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唯此一事

唯此一事
這次去寧波開會,會後獲贈一幅諦閑大師「唯此一事」的書法;雖然字未必寫得絕佳,但卻是一代高僧、名僧所書,更重要的是字裡頭的含意令人印象深刻。

 
「唯此一事」若用在信仰上,乃要精勤於佛法修學,或修解脫道、或學菩薩行。但「唯此一事」也可應用在人生各面向上,找到目標方向,專心一致心無旁騖,不願乎其外。
 
一如尼采所說「知道為何,就可以承受任何」(He who has a why to live can bear with almost any how),當人生目標明確,念茲在茲於此,其它的一切都變得不重要。包括在男女感情上亦復如此,唯此一人,不作她/他想。(記得當初結婚時,有長輩分享結婚心得,告訴我婚後在異性關係上就此一人,別作其他非份之想;此話言猶在耳,或也相契於「唯此一事」的精神。)
 
人一旦集中精神,貫注心力於一點上,其它的都是枝節末梢,微不足道,不知不覺排除了「不必要」的煩惱。相對的,人之所以有煩惱,或者懊悔擔憂不斷,就是找不到這「一事」為何,也因此生命沒有重心,生活沒有目的,人生沒有願景,猶如船隻在茫茫大海中隨風浪飄盪。
 
〈普賢菩薩警眾偈〉云:「大眾當勤精進,如救頭然,但念無常,慎勿放逸。」人的煩惱如火燒,此時此刻「唯此一事」,就只是為了滅火救命。同樣的,念及生命無常,找到信仰依止處時,人生的真愛與最愛,就要一心一意、全心全意來珍存之。以此心態過活,人生當可踏實又快活。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