起深義,將佛法的正見,確樹於緣起中道的磐石」。(《空之探究》p.209 ~ p.210)

 

(三)闡揚釋尊本懷

宏印法師的『妙雲集宗趣窺探』說:「我積多年的見聞,總覺得這些人的批評,抓不住印公導師的思想核心是什麼,換句話說,他們不知『妙雲集』到底是在傳遞什麼訊息」!最近聖嚴法師在『印順長老的佛學思想』中說:「他的著作太多,涉及範圍太廣,因此使得他的弟子們無以為繼,也使他的讀者們無法辨識他究竟屬於那一宗派」。二位所說,都是很正確的!我在修學佛法的過程中,本著一項信念,不斷的探究,從全體佛法中,抉擇出我所要弘揚的法門;涉及的範圍廣了些,我所要弘揚的宗趣,反而使讀者迷惘了!其實我的思想,在民國三十一年所寫的『印度之佛教』「自序」,就說得很明白:「立本於根本佛教之淳樸,宏傳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化之機應慎),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庶足以復興佛教而暢佛之本懷也歟」!我不是復古的,也決不是創新的,是主張不違反佛法的本質,從適應現實中,振興純正的佛法。(《華雨集第四冊》p.1 ~ p.2)

 

(四)依龍樹菩薩「四悉檀」悲智雙運引導佛法

人的根性不一,如經說的『異欲,異解,異忍』,佛法是以不同的方法──世界,對治,為人,第一義悉檀,而引向佛法,向聲聞,向佛的解脫道而進修的。這是我所認為是能契合佛法,不違現代的佛法。(《華雨集第四冊》p.43)

 

流傳中的佛法,我分之為「佛法」,「大乘佛法」,「祕密大乘佛法」──三大類,也就是佛教的三個時期。如分「大乘佛法」為初期與後期,那就有四期了。我怎樣判攝流傳中的一切佛法呢?龍樹說到四悉檀,與覺音所作四部『阿含經』的注釋名目,意義相當。這才知道,「總攝一切十二部經,八萬四千法藏,皆是實,無相違背」(見『大智度論』)的四悉檀,是『阿含經』的判攝,表示不同的宗趣。我從『阿含講要』(『佛法概論』的初稿)以來,就一再說到四悉檀,作為貫攝一切佛法的方便(《華雨集第五冊》p.275 ~ p.276)

 

「從(佛法)長期的發展來看,每一階段聖典的特色,是:一、以『相應部』為主的四阿含,是佛法的第一義悉檀。無邊的甚深法義,都從此根源而流衍出來。二、大乘佛法初期的大乘空相應教以遣除一切情執,契入無我空性為主重在對治悉檀(「如來說空法,為離諸見故」)。三、大乘佛教後期,為真常不空的如來藏(佛性)教點出眾生心自性清淨,為生善、解脫、成佛的本因重在為人生善悉檀(如來藏佛性的根源──心性本淨,我在『唯識學探源』中,早就說到:心性本淨,在轉凡成聖的實踐上,有它特殊的意義)。四、祕密大乘佛法流行,(這是)劣慧諸眾生,以癡愛自蔽,唯依於有著。……為度彼等故,隨順說是法(或說:「劣慧所不堪,且存有相說」),重在世間悉檀佛法一切聖典的集成,只是四大宗趣的重點開展,在不同適應的底裏,直接於佛陀自證的真實。……佛法的世間悉檀,還是勝於世間的神教,因為這還有傾向於解脫的成分」。(《華雨集第五冊》p.276 ~ p.277)

 

(五)重視整體的佛教:學尚自由不作門戶之見、慈悲融貫大乘三系同歸法空性

我不願以空宗自居,也可以明白了。民國四十四年,我在『福嚴閒話』中說:

    「予學尚自由,不強人以從己,這是我的一貫作風。……我自覺到,我所理解的佛法,所授與人的,不一定就夠圓滿」。

    「大家在初學期間,應當從博學中,求得廣泛的了解,然後再隨各人的根性好樂,選擇一門深入,這無論是中觀、唯識,或天台、賢首,都好」。

    「對於整個佛法,有了廣泛的認識,然後依著本人(各人自己)的思想見解,認為那宗的教理究竟了義,或者更能適應現代思潮,引導世道人心(向上),那末儘可隨意去研究,去弘揚。祇要真切明了,不作門戶之見而抹煞其他,因為這等於破壞完整的佛法,廢棄無邊的佛法」。(《華雨集第五冊》p.281 ~ p.282)

 

在這一期中,唯一寫作而流通頗廣的,是『成佛之道』。這是依虛大師所說──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的次第與意趣而編寫的。先寫偈頌為聽眾講說,再寫偈頌的解說。其中,貫通性空唯名、虛妄唯識、真常唯心──大乘三系部分是依『解深密經』及『楞伽經』所說的。不是自己的意見,但似乎沒有人這樣說過,所以可說是我對大乘三系的融貫(《華雨集第五冊》p.22 ~ p.23)

 

我從佛法的探究中,發見大乘思想有三大系,稱之為「性空唯名」、「虛妄唯識」、「真常唯心」(其實古代就有此三系說的,只是名稱不同)。內學院否定真常唯心為佛法正統,我卻肯認為是的我雖對性空有廣泛的同情,贊同「性空見」,然在佛法的流行中,覺得世諦流布的三大系,對佛法是互有利弊的(見『空有之間』)。所以我說大乘三系,雖贊揚性空,但只是辨了義與不了義(不了義,只是不究竟,不是全部要不得的),而且予以貫攝如『成佛之道』說

「諸法從緣起,緣起無性空;空故從緣起,一切法成立。現空中道義,如上之所說」──性空唯名,依般若經及龍樹論。

「一切法無性,善入者能入;或五事不具,佛復解深密。或是無自性,或是自相有。緣起自相有,即虛妄分別,依識立緣起,因果善成立。心外法非有,心識理非無,達無境唯識,能入於真實」──虛妄唯識,依解深密經,彌勒、無著諸論。

 

「或以生滅法,縛脫難可立,畏於無我句,佛又方便攝。甚深如來藏,是善不善因,無始習所熏,名為阿賴耶,由此有生死,及涅槃證得。佛說法空性,以為如來藏,真如無差別,勿濫外道見」──真常唯心,依楞伽經等。

「方便轉轉勝,法空性無二,智者善貫攝,一道一清淨」。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answer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