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七 上帝與耶和華之間

七、上帝與耶和華之間

一 摩西傳揚的耶和華

  一、耶和華是誰:我讀『新舊約』時,最使我景仰與同情的,莫過於耶穌先生;使我感到震驚的,是耶和華上帝。耶穌先生的福音,是離不了耶和華上帝的,所以想信解這個宗教,對耶和華上帝,有認識一番的必要,否則便是迷信了。但這非從多方面去認識不可。現在,先寫下「耶和華與上帝之間」,向大家報告。

  猶太教、天主教、耶穌教、真耶穌教,誰也認為:上帝(神)就是耶和華,耶和華就是上帝。但我在『舊約』裡,得到了一個明確而不容懷疑的認識,那就是:上帝是以色列人舊有的信仰;耶和華(yahve )是摩西向以色列人新傳揚的 [P276] 救主。耶和華與上帝(或譯為「神」)合一,奠定了摩西時代的新宗教。雖這麼說,二位一體的新宗教,還是含有矛盾的成分,不免衝突。要到猶太與以色列同歸於盡,這才消泯了對立的形跡。

  從『創世記』看來,到以挪士時代,「纔求告耶和華的名」 (創四‧26);亞伯蘭也曾在伯特利築壇,「求告耶和華的名」(創十二.8 )。耶和華的名字,在『創世記』中,到處都是,好像早就是全世界,至少是以色列民眾所公認的了;但事實並不如此。摩西以前的事情,本沒有文字記錄,僅是一些口傳的民族故事,還有一些創造神話,洪水傳說。摩西(傳說是摩西,還待考究)摭拾這些傳說,編為『創世記』。所以『創世記』所說的耶和華,是後代的追記,而不是常時的實際情形;因為事實上,那時是不知道耶和華名字的。這點,『出埃及記』記得非常的明白:

   「摩西對神說:……他們若問我說:他叫甚麼名字,我要對他們說甚麼呢?……神又對摩西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 [P277] 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耶和華是我的名」。(出三‧13 15) 「法老說:耶和華是誰,使我聽他的話,容以色列人去呢?我不認識耶和華」。(出五‧2) 「神曉諭摩西說:我是耶和華。從前我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顯現為全能的神。至於我名耶和華,他們未嘗知道」。(出六‧3)

  從摩西的親身經歷,親自敘述來看,耶和華是誰也不知道的。一、摩西不知道向他顯現的神是誰。二、埃及的法老,也不知耶和華是誰。三、向亞伯拉罕等顯現的,被稱為「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而他的名字叫耶和華,竟然誰也不知道。根據這三條經文,特別是末後一條,證實了耶和華是以前所不知道的(創世紀的耶和華,是追記上去的),那就不能不說是摩西的新發現,新宣傳了!

  二、耶和華是何烈山的神:摩西以宗教來號召以色列人,來達成民族獨立的 [P278] 目的。所以摩西傳揚的神,當然要確指為祖宗所信仰的,也就是一向祝福與保護這一民族的。對以色列人來說,就是一再提到的:「你們祖宗的神,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了。然而,被指為祖宗的神而名叫耶和華的,卻是亞伯拉罕以來,從來不曾知道的,這是多麼離奇!摩西到底從什麼地方,發現這位素不相識的耶和華呢?查考起來,耶和華是何烈山的神。證據是:

  一、摩西首次見到耶和華的,是在何烈山。如說:「摩西領羊群往野外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裡火焰中,向他顯現」。(出三.1 2)

  二、耶和華向以色列大眾講話的,是在何烈山。耶和華早就對摩西說過:「將百姓從埃及領出來之後,你們必在這(何烈)山上事奉我」(出三‧12)。以色列人在神山事奉耶和華的經過,摩西在晚年重申誡命時,曾簡略說:

   「你在何烈山,站在耶和華你神面前的那日,耶和華對我說:你為我招聚百姓。……那時,你們近前來,站在山下。山上有火焰沖天,並有昏黑密 [P279] 雲幽暗。耶和華在火焰中,向你們說話」 。(申四.10 11 12) 「耶和華我們的神,在何烈山與我們立約。……耶和華在山上,從火中,面對面與你們說話。……這些話,是耶和華從山上、火中、雲中、幽暗中, 大聲曉諭全會眾的」。(申五‧2 4 22)

  三、摩西兩次上山去見耶和華,就是何烈山。如說:

