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一 佛化的美術教育者

一一 佛化的美術教育者

  伊沙那的教學,使善財不再固執的偏著在佛陀,眾會與清淨的國土上。他刺破了分別的想網,知道眾生是無我的。一切音聲色相,不過是空谷回響,鏡中人影,本來無礙,用不著取這個,捨那個。善財的智慧,顯然是更深刻而無礙了!到了師子奮迅城,問起慈行童女,這才曉得她是師子幢王的女兒。善財想:王宮,尤其是深宮中的公主,這比不得平常百姓家,可以自由去訪問,這怎麼辦呢?想了好久,也還是毫無辦法。後來想,不如到王宮左右去看看,說不定會碰出點機會來。於是善財沿王宮路走去,只見男女老幼,一路上擁擠非凡。善財問起路人,大家說:「我們是進宮去聽慈行童女說法的,你難道不想去嗎」?善財聽了,真是喜出望外,萬料不到師子幢王的王宮,能讓老百姓自由出入,能作為教育民眾的所在,這是多麼平等,多麼無礙呀!

  善財雜在大眾中走,無暇去參觀廣大精美的全部王宮,一直向說法的講堂來 [P64] 。講堂的建築,華貴富麗而且很特別。地面鋪著平正的玻璃,琉璃柱,金剛石的牆壁,閻浮檀金的欄杆、窗子,嵌滿了光明閃鑠的摩尼珠。牆壁上掛著各式各樣的寶鏡,也是有嵌的。頂上張起無數寶網,網上掛著金鈴。善財進了講堂,見慈行公主坐在寶座上。她的皮色像真金,配上紺紫色的眼睛,紺青色的頭髮,確是一位標準的印度美人。她操著流利的梵語,深入淺出的為大眾演說。善財上前去頂禮,請問菩薩道的修法。慈行說:「善財!你問菩薩道嗎?千聞不如一見,你先看看我這殿堂的莊嚴看」!善財聽了,便注意到講堂的一切。只見一一壁中,一一柱中,一一鏡中,一一摩尼中,一一金鈴中,都現出種種的圖像來。如來最初發心;他在修菩薩行;怎樣滿足他的大願;菩提樹下成佛;大轉法輪:樹下北首而臥的是入涅槃:這一切佛因佛果的圖像,水中月影一樣的隱約而明晰。如果要修學菩薩道,這便是榜樣了。善財細細的觀察了一番,又向慈行行禮。她說:「我所弘揚的,是佛化的美術教育,也就是般若的莊嚴解脫門。善財!你不要以為希奇,這並不是我創作。從前我在三十六恆沙佛那裏修學,他們都用不同的方 [P65] 法,引我深入這個法門。我修學充滿法喜的正法,是這個;我也弘揚它,使眾生得到樂趣充滿的佛法。為了這,他們都叫我慈(與人樂)行。我深入這美化的般若中,獲得普門陀羅尼,一切都總持不失。我所能說的,就是這樣」。善財聽了,禮謝公主的開示,歡歡喜喜的退出王宮來,起身到三眼國去。

  

