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佛法研究佛法」中提到「但過分傾向一切法的分別,不免忽略了佛所『自說』的.....」是否應為『自證的』?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導師在「以佛法研究佛法」129頁中提到「但過分傾向一切法的分別,不免忽略了佛所『自說』的,以聖道為中心的現證 法。(初期)大乘法的興起,就是針對這種偏向,而以菩薩般若,如來知見為本 ,復活了佛陀時代,聖道實踐的正法。」,此『自說』二字,在我80年13版的版本是『自認』二字,前後細讀起來,似乎應該是『自證』方為正確?請示高見。

回應

筆者手邊61年5月重(初)版也是『自認』,而89年10月新版一刷則改為『自說』。經請問「正聞出版社」,實際情況為:「81年2月修訂一版(還是鉛字版印刷的)導師已經修訂改為『自說』,這版本是作為89年10月新版電腦化的依據版本。」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