   「你們在何烈山……我上了山,要領受兩塊石版,就是耶和華與你們立約的版。那時,我在山上四十晝夜」。(申九‧8 9) 「耶和華吩咐我說:你要鑿出兩塊石版,和先前一樣,上到我這裡來。… …我又像從前,在山上住了四十晝夜」。(申十‧l 10)

  據上面的引述,耶和華是何烈山的神,是很顯然的。這一直到以色列與猶太分立的時代,先知以利亞逃避耶洗別的迫害時,還說:「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王上十九‧8)。但有關耶和華與會眾立約的事,『出埃及記』作西乃山,如說:「耶和華要在眾百姓眼前,降臨在西乃山上」(出十九‧11)。摩西兩 [P280] 次上何烈山去,『出埃及記』也說是西乃山,如說:「耶和華的榮耀,停於西乃山。……摩西進入了雲中,上山,在山上四十晝夜」(出廿四‧16 18)。又說:「照耶和華所吩咐的,上西乃山去。……摩西在耶和華那裡,四十晝夜」(出卅四‧4 28)。那到底是何烈山,還是西乃山呢?我認為:『出埃及記』雖說是西乃山,但在摩西初見耶和華時,也說「神的山,就是何烈山」(出三‧1)。『申命記』雖一再說是何烈山,但也說「耶和華從西乃山而來」(申卅三‧2)。所以,何烈山與西乃山,應為同一地點的不同名稱。這可能是:一是希伯來語,一是當地人的方言。或者,西乃是這一帶山地的總稱,所以又說「西乃野」,或稱西乃半島;而何烈是摩西遇到耶和華,上山二次,與耶和華同住的地方。

  三、耶和華的原始面目:耶和華是何烈山的神,這是什麼意義?耶和華的神格,是怎樣的呢?一個人見到耶和華,那或是宗教經驗,或是神經失常,是不足為據的。摩西領導的以色列會眾,大家見到耶和華降臨,應該有事實根據,可據以想見當時耶和華的真相。耶和華降臨的情況,是這樣: [P281] 「我要在密雲中,臨到你那裡,叫百姓在我與你說話的時候,可以聽見」。(出十九‧9) 「在山上,有雷轟、閃電和密雲,並且角聲甚大。營中百姓,盡都發顫。 ……西乃山全山冒煙,因為耶和華在火中降於山上。山上的煙氣上騰,如燒窯一般;遍山大大的震動」。(出十九‧16 18) 「你們近前來,站在山下。山上有火焰沖天,並有昏黑密雲昏暗。耶和華從火焰中對你們說話」。(申四‧11)

  以色列全會眾,在西乃(何烈)山所見的,據跡象來判斷,那時的何烈山,還是偶爾會噴火的山。「火焰沖天」;「煙氣上騰,與燒窯一般」,正說明了噴火的情形。山頂突然冒煙(火),又逢到天氣的反常──暴風,疾雷,閃電,密雲,引起的震動,這種昏天黑地,驚天動地的大自然災變威力,能不顫慄嗎?不震驚於神的降臨嗎?雖然現代的知識進步了,也許耶和華的信仰者,遇到這一情勢,還有人會想到天地末日,主耶穌的乘雲而來了!從大自然災變的情況,而聯 [P282] 想為宇宙大威力者──耶和華,威靈顯赫的傳說,流行於西乃一帶的山野。稱何烈山為神的山,可見耶和華是一再這樣的在這裡顯現的。