一二 初出家的少年比丘

  善見比丘是慈行童女所景仰的法師,所以介紹善財去參訪他。善財出了王宮,向三眼國去。一路上,想起菩薩的所行所證,常使人驚訝,卻又吻合大道,這實在是深不可測。又想到眾生的智巧,所作所行,心識的流注,眾生因業光而顯現的身影,眾生的名號言說,這身口意的活動,都非常深細。這樣,善財又思考到如空的法界,要怎樣去莊嚴它?這只有多多的培植悲願的行業,才能莊飾美化這世間。這一切的甚深,善財不斷的走著,想著。不幾天,到了三眼國。善財到城邑、村落、市肆、曠野去尋訪,後來在一叢林中遇見了。見善見比丘壯年美貌 [P66] ,照印度的相術來說,他已有佛相的一半(十六相)。看他廣大如海的智慧,觀察一切,寂然不動的踏著如來所行的大道,不快不慢的在經行。他不是個人獨行,他是集體行動的中心人物,在他的前後左右,有無量數的天、龍、人等,行列整齊的圍著他,隨著他走。善財見了,立刻上前去行禮,說:「大師!我已發了菩提心,為了菩薩行的追求,過著長期的雲水生活,到處去參訪。這一次,慈行公主介紹我到這裡來,大師一定能大大的開示我」!善見比丘聽了,照樣的走著說:「善財!我的年紀輕,出家的日子又近,我在佛教中,簡直還是胎兒呢!叫我拿什麼教你!不過,你既然來了,自然也不能空過。我所修學而證入的,叫做菩薩隨順燈解脫門。擺在眼前的事實,你難道沒有明白嗎」?善財被他一問,這才對集體行動的大眾,要從新加以觀察了。看哪!這隨方俗不同而轉變的是方神;以柔和潔淨的蓮華為立足點的是足行神;破除愚癡黑闇的是光神;眾行因華繽紛而下的是林神;出現功德寶藏的是地神;莊嚴虛空界的是空神;施散一切財寶的是海神;謙和敬禮的是山神;戒香微妙的是風神;身體莊嚴的是夜神;光照大 [P67] 千的是日神:這無量功德的大神,服從善見的引導。正確而深徹的善見此丘,像一座黑暗中的燈塔,也像眾盲中的明眼者。他引導他們,也受他們圍繞莊嚴,集合這和合的大眾,向法王城前進。般若攝導萬行,萬行隨順般若,這可說是善見比丘的得力處了。善財觀了好久,明白此中消息,這才又合掌請問。善見比丘說:「善財!我不是說過少年初學嗎?這一生中,我曾經在三十八恆河沙佛那裡,作短期或長時的學習。我接受諸佛的教授,並且去實行,所以能莊嚴菩薩的大願,修菩薩行,滿足六波羅蜜。除了菩薩的本分事而外,像佛陀的成道,說法,正法住世到衰滅,佛陀的嚴淨一切國土,淨修菩薩行,從普賢行中去清淨佛果,這一切我都明白可見。總之,善財!菩薩無限的大願、大智、大行,我在中道經行時,念念都現見了。善財!我在佛教中還不過是胎兒呀!一般大菩薩,真正的在如來家受生,成就佛陀的壽命,他們有佛陀的金剛智燈,具足佛陀的身相,堅強又美妙,能降伏魔王外道。像這樣的人,真是難遇難見,我那裡能知道他們的德行呢?南方名聞國的自在主童子,倒是一位不思議解脫的聖者,你還是到那邊參 [P68] 學去」!善財接受了善見比丘的指導,辭別了出來。離開三眼國,又開始他新的參訪了。

  

一三 聚沙為戲的數學家

  善財從善見比丘那裡出來,天、龍、夜叉們,前前後後的圍繞了善財,跟著他去名聞國,訪求自在主童子(晉譯作釋天主)的下落。天龍們說:「自在主童子,現在河渚上」,善財就向河渚來。(這裡,我想插幾句話:善見比丘,在他的正見中,攝導了無邊功德行,現在善財也能這樣福慧圓修了,這自然是含義之一。但是三眼國,我們知道,大自在天才不縱不橫的生著三隻眼。他是印度的大神,代表著印度固有的文明。三眼國的善見比丘,在他獨具隻眼的般若中,統攝又引導了無數的鬼神,這實在是佛教在出世解脫的特質上,融攝了世間學術的象徵。現在,善財也受著鬼神的圍繞,要去問自在主童子;再下去,還要參訪自在優婆夷。這一大串的自在,該有他深切的意義。大乘佛教者披起神化的偽裝,實 [P69] 行即人事以向解脫的大道。我們要把握這一點,要從神化的形式中,把大乘真義洗鍊出來。不然,學佛不成成鬼神,這就太難說了)!

