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批判佛教」不是佛教

「批判佛教」不是佛教

日本「批判佛教」曾在國際學界掀起熱潮,這思潮雖未必擴大,卻也未見消退,如大陸學界近來仍有專門研究出版。[1]而印順佛學觀點常被視為與「批判佛教」相近,皆代表「反傳統」之佛學路數,[2]然反省、反思傳統佛學未必即等同於反對、反駁傳統佛學,也因此印順不會接受松本史朗之「如來藏思想不是佛教」等論斷。

換言之,在印順觀點下,如果「如來藏思想不是佛教」成立,則「批判佛教」不是佛教亦很可能成立,因為否定如來藏思想不是佛教,其本身亦不是佛教,未必真切掌握佛陀教法旨趣,也就是說把如來藏思想全然排除在外,將嚴重違背佛法精神,一如印順不同意王恩洋視如來藏暨真常唯心思想為「入篡正統」。

印順佛學與「批判佛教」不同,在於印順不只是「修剪菩提樹」(pruning the Bodhi tree),而且還「灌溉菩提樹」。「修剪菩提樹」是為了知道佛法的「根」與「本」,而「灌溉菩提樹」則是為了讓正覺法音綿延開展,使更多苦難眾生得到庇蔭;而印順學之修剪了菩提樹,同時也灌溉了菩提樹,應值得國際學界參考與借鏡。印順思想研究者如何在「後印順」時代,析論其見解之得失,亦值得進一步展開。

總之,印順與「批判佛教」袴谷憲昭、松本史朗等學者之觀點顯然不同,而且不只是不同,更還是不認同(不只「別異」更是「反異」)。一如印順所強調的:「佛教聖典,不應該有真偽問題,而只是了義不了義,方便與真實的問題。」[3]對於日本「批判佛教」(及中國支那內學院)以「真偽」或「是不是」進行判教之可能錯謬,應值得從印順觀點作進一步探討,以對「批判佛教」之討論提供一漢地學者的觀點。


[1] 「批判佛教」過去台灣學界釋恆清、林鎮國、吳汝鈞、呂凱文等人皆作過一定研究,近來大陸亦有相關研究成果,如唐忠毛《佛教本覺思想論爭的現代性考察》,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張文良《「批判佛教」的批判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劉正平《如來藏與本覺思想比較研究》,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15。

[2] 如藍吉富把印順和支那內學院歐陽漸、呂澂等人皆歸為「反傳統」,亦曾把印順和「批判佛教」學者相提並論。此兩者可分見氏著<現代中國佛教的反傳統傾向>(收於《二十世紀的中日佛教》)及<台灣佛教思想史上的後印順時代>(收於《聽雨僧廬佛學雜集》)。

[3] 《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 Y 35p. a3 &pp. 878~879佛法流傳不應全然以真偽、是不是作判斷,印順在<大乘是佛說論>亦言:「歷史需要考真偽,但這與古董的鑑別不同,特別是因為佛法是無限錯綜、複雜的大流行。就是偽作(其實多是時代意識從無意識中形成的),其中並非沒有思想上的淵源,有他的時代背景,也就是某一時代一部分人思潮的敘述。所以,並不能就此斷定他的是不是。」《以佛法研究佛法》(Y 16p174~175)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