  依自然災變而想像出來的大威力者──耶和華,當然是不可接近的(火山噴火時,暴風閃電時,你敢接近嗎?),如說:「不可闖到我面前觀看,恐怕有多人死亡」(出十九‧21)。「祭司和百姓,不可闖過來!上到我面前,恐怕我忽然出來,擊殺他們」(出十九‧24)。連耶和華的山,也不可隨便接近,如說:「不要近前來!要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出三‧5 )。「你們當謹慎!不可上山去,也不可摸山的邊界!凡摸這山的,必要治死他」(出十九‧12)。從自然災變的恐怖,而想像成的耶和華,是那樣的嚴厲,嚴厲到使人震驚。如摩西要去傳達耶和華的救恩,為了沒有受割禮,「耶和華遇見他,想要殺他」(出三‧24)。大祭司亞倫的兩個兒子(也是祭司),為了火的不潔,耶和華就把他燒滅了(利十‧2 )。摩西的姊姊,女先知米利暗,耶和華也罰他長了大痲瘋(民十二‧10)。作為親近耶和華的祭司們,還隨時有生命危險 [P283] ,何況眾人呢?這難怪以色列人對摩西說:「我們死啦!我們滅亡啦!凡挨近耶和華帳幕的,是必死的,我們都要死亡嗎」(民十七‧12)?不但如此,連耶和華的名字,也不能隨便說,如十誡中說:「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出二十 ‧7 )。這種看不得,接近不得,說也說不得的神,嚴厲到使人驚心動魄,在印度宗教中,也是有的。但那是毒龍、暴惡的夜叉、羅剎(都與暴風、冰雹、雷轟等有關);被看作惡性重大,瞋毒熾然。但在摩西所傳揚「實在是與摩西的個性有關)的宗教中,卻另有一番意境(在這點上,看出了東方宗教,與西方宗教的根本歧異)。他認為:耶和華是完全的聖潔;而人類是惡性重大,不聽教誡。耶和華的神聖,與罪惡不相容,所以在耶和華的神聖中,充滿了火樂氣味。耶和華「是忌邪的神」,是非分明。對人類的罪惡,看到了必給予懲罰,甚至於不惜毀滅一切。有時,也眼不見為淨,免得一時怒起而毀滅了(出卅三‧4)。以洪水來毀滅一切,只剩下挪亞一家(創七章)。對於一向祝福的以色列人,也曾想:「我要用瘟疫來擊殺他們,使他們不得承受那地,叫你(摩西)的後裔成為大國 [P284] 」(民十四‧2 )。這比起中共希望以核子戰爭,毀滅半數人類,從廢墟中再建人類文明的精神,還要徹底得多!如火山熄了,風朗氣清,那是耶和華離開了這裡。這樣,耶和華的慈愛何在?耶和華是聖潔,你在耶和華眼中,真是渾身罪惡,罪該萬死。而你竟然還在吃飯,穿衣,還在成家立業,還在掌握權力,這怎能不感謝耶和華的寬大容忍,無限慈愛!

  四、摩西新宗教的來源:以色列民族,當然一向有他自己的信仰,但僅有割禮的遺傳,別無顯著的,熱烈的宗教活動。摩西也是以色列入,那他怎會有獨到而熱烈的信心呢?這就不能不說是得力於長期的宗教環境的熏陶了。原來,摩西在少壯時代,為了「躲避(埃及)法老,逃往米甸地居住」(出二‧15)。到了米甸祭司那裡,「甘心和那人(祭司)共住;那人把他的女兒西坡拉,給摩西為妻」(出二‧21)。摩西回埃及,與法老交涉的時候,已八十歲了(出七‧17)。足見摩西在米甸的寄居生活,是一個相當長的時間。住在祭司的家裡,不問什麼宗教,都會引發一些宗教情緒,學到一些宗教禮儀。同時,他在岳父(祭司) [P285] 家裡,「牧養岳父葉忒羅的羊群。一日,領羊群外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出三‧1 )。米甸與何烈山相近;摩西的牧羊生活,經常往來於附近山野。對於耶和華的山,耶和華的神話而流傳於曠野的,摩西應該早就知道了。日常(牧羊)處身於充滿神秘可怖的山野,寄住於宗教生活的祭司家庭,育養起宗教的內在熱誠,自會突發宗教的經驗。如在何烈山,從荊棘的火焰中,聽到了耶和華的聲音。有了這種經驗,狂熱的耶和華信仰,在拯救以色列人的行動中,火一樣蔓延起來。

  摩西領導以色列人,到了西乃山時,「摩西的岳父,米甸祭司葉忒羅聽見」了(出十八‧1 )。「就帶著摩西的妻子,和兩個兒子,來到神的山,就是摩西在曠野安營的地方」(出十八‧5 )。葉忒羅稱讚「耶和華比萬神都大」,而且「把燔祭和平安祭獻給神」(出十八‧11 12)。這可見葉忒羅雖不一定信仰耶和華,但確是知道耶和華,他的燔祭與平安祭,也就是摩西教以色列人的主要祭禮。葉忒羅還向摩西建議,組織民眾,分層負責。據『民數記』(十)說:摩西非 [P286] 常希望岳父與他同行;雖在摩西離開西乃山野以前,就回本地本族去了。但對於摩西在西乃山野,完成的約法、約櫃、祭禮、祭司制度等,都可能有所貢獻。也就是提貢米甸的祭司制度,宗教儀式,讓摩西作參考。這些,雖似乎推論,但相信與事實不遠。