  深廣的大河,曲曲折折的流入大海。出口處,有大大小小的沙洲。一個綠草叢生的沙洲上,有一大群童子,在那裡作聚沙築塔的遊戲。一位少年在指導他們,這無疑的就是自在主童子了。善財渡過沙洲,過去向自在主行禮。自在主童子一見,就說:「善財!路上平安呀!我早就算定你今天會來。我知道,你是要請問菩薩道的,你說是不是」!這時候,童子們都放下泥手,望著善財。善財誠懇的說:「聖者!你知道,學人是專為此事來的」。自在主童子笑笑說:「論起來,我還是你的師兄呢!我也是跟文殊菩薩修學的。他教我書寫、算數、印刻等技術,我在這些上,悟入了一切工巧的神通解脫門」。「工巧不過是實用科學,為什麼說是神通」?自在主聽了善財的話,皺皺眉說:「咦!你的心目中,神通還沒有脫盡妖氣嗎?你想!心神有了通達事理的智慧,能製造利用厚生的一切;利用出入,民咸用之,這還不神乎其神嗎?我深入了工巧法門,不但能知道世間的 [P70] 文書、數算、印刻與區域的疆界,其他種種資生的事業,也都得到善巧。所以,我還是醫生,熟悉病理與藥性,能治療風癇、消瘦、中毒、鬼魅所著等疾病。我還是一位建築工程師,能造立城邑、聚落、宮殿、屋宅,能布置精美的園林。我又是化學家,調練種種的仙藥,也懂得鍊金術。我又是農業家,商業家,能經營田中的農作物,商賈的買賣進出。我又是占相師,見了眾生的身體、形態、動作,就知道他作善作惡,將來生善趣還是惡趣。他是聲聞乘者,緣覺乘者,一切智乘者,我都能從他的外相,知道他內在的根性。這工巧智神通門,我知道,也教眾生學習,使他們知道。善財!你看:這麼多的青年,就是從我實習的。我告訴你:算數是工巧智的根本,可說是工巧之母。沒有好好修學算數,他決不能成為一位高明的醫生、建築家等。不過,算數也有種種,有一般人的算數,有聲聞學者的算數,我所知所學的,是菩薩算法。從一到十,是十進的基本數。十的百倍叫千(十、百、千),千的百倍叫洛叉(千、萬、億),洛叉的百倍叫俱胝(億、兆、京),這三位是百進的。以上,像俱胝俱胝叫阿廋多,阿瘦多阿瘦多叫那 [P71] 由他,這樣倍倍相乘的,有一百二十五位,到不可說不可說轉為止。我用這菩薩算法去推算,就是無量由旬的沙堆,我也能知道共有多少顆微粒子。我算出十方一切世界間的距離、方位,一個個是怎樣次第安住的。一切世界的廣狹大小,也推算明白。關於天文學、地理學上的難題,都在菩薩算法中解決了。一般人,數學是數學,名學是名學,但是根據菩薩算法,世界的名字,時代的名稱,佛、法、眾生、事業、真理等名字,都在數學中貫徹了。善財!雖這樣說,其實我也還涉獵未精。大菩薩的工巧智與數的哲學,那才深妙得很呢!我給你介紹,南方海住城的自在優婆夷,確是一位值得參訪的聖者。你到那邊請問去!對不住!我們的沙塔模型,今天還想完工」。善財聽了這一番教授,充滿了歡喜出來。對於大利眾生的心願,更自覺有實現的可能了。

  

一四 樂善好施的主婦

  善財離開了名聞國,一路上體察善知識的教授,他的心沈入善知識的教授中 [P72] ,不斷的思考讚美。他那旺盛的求知欲,無限的擴展,擴展到不知有所謂滿足了!到了海住國,就處處去訪問自在優婆夷的住址。照著眾人的指示,上門去參訪。她的家,在此城中,是一所獨立的院落,佔的地面很廣,四周圍著垣牆。善財恭敬的進去,見她坐在寶座上,是一位年輕貌美的主婦。她似乎生怕脂粉污了顏色,瓔珞掩卻自然的壯美,她不用這些,只穿著樸素的服裝,讓青絲髮散披在腦後。她的容光,除了佛菩薩,誰還能及她呢?她的住宅,像一所禮堂,或許是大餐廳。這裡沒有什麼雜物,除了她座前的那個精緻的器具而外,一列列的都是非常名貴的座位。天女般的童女在她的前後左右,親近她,聽她的教命。童女們的身上,透出一縷妙香,熏遍了一切。凡能接觸到她們的芳香,心地就純潔而善化了。沒有怒害,沒有怨恨,也沒有慳嫉、虛偽、險曲、貪、瞋。心氣平和的不再存卑劣,也不狂慢。有利他的慈悲濟眾心,有自利的持戒無求心了!如有聽到她們的音聲,心中就充滿了喜躍。見到她們的身相,就遠離貪欲。這時,善財見到聽到也覺到,在這難思的環境中,心地是格外純潔而坦白了!這樣,他不覺從心 [P73] 的深處,發出崇高的敬愛,他讚美傾倒,向自在優婆夷致敬。

