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作他覺」是何所指?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請問導師在成佛之道217頁引雜阿含經說『自作自覺(受),則墮常見;他作他覺,則墮斷見。義說法說,離此二邊,處於中道而說法,所謂此有故彼有……』,所謂「自作自覺」,是指A作A受,一直是A,所以是常見。「他作他覺」,是指B作C受,非由B受,所以落於斷見乎?

 

回應

文亮學友的看法,大體上是可以的,筆者略為補充一些經論內容及導師之開示:

一、有關「業報」的思想並非世尊所創,在古印度婆羅門傳統《梵書》時代已有此思想,如《印度哲學宗教史》所說:

「要之,輪迴思想當《梵書》時代,大體基礎已固,至《奧義書》而骨幹已立,終至學派時代而完成云。」(《印度哲學宗教史》,P.223 )

二、印度之佛教,雖然根源於釋尊自證無上菩提之創見,但卻不能自外於古印度宗教哲學之社會人文背景。所以導師有如下之提示:

(一)佛教乃內本釋尊之特見,外冶印度文明而創立者,與印度固有之文明,關涉頗深。故欲為印度佛教流變之鳥瞰,應一審佛教以前印度文明之梗概。 (《印度之佛教》,p.1)

 

(二)佛法與古代印度文化有重要的關係,必須了解這點,才能不受他的拘束,不以適應印度古代文明的契機法,誤解為十方三世常住的真理。(《佛在人間》,p.44)

 

三、導師以上提示,以《雜阿含300經》為例,可以更清晰的得到明證:

時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與世尊面相慶慰,慶慰已,退坐一面。白佛言;「云何瞿曇!為自作自覺耶」?佛告婆羅門:「我說(此是無記),自作自覺此是無記」。「云何瞿曇!他作他覺耶」?佛告婆羅門:「他作他覺,此是無記」。婆羅門白佛:「云何我問自作自覺說言無記,他作他覺說言無記,此義云何」?佛告婆羅門:「自作自覺,則墮常見;他作他覺,則墮斷見。義說、法說,離此二邊,處於中道而說法,所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緣無明行乃至純大苦聚集。無明滅則行滅,乃至純大苦聚滅」。(《雜阿含300經》)

導師以印度古文明的背景論示《雜阿含300經》,指出「釋尊揭示『中道』,對時代的一切,是攝取精英而吐棄糟粕。對西方傳統的婆羅門教,幾乎全部的否定。」(《印度佛教思想史》p.19) :

印度舊有的「業」說,無論為傳統的一元論,新起的二元論,總是與「我」相結合的。或以業為自我所幻現的──自作,或以業為我以外的動作──他作,都相信由於業而創闢一新的環境──身心、世界,「我」即幽囚於其中。釋尊的正覺,即根本否定此我,所以非自作,非他作,即依中道的緣起,說明此生死的流轉。如《雜含》(卷一二‧三○○經)說:「自作自覺(受),則墮常見;他作他覺,則墮斷見。義說法說,離此二邊,處於中道而說法,所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等。(《佛法概論》p.92)

 

四、以下為《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對於《雜阿含300經》的解說,其中有關「他作他覺」部分,該論所示,世尊的開示為「彼諸外道執有實我,名自在天等,彼能作,我受果,佛說無我,故不應答」。釋尊批判,這是印度婆羅門外道「自在天」的邪見思想:「他作(指自在天彼能作),他覺(我受果)」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5:「復有外道,來詣佛所白佛言:「喬答摩!自作自受耶?」世尊告曰:「此不應記。」問:何故世尊不答此問?答:彼諸外道執有實我自作自受,佛說無我,故不應答,義如前說。彼復問言:「他作他受耶?」世尊告曰:「此不應記。」問:何故世尊不答此問?答:彼諸外道執有實我,名自在天等,彼能作,我受果,佛說無我,故不應答,義如前說。彼復問言:「自、他作自受耶?」世尊告曰:「此不應記。」問:何故世尊不答此問?答:彼諸外道執有實我,名為自、他,佛說無我,故不應答,義如前說。彼復問言:「非自、他作,無因而生,無作、無受耶?」世尊告曰:「此不應記。」問:何故世尊不答此問?答:世尊常說果從因生,自作自受,故不應答。問:何故於彼外道諸問,應捨置耶?答:彼問不引義利,不引善法,不順梵行,不發覺慧,不得涅槃,是故彼問皆應捨置。問:前三有答,可名為記,第四無答,云何名記?答:佛雖告言此不應記,而實已與答,理相應。是根本答,故亦名記。令彼問者得正解故,或有默然於理得勝,況酬彼問而非記耶?」(CBETA, T27, no. 1545, p. 76, b24-c16)

 

五、至於《瑜伽師地論》〈攝事分〉對於《雜阿含300經》的解說則為:

「自作」:

《瑜伽師地論》卷93:「復次、由二因緣,自作苦樂,不可施設,不可記別如是他作,俱作,俱非所作無因而生,當知亦爾云何為二?一者、諸行如前所說無作用故二者、有餘作者有情不可得故。此中諸行無作用故,此受、此領,自作苦樂,不應道理。又彼有餘作者有情不可得故,餘受、餘領不應道理。受所渴愛,攝受他受,亦不應理。有諸緣故,諸受得生,故無因生亦不應理。是故遠離前之三種惡因論邊,後之一種無因論邊,覺了如前中道行教,勤修正行,能盡眾苦。」(《雜阿含經論會編(中)》,p.44)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