  

二 以色列舊有的上帝

  一、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的神:摩西將西乃曠野的耶和華,革新強化了以色列民族的宗教。但以色列人早就有自己的信仰,就是叫做「以利」的上帝(或譯為「神」)。以色列舊傳的上帝,是怎樣的呢?由於現存的史料(全部舊約),都是摩西以後,耶和華與上帝合一,為耶和華的特性所蒙蔽,所以在沒有知道耶和華名字以前,以色列信仰的上帝,缺乏了明顯的記述。但根據兩個事實,可以明顯的抉發出來。

  「百姓見摩西遲延不下山,就大家聚集到亞倫那裡,對他說:起來!為我 [P287] 們作神像,可以在我們前面引路。……亞倫對他們說:你們去摘下你們妻子兒女身上的金環,拿來給我。百姓就都摘下他們耳上的金環,拿來給亞倫。亞倫從他們手裡接過來,鑄了一隻金牛犢,用雕刻的器具作成。他們就說:以色列阿!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的神」!(出卅二‧1234) 「耶羅波安王,就籌畫主意,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民眾說:以色列人哪!……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他就把牛犢,一隻安在伯特利,一隻安在但」。(王上十二‧28 29)

  第一項事實,在摩西領導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第一年內,約為西元前一三二0年。那時,摩西上西乃山去了。百姓就向當時的宗教領袖──亞倫,要求為他們作神像。亞倫是摩西的哥哥,曾在何烈山,與摩西協商宗教的民族運動(出四‧ 28 29);在平時,摩西代表神,而亞倫作摩西的代表而說話(出七‧1);亞倫作了耶和華的大祭司(出廿八‧1 )。這樣的宗教領袖(摩西以下第一人),竟答應了百姓的要求,造了金牛犢,而且還說這是以色列的上帝(神)。等到摩西 [P288] 從西乃山下來,震怒得了不得!因為摩西新傳的耶和華,說他就是以色列祖宗的上帝,領他們出埃及,但那是不可以形像,連名字都說不得的。這樣,摩西破壞了金牛犢,進行了宗教的整肅,殺死了三千人(出卅二‧28)。為了宗教信仰的意見不合,而進行大屠殺,而且是「攻擊他的兒子和弟兄」(這就是耶穌來,叫人不和,父子相爭的宗教傳統)。摩西傳揚耶和華的信仰,一開始,就在人類歷史上,留下了血腥的,最典型的例子!

  第二項事實,在以色列民族,分裂為以色列與猶太兩國的時候,約為西元前九五三年。那時,以法蓮支派的耶羅波安,統率以色列的十個支派,脫離猶太而自建以色列國。二三十年前,所羅門王在耶路撒冷,為耶和華建了偉大而莊嚴的聖殿,成為以色列人的信仰中心。現在既脫離了猶太(耶路撒冷屬猶太),獨立成國,自有別立宗教信仰中心的必要。於是耶羅波安王,就造了兩個金牛犢,說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的神。以色列的政治領袖,為了民眾崇拜上帝的便利,為他們造像,而所造的恰好又是牛,這不值得我們深思嗎? [P289]

  此外,還有以色列國的耶戶王(離耶羅波安約八九十年),算得是一位耶和華上帝的虔信者。他毀了巴力的廟,殺了巴力的眾先知,但還是敬拜在伯特利與但的金牛犢。以色列人的上帝──牛犢崇拜,一直如此的延續下去。所以論斷為:牛,就是以色列自己的上帝。

