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中觀者是否認為「無分極微色、無分剎那心」是如龜毛兔角般的都無?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導師在著作中提到

「凡不以一切空為究竟,不了一切是相待依存的,他必要成立空間上的無分極微色時間上的無分剎那心。實有論者的根本思想,永遠是依實立假。他們的實有,終究不出斷、常、一、異的過失。」(《中觀論頌講記》,p.457)

「因為一有自性妄見,如運動上的去來,在空間上將空間推析為一點一點的極微點,即不能成立動的去來相。在時間上分析至最短的剎那點,前剎那不是後一剎那,前後各住自性,也無從建立運動。空間的無方極微,時間上的無分剎那,都不過自性妄見的產物。」(《中觀今論》,pp.133-134)

空宗不許無分的剎那心,在貫徹過未的現在相續中,觀待假名才能說即生即滅。」(《中觀論頌講記》,pp.145-146)

「空宗說自性我法都無,幻現我法皆有,這僅是單複的說明不同。」(《中觀今論》,p.245)

 

回應

一、請先參閱導師另一處的詳細解說「無分極微色、無分剎那心」:

 

法相的探究,不論是物質現象,或精神現象,如一一分析下去,就要分析到一種「單一性」(性質上已無可再分)的地步。在學派中,在物質現象上有「極微」的思想,極微是極小極小的「物質點」,到此已不能再分。如果仍可分的話,那還是假合的(和合相)。分到不能再分的最後點,恰如我們中國所說,「其小無內」。心理作用亦復如此。人類心理作用(活動)是很複雜的,但經過佛法的自相的探索,逐漸的分別出來:以有識故,於是有觸,有受,有想,有思,有作意……種種的心所相應生起。受、想、作意……,都有特殊的作用。以一般所稱的心理作用來說,裡面包含著多種成分,所以也還是假合的。在探究自相中,不論是物理、心理、生理(眼、耳、鼻、舌、身),均可分析到最極微細──單一性而不可再分的單位。不可再分析的單位,這一一法的自相──自性,都有時間相。其實時間不是實在的,是依物質與精神的活動而成立的。一一法在時間上,也分析到最短最短的時間單位,稱為「剎那」。我們平時所稱的「一念」,在時間上就是最短的。法相探究到此,就接觸到「三世有」與「現在有」了。如有人現在生起一念心──生起一念貪心,在貪心未生之前是怎麼樣的?在未生前有沒有這一貪心呢?生起之後,此一剎那貪心已成過去(剎那滅),過去了還有沒有呢?此法在未生前有沒有呢?如果沒有,那又怎麼能生起呢?剎那滅了以後,難道什麼都沒有了嗎?如此探究,這問題就進入了哲學上的思考。(《華雨集第四冊》,pp.251-252)

 

在時間觀念的不同下,有上述兩大派別。起初,三世有與現在派,都有一共同的觀念,即法是有時間相的,而時間有過去、現在、未來;時間是最短的剎那、剎那的累積而成為漫長的時間。時間,雖不能拿什麼來分割,但可以從觀察而把時間分析到剎那。既是一剎那、一剎那的累積,則前剎那不是後剎那,後剎那也不是前剎那。從這觀點來看,如小乘所說「極微」──空間的物質點,沒有方──沒有方位的「此」彼,也沒有分,就是不可再分割的,稱為「無方極微」。時間的剎那,分析到時間點,又不可再分彼此,所以稱為「無分剎那」。大乘唯識家,破斥了「無方極微」,唯對於「剎那」,則承認「無分剎那」,剎那是時間上最短的,那一剎那就是「現在」。但另有學派,如中觀家的看法,認為剎那祇是一種假定時間,實際上,時間一定有前後的,沒有前後的「當下」──現在,也就不成其為時間。所以,過去與未來,是依現在而假立的;現在也是不離前後──過去未來而假立的。唯識家說:「現在幻有」(過去未來是假),中觀家說「三世如幻」,這是三世有與現在有的大乘說。依此來說明一切法,當然不會相同了。探究法相,主要就是「現在有」與「三世有」的兩大派。法相歸宗唯識,是在現在有的基礎上,而成立的嚴密精深的理論。小乘的「三世有」的法相,不是唯識;大乘三世幻有的中觀家,法相也不會歸宗唯識的。(《華雨集第四冊》,p.257)

 

二、如導師以上所示,只要是「無分」(獨存單一性、非緣生性),那麼(緣起)「存在(有)」的一切法,不論是「色法」(物質)、「心法」(精神),就無法在「時、空」中運動(動)。如此,佛法所說的「一切行無常」就無法成立。中觀的八不,導師以「有、時、空、動」論述,同時也就評破了「無分」的「自性見」,它只是「戲論」而已!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