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洗臉礙鼻」?!

「洗臉礙鼻」?!
印順導師晚年得到諸多肯定,如有「玄奘以來第一人」的稱譽;及至圓寂時,聖嚴長老曾以「人間佛教之父」推崇之。

 
對此,星雲大師頗不以為然,認為「玄奘以來第一人」此語抹煞了一千多年來佛教中有成就的人;至於「人間佛教之父」,主張「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的六祖惠能大師豈不成了「人間佛教之徒」?事實上,佛陀才是真正的「人間佛教之父」,印老對此也會深表同感。如此,「洗臉不要礙著鼻子」,不能因讚美今人卻貶損了古人。(星雲《值得尊崇的當代佛學泰斗——永懷印順導師》,《普門學報》第30期,2005年11月。)
 
星雲大師一番話,若理性地想並沒有錯;然而話要聽語意,尤其在宗教信仰領域中,不是純然以理來解之,而是以情來感之,尤其當緬懷一個人的貢獻,諸多情感的渲染抒發並不難理解。
 
我曾經寫文章,把印順導師和聖嚴長老的思想相提並論,藉印順觀點來研究聖嚴思想,顯發聖嚴的特有見解。對此傳道法師大不以為然,認為這是我的一種「退步」,亦有洗臉礙著鼻子之失,推崇聖嚴的同時無意間降格了印順。(可見<敬悼傳道法師>一文)
 
事實上,聖嚴的佛法理解不出印順觀點,可說是在印順思想啟發下所提出的洞見;所以雖說是洞見、創見,但也未必有很大的新意。如此,我珍惜聖嚴思想的同時,實則更推崇印順佛學,而印順之值得崇敬,連聖嚴本人亦如是認定;印象中聖嚴曾表示,千年後大家仍會記得印順卻未必記得他,他是佛教史上公認的卓越思想家(至少在漢傳佛教中是如此);至於聖嚴的歷史定位仍有待於「中華禪法鼓宗」承先啟後之未來開展如何。
 
然而聖嚴本身也有巨大貢獻,如他試著連結印、中兩種佛學系統,或者以印順佛學為參照接通漢傳及印度佛教,試圖「去蕪存菁」、「繼往開新」,為佛教的現代化作出努力。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佛門亦代有大師出;雖然門徒之間各擁其主,但卻又展現出五彩繽紛的彩虹佛教。因此,如何以欣賞和感恩的角度來看待不同大師的不同風貌及貢獻,進而宏觀全局、掌握整體,才不會顧此失彼,有著「洗臉礙鼻」的扞格之感。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