  二、牛是以色列的上帝:以色列的牛犢崇拜,自亞倫、耶羅波安的鑄造,一直延續到以色列國的毀滅。先後不絕的犢牛崇拜,自稱為是上帝,這決非脫空而來,應有他意念中的傳統。

  依摩西所傳的耶和華教,造像是絕對不許的。但在不曾知道耶和華的名字以前,亞伯拉罕以來,早就有了(神)上帝的崇敬,他們是否有像呢?查究起來,,摩西以前是有像的,以後也還是有。亞伯拉罕的父親他拉,據說:他拉「在大河那邊,事奉別神」(書廿四‧2 )。他拉住在迦勒底的吾珥,是事奉別神的;當然不是耶和華,那時誰也不會知道。他拉有三個兒子:亞伯拉罕、拿鶴、哈蘭。亞伯拉罕娶了他的妹妹拉撒為妻。他拉帶了哈蘭(已死)的兒子羅得,及亞伯 [P290] 拉罕夫婦,來到哈蘭。他拉死後,亞伯拉罕又帶了羅得,向迦南遷移。晚年,生了兒子以撒,特地為以撒派人去故鄉,娶了拿鶴的孫女利百加。以撒生了雅各,雅各特地到哈爾(那時,拿鶴家移到了哈蘭),在他母舅拉班(拿鶴的孫子)家裡,以作工十四年的代價,娶了表妹以利和拉結。亞伯拉罕與拿鶴──兄弟二家,那樣的親密為婚。當雅各背了母舅拉班回迦南時,連他母舅家中的神像也偷了走。這些,都記在『創世記』裡。從亞伯拉罕的父親說起,和他弟弟拿鶴的家族,是有神像的。亞伯拉罕兄妹成婚,不消說了。以撒與雅各,老遠的求婚於本家,是不願娶迦南女子為妻(創廿四‧3 、廿八‧1 2 ),意味著血統與宗教的純一(後代不娶外邦女子為妻,主要是為了宗教)。摩西以前,能說這一族系沒有神像嗎?

  摩西宣揚耶和華,禁止造偶像,但一開始,亞倫就為民眾造了神像。等到進入迦南,以法蓮支派的米迦,造了神像,有一利未人作祭司。後被但支派所奪,供奉在但(拉億),建立神殿,還有摩西的子孫作祭司(士十七、十八章)。就 [P291] 是對耶和華第一熱心的大衛家,也有神像;虧了神像,才救了大衛得脫掃羅王的毒手(撒上十九‧13)。雖沒有明說是什麼像,但摩西以後,以色列族還是有像的。摩西的不得造偶像,是新的教條,與以色列族的舊傳統不合。

  再來研究:宗教領袖亞倫,政治領袖耶羅波安,先後為以色列人造上帝(神)像,為什麼同樣是牛犢呢?這決非巧合,而應該是:以色列人的上帝,在以色列人的心目中,就是牛。如不是這樣,脫空的為他們造犢牛像,大家怎麼肯接受呢?例如大家相信人從猿猴進化而來,如畫一原始人,像一隻站起來的牛,大家一定要說不對了。但亞倫等所造的犢牛像,都受到民眾的崇拜,這可以想見民眾意象中的上帝,一定與牛有關了。亞倫為了造牛犢像,向摩西解說:「我對他們說:凡有金環的,可以摘下來,他們就給了我。我把金環扔在火中,這牛犢便出來了」(出廿二‧24)。「牛犢便出來了」,是表示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順應民眾的意見,而造成這樣的形態。以色列人心目中的上帝,一定是牛,否則是無法解說事實的。 [P292]

  但是,現有的『舊約』,為耶和華的宗教特性所蒙蔽,不能對此獲得適當的證明,所以唯有求之於比較證明的一途。開拓印度文明的雅利安人,是從西方移來的。由於與向西移入歐洲,及定住伊朗等民族,有過共住關係,所以語言及宗教的神、聖物,每有一致或類似的情形。這是近代公認的學說。亞伯拉罕一系,本從迦勒底──在米所波大米移來。『舊約』所說人類開始分散的巴別,也就在這裡。曾在這裡居住,就有與印度雅利安人祖宗共住的可能。

  本著這一信念去考察時,發現了希伯來的上帝──牛,與印度的古宗教有類似處。印度具有原始意義的最高神,在『黎俱吠陀」中,有Dyaus(與拉丁語的神 Deus 相合),被稱為牡牛,比喻為咆哮的犁牛;並且說他的形狀像牛。印度古典的最高神,形狀像牛,恰好與希伯來的上帝一樣。我想,猶太教、天主教、耶穌教的神學家,要切實重視這一致才好!