  自在優婆夷和婉的說:「善財!你的來意很好!發菩提心是怎樣的希有呀!你且等一下,自會明白你所要知道的」。善財靜靜的站著。不久,有無數的人從四門進來。自在優婆夷不愧為賢能的主婦,她和悅而靜肅的招呼他們,讓他們坐下。她從座前的小器中,拿出一切美味可口的飲食來,供養他們,使他們各人得到滿意的飲食。他們讚美她的功德,紛紛的起身出去了。這時,善財也受了上味的供養,充滿著喜樂。聽見自在叫他說:「善財!你所要訪問的菩薩道,該已明白了吧」!善財答道:「聖者!是的,菩薩道在無盡的布施中。但還有……」。她指著座前的小器,微笑說:「是這個嗎?這叫無盡功德藏,我所修學而證入的,就是他。你看!他是中空的,空就是無限,無限空中的功德,也就是無盡。他承受一切,含容一切。你覺得他小嗎?空有何大小?這一器的飲食,不但布施百千眾生,就是布施不可說佛剎微塵數眾生,也能隨人的需要而得到滿足。這樣的無盡布施,器中的食品,也並沒有減少。空中的一切是無盡的,飲食的長養力, [P74] 也永遠是無盡。聲聞與緣覺,吃了我的飲食,必定會證果。一生補處的菩薩,吃了必然要降魔成道。善財!真實不空的根器,沒有無盡的布施,也就不成其為菩薩。這班童女們,都是跟我修學的,也都與我同樣的修學這無盡法門。善財!你該擴大你的理解,從物質的布施到思想的領導,這可以到南方大興城去訪問明智長者去」!善財聽了,記住了她的教授,感謝她的介紹,戀戀不捨的辭別了出來。

  

一五 無遮大會

  善財的遊蹤,到了大興城。內心充滿善知識德學的景仰,懇切的去各處訪問明智長者。後來,遇見長者在城內市中心的寶臺上。一個廣大的曠場,中央蓋有寶臺;寶臺的四周,能容廣大的群眾。臺上,豎起了幢旛,金色的寶蓋,潔淨的羽扇、寶拂。香華音樂,使繁囂的城市,化為和諧而嚴淨的樂園了!臺上臺下,有百千位容貌端嚴的青年。他們都曾修集與長者同樣的善根,成就了菩薩的志欲 [P75] ,所以現在長者的指導下,服從他的教命,贊助菩薩事業的實施。善財見了,照例的上去敬禮,請問,怎樣才能攝化一切眾生。長者對善財的發大心,先加一番贊許,然後說:「你見我的信眾嗎?我使他們發菩提心,在如來的家族中新生,都能與菩薩一樣的救護眾生。至於我自己,修得了如意功德藏解脫門。凡是眾生有什麼需要的,如衣服、瓔珞,或是象、馬、車乘、華、香、幢、蓋,或是飲食、湯藥、房屋、床座、燈明,牛羊與侍使:這一切資生物,我都盡量的給施他們,使他們滿足。不但如此,我還進一步的為他們說法,救護他們的心靈。善財!你看!他們都陸續來了」!善財回頭一看,只見各式各樣的眾生,不知其數的陸續來集會。長者見人眾來得多了,從座上起來,仰首觀察虛空。一切資生的物品,立刻從無礙的虛空中,紛紛落下,滿足來會者的要求。這時,來會者因了財物的滿足,不覺對長者起了敬愛的好感,長老這才為他們應機說法。譬如來求索飲食的,就教他積集福德的資糧,嘗受法喜與禪悅等精神上的糧食。如果是求索飲料的,就教他捨離生死的渴愛。求上味的,教他獲得諸佛的甘露味。求車乘的, [P76] 教他學大乘。求衣的,教他們穿起慚愧的清淨衣。像這樣的應機說法,大家都歡歡喜喜的滿足了回去。那時,善財靜默的觀察,理解到從器物之空到太虛空的擴大過程,又理解從財施到法施的善巧。見大家紛紛回去,也就起身告辭。長者說:「善財!從布施直入佛道的一課,你還沒有畢業呢!你索性再進一程吧!南方師子宮城的法寶髻長者,完滿的組織了從布施走上佛道的層次。你向他請教,這與你是不會無益的」。善財謝了指導,又開始南進。

