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起是所作,同時緣起也是「作法」?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導師說「自性有即自有的,自成的,自己規定著自己的,這如何可說是作法?緣起是所作的,待它的;自性是非作的,不待它的。二者是徹底相反的,說自性有而又說緣起,可說根本不通。

佛說無常,即顯示緣起是作法,否定了自性的非作性;凡是緣起即是和合的,如補特伽羅是依待五蘊等而假立的,所以佛說諸法無我,即否定了自性的不待它性。無常無我的緣起論,即說明了諸法的無自性。」(《中觀今論》,pp.68-69)

所以如下的分析是否正確?

自性

非作

非所作

不待他

不變、獨一

緣起

所作

待他

無常、無我

 

自性有

即自有的,自成的,自己規定著自己的

是非作的

 

不待它

緣起

無常

所作的

待它的、無我

 

佛說無常

顯示緣起是作法

否定了自性的非作性

 

 

佛說諸法無我

緣起即是和合的

否定了自性不待它性

如補特伽羅是依待五蘊等而假立的

 

 

「自性」非作,也非所作;而緣起是所作,同時緣起也是「作法」?

又,原來「廣」是說三印;「略」是說一實相印。十分感謝,豁然開朗,歡喜踴躍。

 

回應

圖表已將導師所示內容寫入,若另將導師《中觀今論》本節結尾這段論示(如下)納入更好!

自性的含義中,不待它的自成性,是從橫的(空間化)方面說明;非作的不變性,是從縱的(時間化)方面說明;而實在性,即豎入(直觀)法體的說明。而佛法的緣起觀,是與這自性執完全相反。所以,自性即非緣起,緣起即無自性,二者不能並存,《中論》曾反覆的說到。(《中觀今論》p.70)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