  三、神聖的牛:以色列上帝是最好的牡牛。上帝就是上帝,為什麼是牛,像牛呢?牛是遊牧民族崇拜的聖物,象徵了財富繁榮。牛羊眾多,是遊牧者的幸福 [P293] 象徵。牛又是壯健有力的,平時那樣的和善(特別是牛犢),但一旦發起性來,特別是野牛,老虎也要怕他三分。摩西為約瑟祝福,也說:「他為牛群中頭生的,有威嚴,他的角是野牛的角,用以牴觸萬邦,直到地極」「申卅三‧17)。牛的角,象徵威武勇猛。又牧牛的,要養一隻特別強大的牛(牛王),作為牛群的引導者。這種引導的牛王,極容易聯想到人類一切的引導者(神)。牛,象徵了繁榮、威武、引導的上帝(印度教中的神,就有稱為牛王的)。還有,牛是雲的代名:遊牧民族的意識中,盡是些牛與羊。見到天空烏雲的推移,迅速的運行,就想像到神與牛一樣的在行動。所以印度的『梨俱吠陀』,以牛來比喻雲,有時就索性稱雲為牛(中國人叫做蒼狗)。雲的運行,可能帶來了風雨(吠陀喻為牝牛流乳),雷電,但主要為象徵神的運行,顯現(雲每是迅速的忽然而有),鑒顧萬民。所以,以色列的神──「以利」是動物崇拜與天象崇拜的合一。從牛而想見超自然的神,成為以色列的上帝──犢牛崇拜。從希伯來與印度的音義一致來說,這是極古老的信仰了! [P294]

  

三 耶和華與上帝的合一

  一、人為的結合:以色列的上帝,是舊有的,而摩西引入了西乃曠野的耶和華,使耶和華與上帝合一。上帝與耶和華的神性,常然有共同性,但如上面的敘述,上帝重於慈愛,繁榮,而耶和華重於嚴厲,懲罰。對當時的以色列民族來說,無比嚴厲的耶和華,是最理想的神了!所以摩西將耶和華,引入以色列的信仰中。認為大家雖不知道耶和華是誰,而確實就是「祖宗的神,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祖宗的神,現在叫耶和華,曾允諾以色列人取得迦南流奶與密之地;現在要拯救以色列人,脫離埃及人的手,進入迦南故鄉。在耶和華的領導下,要殲滅敵人,這就是摩西所宣揚的耶和華的救恩。摩西巧妙的將耶和華與上帝合一,在曠野四十年的流浪中,完成了新宗教,也養成了民眾適應戰鬥的宗教意識。而後威嚴、正義(是非分明)、慈愛、道德綜和的新信仰,在「耶和華你(你們祖宗)的上帝」的口號下,展開了希伯來宗教新的一頁。 [P295]

  二、自然的對立:合一,意義著內在的矛盾。摩西的新舊合一,當然是成功的,但結果卻引起了內部的分爭對立,也許不是摩西與耶和華所意想得到的吧!現在從二點來說:

  一、不得造像與造像:摩西新宗教的十誡中說:「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甚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出廿‧4 )。耶和華是看不得,接近不得,說也說不得的,神聖到充滿危險性的,當然不能以形象來表示的(如照著摩西時代的耶和華而表象起來,一定是令人驚心動魄的忿怒像)。但是以色列人意象中的上帝,有明確的意象,當然也可以具體的形態表現出來。這就是上帝與耶和華的一項矛盾。

  前面說起過,摩西上西乃山去了。摩西是代表耶和華領導大眾的,一旦好久不回來,民眾對耶和華的抽象信仰,便沒有著落。所以對亞倫說;「為我們作神像,可以在我們前面引路。因為領我們出埃及地的(代表耶和華的)摩西,我們不知道他遭了甚麼事」(出廿二‧1 )。亞倫不會巫術,不能以神秘現象來證實 [P296] 耶和華就在這裡,那只能順應民眾的要求,為他們造一隻久在以色列人心目中的上帝──牛犢。等到摩西回來,毀壞牛犢像,進行宗教整肅,成為耶和華與上帝之間的一項嚴重衝突。

  耶和華就是上帝,漸成為以色列民眾的信仰了。在十二支派中,猶太從大衛以來,一直繼承摩西的精神,而進行拯救以色列,擴大以色列,統治外邦人的工作。宗教方面,也是耶和華的熱信者。大衛立願為耶和華造殿,所羅門王完成了這一工作。但等到以色列分立,耶羅波安王起來,他不可能繼承摩西為耶和華造法櫃、大衛父子造聖殿的傳統,另立分殿,那只有適應民眾的上帝意象──牛,遵循亞倫路線,而鑄造金牛犢了。猶太與以色列的政治對立,宗教也就對立起來。表面看來,大家都信仰「耶和華上帝」,而在不知不覺間,實際傾向於耶和華與上帝的分化。