  

一六 我的家

  善財在師子宮城的鬧市中,往來訪問,恰巧法寶髻長者在市上散步,無意中遇見了。長者一見如故,伸出手來,親親熱熱的握著善財的右手,問長問短。對善財的大心參訪,給了不少的鼓勵。長者邀善財過他的家裡去,善財就跟著走。一會兒到了,長者指著他的屋子說:「善財!這是我的家。我日常所行而且是我要說的,盡在此中,你且仔細的觀察」!善財見長者的大宅,是一所八面開門的 [P77] 十層樓大廈。白銀牆,玻璃殿,!3蓐磲柱,琉璃樓閣,籠罩在一片金色的光明中。莊嚴與清淨,可說是兼而有之。善財進了門,見最下一層,布施種種的飲食。一層一層上去,見第二層布施衣服;第三層布施日用的莊嚴具;第四層布施眷屬,滿足人類家庭的缺陷。到了第五層,有許多五地的菩薩,他們從三昧的修證中,成就總持,在那裡演說正法,分別三昧的慧光。第六層上,集會了很多明達法性的六地菩薩,大家在分別解說般若波羅蜜法門。第七層中,得如響忍的七地菩薩們,有方便巧慧,都能受持佛法。第八層裡,有無量不退轉的菩薩,能普遍的到一切佛土中,受持一切佛的正法。第九層上,住滿了一生補處的大菩薩。最高的一層,是一切如來的住處:佛從最初發心,經歷了修菩薩行,到出離生死;此後滿足偉大的心願,神通自在,淨化佛的國土,在大眾會中說法度眾生。這一切,善財都明白現見,明白了從發心到成佛的歷程中,應怎樣的先財施,後法施,從易到難,從狹小到廣大,到圓滿的布施次第。就是自在優婆夷的無盡功德藏,明智居士的如意福德藏,法寶髻長者的無量福德寶藏,層層深入,也獲得系統的認 [P78] 識。善財觀察了以後,轉身向長者說:「聖者!這樣的清淨大眾,真是難得!不知聖者過去種了什麼善根,才有此勝妙的果報」!長者說:「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無量光明法界普莊嚴王佛的時代,我見佛進城,就燒香奏樂去供養他。我種下了善根,就不時的培植它,使它抽芽開花,向三方面去結果:一、離一切貧窮困苦,二、常見佛菩薩與善知識,三、常常能聽到正法。富有,受良好的教育,這就使我慢慢的向上增長,獲得現在這樣的結果。善男子!我所知道的,無非自己家常事,其他我就無從談起。來!我指導你,出南門,沿著直道前去,是藤根國。有一位醫師叫普眼長者,實在是功同良相,你有一訪的必要」。善財答應著「是!是」!走出長者的大宅,向藤根國去。

  

