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既新詮又誤讀

既新詮又誤讀
天台智者大師對龍樹思想有所承傳、亦有所開創;如先前文章所言,在開創上既可以言「新詮」,也可以說「誤讀」。當從「新詮」的角度量度之,他是了不起的宗教天才、佛學大師,但若從「誤讀」的觀點衡定之,他誤解乃至曲解龍樹原意似乎是難以接受的。
 
究竟是「新詮」或「誤讀」,未必有一致判定,而可說兩者兼而有之。例如印順法師在評量智者大師獨創的「一心三觀」時,曾給予嚴格的評論,表示天台智者依據龍樹《中論》偈頌:「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發揮他的「一心三觀」、「圓融三諦」,這在中觀家看來既是「違明文」、同時也「違頌義」,印順法師用「斷章取義」、「附會穿鑿」,乃至於「欺盡天下人」等字眼(《中觀論頌講記》p466),來回應智者大師的「誤讀」。
 
然而,印順法師也曾指出,智者大師的佛學體系建構始終是「活潑的應用」,以客觀研究的眼光來看雖不理想,但仍是「無比的偉大」,顯示「中國佛學完滿的典型」,乃是以修證經驗來貫通經論教理,屬於「教觀雙美」的乙型佛學(經驗與知識綜合),相對於「學匠」更像是「哲學家」,一如相對於「畫匠」更像是「畫家」;印順法師推崇這樣的佛學是藝術化的,使人啟發、使人感動、使人忘我。(《無諍之辯》p211~212)
 
可知,智者大師對龍樹思想既有承傳又有創新,「新詮」的同時亦也是一種「誤讀」。不只天台宗對中觀學如此,整個中國佛學對印度佛學的承傳與創新亦然;其間可說有利有弊、利弊互見,就看我們從何種立場去評斷之。

回應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CAPTCHA
這個問題是要驗證您並不是自動化程式,以防止本站被貼入大量廣告。
圖片的 CAPTCHA
請輸入圖片上的文字。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