  二、獨佔與均沾:以色列舊傳的上帝,雖在『創世記』裡,也有些過分嚴厲的措施。但對亞伯拉罕家族來說,不斷的指示,不斷的祝福,真是愛護備至!上 [P297] 帝與他們,父子家人一樣的親和,誰也可以直接向上帝祈求。摩西新傳的耶和華,嚴厲神聖得那樣不可接近,非有祭司不可。祭司,要經特殊的宗教儀式,使他成聖,作為神與人間的聯繫。耶和華往來的約櫃、會幕,也是祭司的特區,非一般人所能到達。在造成宗教的神秘性來說,是有效的(摩西經常以幕覆面,也加深了神秘性),但與以色列舊傳的宗教不合。拿十二支派來說,摩西是利未支派,他的哥哥和兒子,都成了祭司;而且規定了利未支派的祭司特權。這那裡是神的意思!說破了,這不過摩西假借耶和華的威嚴,利用家族集團,以統治全以色列人而已!

  問題就來了。首先是亞倫與摩西的磨擦:「難道耶和華單與摩西說話,不也與我們說話嗎」(民十二‧12)?這是對摩西的神聖特權,最先表示了異議。結果,到底是一家人,說過也就算了。米利暗譏毀摩西有罪(大痲瘋是罪的象徵),被摩西關鎖在營外七天算事。

  暴風雨式的抗議,接著又來了。「利未的曾孫,哥轄的孫子,以斯哈的兒子 [P298] 可拉;和流便子孫中,以利押的兒子大坍、亞比蘭;與比勒的兒子安;並以色列會中的二百五十個首領,就是有名望選入會中的人。在摩西面前一齊起來,聚集攻繫摩西、亞倫說:「你們擅自專權!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耶和華也在他們中間,你們為什麼自高,超過耶和華的會眾呢」(民十六‧1 2 3 )!這不僅是利未支派的自爭教權,而且包括了各支派,繼承以色列人,在上帝前的平等立場,而提出了抗議。他們責備摩西家族的專斷、把持,大家一樣,憑什麼而居於特權階級呢?理由是夠充分的!但二百五十個首領與可拉黨全家,一夜間都被殲滅了。到了明天,摩西受到了全會眾的攻擊說:「你們殺了耶和華的百姓了」(民十六‧41)!但耶和華支持摩西,又死了一萬四千七百人了事。這是耶和華宗教問世以來,宗教整肅的第二大回合。

  這種意義的矛盾,等摩西死了,就淡化下去。約書亞繼續領導,進入迦南。大家忙於經營分得的產業,忙於抵抗外族的不斷壓迫。連耶和華的神聖約櫃,被非利士人擄去,大家也顧不得。等到大衛家作王,耶和華的信仰再度昂揚起來。 [P299] 但一到猶太與以色列分立,宗教的意境也完全對立。耶羅波安王造了以色列人的上帝──金牛犢,與猶太耶和華的聖殿相對抗。而且,「耶羅波安在邱壇那裡建殿,將那不屬利未人的立為祭司」(王上十二‧31)。耶羅波安徹底反對利未族的宗教特權,「不許他們供祭司職分,事奉耶和華」(代下十一‧14)。以色列與猶太的對立,當然是政治的。但在宗教方面,以色列代表了以色列人固有的上帝;代表了以色列全體,在上帝面前,大家平等。而猶太(利未)代表了摩西創傳的耶和華,獨裁的,階級的宗教。以色列國的宗教,不但反對摩西的制度,更反對摩西不得造像的宗教。

  摩西完成了「耶和華上帝」二位一體的宗教,雖有過短暫的光輝,而內在的矛盾對立,終於衰落下來。末後,以色列被亞述毀滅了;猶太也跟著為巴比倫所滅亡,人民都被擄去。七十年後,猶太人部分歸來,重建耶路撒冷與聖殿,極端嚴格謹守摩西的律法。可是,羅馬的鐵蹄又來了,耶路撒冷也被毀滅了!以色列是耶和華上帝的長子、選民;在耶和華上帝看來,這是最優秀的。但神聖到充滿 [P300] 危險性的耶和華,壯健而會咆哮的牛犢,都沒有能拯救自己的選民,免於遷移滅亡的命運。這惟有寄希望於羔羊──耶穌先生了! [P301]

  

--------------------------------------------------------------------------------
[回總目次][讀取下頁] [讀取前頁]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