一七 身心健康與成佛

  善財在去藤根國的路上,憶念法寶髻長者宅中所見的無量法寶藏,用菩薩的智慧去照了它。這一路,荒僻得可以。高高低低的山谷中,雖說有古道可走,但 [P79] 滿地荊棘,到處是林藤,實在有行不得之苦。善財為了善知識的教授,謹慎而勇敢的前進。不怕苦,不放逸,歷盡了多少艱難,踏斷多少葛藤,這然後遠遠的望見了普門大城。善財舒了一口氣,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喜悅。又重復鼓起勇氣來,通過多少小城,才到了普門城。城在百千小城的中央,襯著渺小的城郭,顯得普門城分外的高峻而堅固。善財進了城,問到普眼長者的住處,上前去敬禮,請問。長者讓善財坐下,然後說:「善財!我在本城執行醫師的業務,眾生的一切疾病,像風、寒、痰、熱、鬼魅、蠱毒、水火創傷……;這一切,我都知道,都能用方法去治療他,恢復他們的健康。你想:一個病苦纏綿者,常是受到經濟的壓迫,增加苦痛,往往弄成病後失調,這是怎樣的苦痛呀!所以在治病與病體新愈的時候,我總要設法使他們得到衣服、飲食、財物的供給,獲得生活上必要的滿足」。善財在旁讚歎說:「聖者對於病人的救護,真是仁至義盡了」!「善財!這是菩薩本分事。我覺得,世間有兩種惡事:一、就是身體的疾病:世間的偉大成功者,沒有不是精力充溢的健兒。偉大的民族,必有強健的體格。反之,疾病 [P80] 常與自私、頹廢、取巧等罪惡有關。你再想,你參訪的善知識,有病夫嗎?第二、是內心的煩惱病:凡是自害害人的罪業,總是煩惱在作祟,主要是自私的貪欲,殘暴的瞋恚,固蔽的愚癡。因此,我不但治身病,還應機說法的治心病,用不淨治貪欲,慈悲治瞋恚,分別法相治愚癡。總之,我為了使眾生離一切不善法,所以療治身心的疾病」。這時,長者用了鄭重的口氣說:「善財!你該知道,離一切不善,就是持戒。很可惜,持戒的律師們,老是注意那不可不可的消極戒條,少有從根本著想的。實則身體與精神的健康,才是火底抽薪,從根源上去消除罪惡。並且,不但諸惡莫作是持戒,眾善奉行與自淨其心,也是戒,且是更積極的。所以我又教他們發菩提心,養大悲心,修福德智慧,立大願,修普賢行。教他們行十度善行,求那究竟清淨的佛身」。善財說:「聖者!這一切都是為人的。聖者自利的行踐如何,是否也可以開示一點」?長者說:「自行嗎!我因為從事醫藥,所以也懂得調和眾香法。善財!我用名貴的戒香,供養十方佛;也就因了戒香,見一切佛。救護眾生,嚴淨佛剎,供養如來,這三大願,是我日夜祈求 [P81] 的,都因戒香的供養而得到滿足。善男子!我所知的眾生普歡喜解脫門,是怎樣的渺小!更深刻的,像南方多羅幢城的無厭足王,他是實際的政治家,方法不同,卻同樣的收到止惡行善的效果。我把這位善知識介紹給你,你總是歡喜的吧」!善財聽了,滿心歡喜,立即起身告辭了出來。

  

