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為最重」

《阿含經》說「意業為最重」,一切大小乘經論皆共同接受身口意三業中「意業最重」、「意業為重」[1]。

「意業為(最)重」可說有兩個前提:第一是就身口意三者之相對比較而言,第二是就行為的道德性(「業」)之脈絡來談;告訴我們道德首重於一個人內在的良心善意。

然道德仍是世間法,僅以之為修道的初始基礎。倘若撇開道德的脈絡及身口意對比的前提,我們猶然可以說「意為最重」(而不只是「意業為重」),此相當於佛法所說的「心為法本」、「一切唯心造」等內涵,所謂「自淨其意」也揭示出「心意識」在佛法中的關鍵地位。

「自淨其意」亦即是「修心」,「修心」雖為「修定」但卻不應只是「­修定」,而當及至於「修慧」[2];不只是「住心看淨」而更應「知心如幻」、「觀心無常」。

總之,「意為最重」指在說明「心意識」是修學佛法的樞紐,既涉及定學也關乎慧學,止觀修行要領總攝在看似簡易的「心意識」概念中。

[1] 可參拙文〈佛教「意業為重」之分析與探究〉,《臺大文史哲學報》第八十期。
[2] 可參拙文〈印順法師「修心」就是「修定」一說之分析、詮解與反思〉《臺大中文學報》第四十六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