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

姓名或匿稱: 
潘東生

三智何屬、如何定義、彼此關係為何

回應

一、「三智: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乃是大乘經論對於「聲聞(及緣覺)、菩薩、佛」三乘聖者智慧差別之分類,如《摩訶般若波羅蜜經》所示: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21〈三慧品70〉:

須菩提言:「佛說一切智、說道種智、說一切種智,是三種智有何差別?」

佛告須菩提:「薩婆若是一切聲聞、辟支佛智;道種智是菩薩摩訶薩智;一切種智是諸佛智。」(CBETA, T08, no. 223, p. 375, b23-27)

導師於《華雨集》的解說:

「〈三慧品〉的三智是:「薩婆若(一切智)是一切聲聞,辟支佛智;道種智是菩薩摩訶薩智,一切種智是諸佛智」。這是將二乘、菩薩、佛的智慧,約義淺深而給以不同的名稱。」(《華雨集》第五冊,pp.113-114)

 

二、在印度佛教思想史上,可以從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及大乘佛教中探討「三智」思想發展之脈絡及相關性

(一)原始阿含聖典中的「一切智」意指釋尊的無上智慧(無人能及)

《雜阿含1207經》:

「若生釋種家,稟無比大師,能伏諸魔怨,不為彼所伏。

清淨一切脫,道眼普觀察,一切智悉知,最勝離諸漏。

彼則我大師,我唯樂彼法,我入彼法已,得遠離寂滅。」

 

《中阿含62經》卷11〈王相應品6〉:「世尊告曰:『如是。迦葉!如是。迦葉!我有一切智,汝無一切智。』」(CBETA, T01, no. 26, p. 498, a1-2)

 

(二)部派佛教「說一切有部」《大毘婆沙論》的正義也是以「一切智」為佛智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5:「名有邊際,唯佛能知,餘無知者。以佛能知名邊際,故名一切智。有說:佛及獨覺知名邊際,餘不能知。有說:佛及獨覺、到彼岸聲聞知名邊際,餘不能知。評曰:初說為善,唯佛能知名之邊際,餘皆無有一切智故。」(CBETA, T27, no. 1545, p. 74, a4-9)

印順導師於《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提出以下之論述:

「一切智」(sarvajñā),是部派佛教固有的術語,孳生流演而分為四名:「一切智」,「一切相智」(sarvākārajñatā),「一切種智」(sarvathājñāna),「一切智智」(sarvajñāna),這四名可說是同一內容。這是聖者的究竟智;《大毘婆沙論》的正義,是佛智。」(《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p.564)

 

(三)《大毘婆沙論》另在討論《阿含經》經文(可能是《雜阿含319經》及《長阿含18經》/《自歡喜經》)有關「舍利弗對於十二處的自相無法如實一一證知」時,提出了佛不共二乘之「一切種智」:佛「具有一切智及一切種智」;舍利弗「唯具一切智而無一切種智」: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74:「問:佛舍利子於十二處俱能一一無倒證知,佛、舍利子有何差別?答:佛能於此十二處法一一證知自相、共相;尊者舍利子於此十二處法唯能一一證知共相,於彼自相未能一一如實證知,謂有無量諸處差別皆攝入此十二處中,而舍利子須他顯示乃能知故。復次,尊者舍利子於十二處一一證知由他教引;佛於十二處一一證知皆能自覺,不由他教。復次,佛於十二處具一切智、一切種智;尊者舍利子於十二處唯有一切智,無一切種智。」(CBETA, T27, no. 1545, p. 382, c22-p. 383, a4)

 

(四)後來的大乘佛教經論才出現了部派佛教所沒有的菩薩「道種智」

導師於《華雨集》及《學佛三要》分別解說了菩薩的「道智」及「道種智」:

道智是菩薩智,「道是行相」,也就是修行的道。佛已修行圓滿,更無可修,所以不名道智,名為一切智與一切種智。二乘中,阿羅漢與辟支佛,也是「所作已辦」,與佛同樣的稱為「無學」,所以二乘不名為道智。本來,二乘的因行,也是可以名為道的,但比佛的因行──菩薩遍學一切道來說,微不足道,所以不名為道智,而道智與道種智,成為菩薩智的專稱。(《華雨集第五冊》p.113)

    大乘法中常說到的二種──事理智慧,異名極多。一般所熟悉的,如《般若經》裡的「般若」(慧)、「漚和」(方便);《維摩詰經》即譯作慧、方便。般若與漚和──慧與方便,二者須相互依成,相互攝導,才能發揮離縛解脫的殊勝妙用,所以《維摩詰經》說:「慧無方便縛,方便無慧縛;慧有方便脫,方便有慧脫」。這二種智慧,《般若經》又稱為「道智」、「道種智」唯識家每稱為根本智、後得智。也有稱為「慧」與「智」的;有稱實智、權智的;或如理智、如量智的。這些分類,在大乘菩薩學中,非常重要。諸法究竟實相,本來平等,無二無別,不可安立,不可思議,但依眾生從修學到證入的過程說,其所觀所通達的法,總是分為二:一是如所有性,二是盡所有性。如所有性是一切諸法平等普遍的空性,或稱寂滅性、不生不滅性;盡所有性即盡法界一切緣起因果、依正事相的無限差別性。由此說菩薩的智慧,便有般若(慧)與漚和(方便)之二種。菩薩所具有的二智,如約理事真俗說,如上所說,一證真如法性,一照萬法現象。如約自他覺證說,一是自證空性,一是方便化他。這都是大乘智慧的二面勝用。然在絕待法性中,法唯是不二真法,或稱一真法界,本無真俗理事的隔別相;因之,智慧也唯有一般若,方便或後得智,都不過是般若後起的善巧妙用。所以羅什法師譬喻說,般若好像真金,方便則如真金作成的莊嚴器具,二者是不二而二的。修學佛法,一到功行成就,即先得般若根本智,證畢竟空性;再起漚和後得智,通達緣起,嚴淨佛土,成就有情。此後,真智與俗智,漸次轉進漸合,到得真俗圓融,二智並觀,即是佛法最究竟圓滿的中道智。(《學佛三要》,pp.171 -173)

 

三、導師依據《大智度論》〈三慧品〉對於「三智」的綜合解說

《般若經》中又分為:「一切智」、「道種智」、「一切智智(即「一切種智」:這種序列,是說明了聲聞、菩薩、佛三乘聖者智慧的差別。聲聞、緣覺二乘人,原也具有通達理性與事相的二方面,稱為總相智、別相智。但因厭離心切,偏重於能達普遍法性的總相智,故以一切智為名。大乘菩薩亦具二智,即道智,道種智,但他著重在從真出俗,一面觀空無我等,與常遍法性相應,一面以種種法門通達種種事相。菩薩度生的悲心深厚,所以他是遍學一切法門的,所謂法門無量誓願學。真正的修菩薩行,必然著重廣大的觀智,所以以道種智為名。大覺佛陀,也可分為二智,一切智,一切種(智)智。依無量觀門,究竟通達諸法性相,因果緣起無限差別,能夠不加功用而即真而俗,即俗而真,真俗無礙,智慧最極圓滿,故獨稱一切智智。由這般若經的三類分別,便可見及三乘智慧的不同特性。(《學佛三要》,pp.170-171)

 

四、導師依據《金剛經》之「五眼」對於「三智」的對照解說

通達空無我性,是慧眼;了知俗諦萬有,是法眼;見佛所見的不共境,即佛眼。又,佛有肉眼、天眼,實非人天的眼根可比。後三者,又約自證說,無所見而無所不見,是慧眼;約化他說,即法眼;權實無礙為佛眼。如約三智說:一切智即慧眼,道種智即法眼,一切種智即佛眼。(《般若經講記》p.115)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