一八 嚴刑善政的政治家

  「我們的國王──無厭足王,每天在正殿上推行王道的政法。他日夜勤勞,從沒有一點厭倦。用王法教化眾生,使民眾生長在和平、秩序、正義的國家中。我們的王,見有才德可用的,就加以攝收錄取,決不使野有遺賢。反之,如有犯法亂紀的,應罰者罰,應治者治,也決不姑息放任。我們的王,裁斷民間的諍訟。被人欺凌的孤弱,給以王法的保障,解除他們的怖畏。王道政治的推行,使人民實行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妄言、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無貪、恚、癡的菩薩戒。我們的王,是一位內聖而外王者」!學生模樣的某青年,滔滔不絕的 [P82] 答復善財,末了指著王宮說:「你去見國王嗎?這早晚,還在勤政殿呢」!善財聽了,別過了他,順手轉兩個彎,就望見推行王政的勤政殿。遠遠的見無厭足王,高坐在莊嚴的寶座上,顯出了自在的威力。在他的前面,有誰敢與他作怨敵呢!眾多的大臣,各站在自己的職位上,共同辦理王國的政事。有更多的勇將,拿起武器,負起侍王衛國的責任。那時,有無數民眾,違犯了王國的政法,有偷盜他人財物的,有殺害人命的,有淫亂的;還有邪見唱道邪說惑眾的,怨結瞋恨的,貪污嫉妒的。對於這般造作惡業的眾生,國王照著他們應得的罪罰,有斷手足的,截耳鼻的,斬首的,火焚的,用這些嚴酷的刑罰,一一的苦治他們。善財見了犯罪者所受的苦痛,生起無限的悲憫心,對國王執行的嚴刑苦治,心中大以為不然。心想:我為了利益一切眾生,才要修學菩薩行。像無厭足王的這樣逼惱眾生,甚至加以殺害,這簡直是殘暴不仁,惡中的大惡!這那裡是菩薩,那裡值得我參學!正在這麼想的時候,忽然感覺空中有天神在警告他:「你應當記念善知識──普眼長者的教導」!善財心想:我確是常常憶念他,從來也不敢忘記他的 [P83] 指導呀!「那末,你應當信善知識的引導,為什麼要疑惑呢?要曉得,菩薩有善巧的方便智,他攝受眾生,調伏教化,護念守衛眾生,度脫眾生,這都不是皮相的認識所能思量擬議的。這應該觀察他的原因與效果,然後再下判斷。你不是為參學而來嗎」?善財放下了自己的成見,一直來見國王。頂禮後,向國王說:「聖者!我已發了大菩提心,但不知應該怎樣學菩薩行,修菩薩道。承善知識的引導,所以特地遠來,請求聖者的教導」!無厭足王聽了,見王事已辦理清楚,就起身下座,拉著善財的右手說:「你到這邊來」!把善財帶到宮中,指著寶座說:「坐!一同坐下了好講話。善財!你看我的宮殿如何?你看:廣大無比的寶宮,莊嚴的講堂,樓閣,羅網,端正而進退有禮的宮女。你想!假定我殘暴不仁,真的大作惡業,會有這樣的富饒自在嗎?這是我的菩薩道,叫做如幻解脫門。我所治理的國民,因過去養成了殺盜淫亂等惡習,物以類聚,風紀壞到極點。用其他的方便,都不容易使他們離開惡業。我為了調理折伏這一般眾生,所以用種種嚴厲的刑法,治罰作惡業的惡人,使那些作惡的眾生,知道國法的尊嚴,不容他 [P84] 不謹慎顧慮,迫得他斷十惡,行十善,或者發菩提心。我用這善巧的方便,達到了利益眾生的目的。關於此種辦法,批評我的,當然不知道我。就是同情我的,或者以為我嫉惡如仇,以為我亂世用重刑,殺一警百,這同樣不知道我。其實,在我洞達諸法如幻的意境中,並沒有真實的眾生,真作惡,真受罰,無非是以幻治幻的方便。不要說是人,就是一蚊一蟻,我也從沒有起一念的惡意,或者動作身體言語去惱害他,使他受苦。人人都可以為善,生一切善法;惡人不過是善緣不具而已,悲憫他都來不及,還肯去恨他殘害他嗎?善財!這就是我所知所行的法門了」!到這時,善財不覺恍然大悟:推行王法,目的在利益眾生,十善戒是刑政的本質,是使人不失其為人的條件。王國政教的推行,使人不得不止惡行善,成立普遍的階梯解脫的社會。怪不得政治修明的國家,雖不談仁義說道德,卻遠非政治腐敗空談道德的可及。無厭足王的大方便,悲心悲政,深深的引起善財的同情,開始他的贊美與修學了。國王說:「善財!大道不可思議,殊途不妨同歸。附近妙光城的大光王,你去參訪他,看他的政治如何?這或者更適合你的根 [P85] 性吧」!善財起身,禮謝了國王,出來到妙光城去。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