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印順說"觀音是水神,阿彌陀佛來自婆羅門教思想"有何事實依據?

姓名或匿稱: 
cch
想請問貴院對此2影片看法為何? 
講者資料根據影片下方留言: 達摩悟陀 Dhammavuddho Thero 是馬來西亞華裔。1983年,他於佛教北傳派系出家。3年後,他於泰國持受佛教南傳派系戒
其引述印順的著作,但查其文章並無提及"太陽神",貴院是否應該公開表達看法。還有請問阿彌陀佛跟太陽之關係的原始引用來源或根據在哪裡?有無"淨土與禪"所引用原始文獻可考證?
抑或只是印順個人主觀臆測而無客觀事實依據
1. 阿弥陀佛的真相 ~ 波斯太阳神弥陀 www.youtube.com/watch?v=FD_FuedisvM
2. 大乘与观音信仰的由来  www.youtube.com/watch?v=9Yd4R8ugomA  
 
1."阿彌陀佛與太陽是有關係的。印度的婆羅門教,有以太陽為崇拜對象的。佛法雖本無此說,然在大乘普應眾機的過程中,太陽崇拜的思想,也就方便的含攝到阿彌陀中。"
"這實在就是太陽崇拜的淨化,攝取太陽崇拜的思想,於一切--無量佛中;引出無量光的佛名。」《淨土與禪》22頁"
經察印順並無直指阿彌陀佛是太陽神,而是指毗盧遮那佛是太陽神。
 
2. 觀世音菩薩是外道神,後來我才知道影片中指觀音是水神之來源(影片中我記得沒說明來源)是引用自印順<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
"觀世音(Avalokiteśvara),或譯為觀自在,是以大悲救濟苦難著名的菩薩。觀世音的來源,或以為基於波斯的女性水神 Anāhitā;或以為是希臘的阿波羅(Apollōn)神,與印度溼婆(自在 Īśvara)神的混合。然從佛教的立場來說,這不外乎釋尊大悲救世的世俗適應"
1. 所以想請問那些相信印順此觀點者或學小乘南傳者,我是不是可以問他們及貴單位:
"印度教多數教派認為佛陀是毗濕奴十個化身中的第九個化身"
引自維基:釋迦牟尼條目
是不是也要相信或接受此觀點?
印順應該是那種相信狹義"大乘非佛說",而擴大解釋何謂"佛說",即所謂"廣義大乘是佛說",造成近來
i. 常被小乘南傳者拿來引用之來攻擊大乘,有此詆毀大乘謗佛之說,
ii. 盡棄昔大乘所學 而學南傳聲聞乘 甚者直接在網路大肆攻擊 大乘非佛說
卻不見貴單位有何為大乘挺身捍衛正法之舉,我之前已私訊貴院小編,除了回覆:
您好,可詳讀《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第八章,亦歡迎參閱「福嚴慧日影音中心」對該篇章的講說:https://video.lwdh.org.tw/html/cqdsfj/cqdsfj06.html
但對我的問題置之不理 
2.竊以為印順的說法只是單方面的說法,並無任何確切證據佐證,而且書中用了"可能" & "不無跟太陽神話有關" 各種揣測之詞,雖然其它幾處直接用肯定語氣。實在令人難以置信,至少對淨土宗學人而言。
所以想請問貴單位或信眾意見
 
 

回應

一、由於您所提出的問題與印順導師著作有關,為避免失焦,我們將之移到「導師著作答客問」版來討論。

 

二、佛法的探討,宜本於「如實求真,法義饒益」之原則切磋互利。任何影視或文字訊息,若能第一手「如實」引用資料,才能不預設立場理性的「無諍討論」,很可惜貼附之影片資訊不全,無法據實回應。

 

三、有關印順導師著作對於「阿彌陀佛與太陽神話之時地因緣」等相關論述,我們中心曾回應讀者之疑問。請參考:https://yinshun-edu.org.tw/zh-hant/node/22560

 

四、至於觀世音的來源,導師的看法為:

「佛的大悲,是六時——一切時中觀察世間眾生的:誰的善根成熟?誰遭到了苦難?於是用方便來救濟。「大悲觀世(間眾生)」的,是佛的不共功德。普入八眾,現身說法的,也是佛的甚希有法。所以大乘的觀世音菩薩,現身說法,大悲救苦,與佛完全相同。觀世音菩薩,是在佛教通俗化中,繼承釋尊大悲觀世的精神而成的。以釋迦族的故鄉——補怛洛迦為聖地,也許與淵源於釋尊救世說有關。」(《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pp.488-489)

 

五、此外,筆者引用導師晚年於「/華雨集第五冊/一、遊心法海六十年」對於大乘佛法之定論供參:

「 我在《印度之佛教》的〈自序〉中說:「立本於根本(即初期)佛教之淳樸,宏闡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化之機應慎),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庶足以復興佛教而暢佛之本懷也歟」!那時,我多讀「阿含」、「戒律」、「阿毘達磨」,不滿晚期之神秘欲樂,但立場是堅持大乘的(一直到現在,還是如此)。錫蘭等南方佛教,以為他們所傳的三藏,是王舍城結集的原本;以為大乘佛教,是印度教化的,非佛說的。這種意見,多少傳入當時的抗戰後方,而引起某些人的疑惑。我為續明他們,討論這個問題,後來題為〈大乘是佛說論〉(依現在看來,說得不太完善)。慧松法師留學錫蘭返國,法舫法師在錫蘭邊學邊教,都有以傳入錫蘭的為純正佛法,而輕視印度所有傳入中國佛教的傾向所以為慧松寫〈哌㗘文集序〉,表示我的意見;因法舫法師而寫〈與巴利文系學者論大乘〉我到臺灣來,有人說我反對大乘,那不是惡意,就是誤會了!」(《華雨集》第五冊,pp.17-18)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