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三0 姊姊與弟弟

三0 姊姊與弟弟

[P113]
  善財為了菩薩道,參遍天下善知識,到妙意華門城,已一共參訪了一百十位善知識。迦毘羅城得善知眾藝解脫門的善知眾藝童子;摩竭提國婆呾那城得無依道場解脫門的賢勝優婆夷;沃田城得無著清淨莊嚴解脫門的堅固解脫長者;得淨智光明解脫的妙月長者;出生城得無盡相解脫門的無勝軍長者;法聚落得誠語解脫門的最寂靜婆羅門;……這般大善知識,善財都去參訪過。其中有長期久學的,有一見便去的,但同樣的使善財得益。現在,善財對大乘佛教的真諦,已有了深刻而廣泛的理解,快要來叩法王之宮,面見老瞿曇,洞徹釋迦的本懷了! 善財在妙意華門城中,訪問德生童子與有德童女,到他們的家裡來。見姊弟二人,同坐在園中的石凳上。善財向他們頂禮,請問,他們都說自己是成就幻住解脫門的。有德童女說:「善財!我們悟入了幻住法門,覺得一切的一切,凡是存在的,都從因緣所生,沒有真實、恆常、獨存的自性,一切是幻性的存在。你想,和合為一的一切眾生,何嘗真有自我,這無非是業與煩惱所起的。無限差別的一切法,因無明與有愛而起。三界(器世間)從顛倒智而生。這三種世間,不 [P114] 都是幻住的嗎?眾生的生滅,所有的生老病死憂悲苦惱,都是虛妄分別所生的。國土的成壞,只是想倒、心倒、見倒無明所現。這不又是如幻嗎?就是聖人,一切聲聞與辟支佛,因他的智斷分別而成;菩薩是自行化他的智慧與行願所成;菩薩的大眾聚會,神通變化,所作所為,都是願智所成。聖人法都從因緣生,豈非也是幻住?善財!幻是什麼?幻性的體認,這確不大容易呢」!那時,德生童子接著說:「是呀!幻性不可思議!大菩薩的入無邊幻網,連我們也還不知呢」!善財聽了這緣生幻性的徹底之談,不覺身心都柔和光澤了。姊弟倆又對善財說:「善財!南方海岸國的大莊嚴園,有盧舍那莊嚴幢樓閣,這是彌勒菩薩的本鄉。彌勒菩薩為了教化父母、兄弟、眷屬、人民,為了同行者,也為了教化你,所以常住在樓閣裡。你往那裡去請問吧!善財!彌勒菩薩是蒙佛授記、得如來法水灌了頂的大菩薩,他的功德如何,這是可想而知。他能教導你,一定能為你說一切菩薩行願所成的功德。善財!修菩薩道,不應該小心小量。扼要的說,菩薩要修普賢行,就應該普修一切菩薩行,普化一切眾生,一切時劫、一切處所都要去, [P115] 普淨一切佛剎,普滿一切願,普供一切佛,普事一切善知識。說到善知識,可說菩薩的一切功德,都從善知識來。他能護持你,教導你,使你增長佛慧,安住在一切法門中。善知識的功德,是應該常常思惟的。如能敬順尊信善知識,那你就知道應該怎樣承事善知識了。善財!你要存這樣的心去親近善知識,才能使你的志願清淨」!善財聽了,加深了尊敬善知識的信心,歡喜的起身去見彌勒。

  

三一 彌勒樓閣

  一路上,善財追念善知識的教誨,覺得自己過去的缺點太多,身心既沒有清淨,而所作所為的,又大多是為了自身的欲樂打算。看看自己的身體,又是生老病死苦惱的淵藪。這不覺生起真切的悔意;這一悔,當下增長了不思議善根,所以能佛一樣的去尊敬一切菩薩。因了諸根的清淨,所以菩薩的供養,普見世間的眾生,願力所生的化身,讚歎三寶,這一切菩薩功德都現起了。三世一切佛菩薩的於一切處化現成道,神通說法,這一切也見到了。得了清淨的智眼,所以能見 [P116] 一切菩薩的境界,遍十方三世,虛空一樣的無量無邊。善財這樣的尊敬,這樣的供養稱歎觀察,漸漸遊行到海岸國的盧舍那莊嚴藏大樓閣前。善財一到閣前,就五體投地的敬禮他,用深刻的信解力,廣大的願力瞻仰他,思念他:這是佛,是法,是僧,是父母,是福田,這是值得尊重禮讚的!更正確的觀察他:虛空一般的無量無邊;法界似的無礙;實際一樣的遍於一切。也像沒有妄分別的如來;如影、如夢、如電、如響,一切是從因緣起的,沒有生性。善財從觀察中,得到了深刻的信解:一切報是從業起的,一切果是從因生的;佛菩薩的無邊功德,也都從因緣所生。這樣,一切是緣起法,就在一切法上,遠離了斷見、常見、無因見、顛倒見、自在見、我見、我所見、邊執見、往來見、有無見。了達了一切法的空、無生、不自在,知道他是思願所生,超越一切相而契入無相的真際。但這並不漠視一切法,一切法的如種生芽,如印成文,如鏡中像,如夢如幻,明白的了解它的從因生果,隨業受報。總之,一切功德,都是菩薩巧方便所流出的。善財在這樣的正觀中,得了不思議善根,身心也清淨而柔軟了。禮拜了起來,繞塔十 [P117] 匝,合了掌,注目的觀察樓閣。雖不會透視它的內容,但從樓閣的宏偉、莊嚴、清淨的表相看來,也想像得到這是具有一切功德的佛菩薩所住。這樣因物及人的觀察了一下,就歡喜的說幾個讚美的偈子來讚美他:「佛子於此住,教化諸眾生,供養諸如來,思惟諸法性。所修智行願,廣大不可量,無量千萬劫,稱揚莫能盡!彼大勇猛者,所行無障礙,住此法堂中,我合掌敬禮。諸佛之長子,聖德慈氏尊,我今恭敬禮,唯願悲矜我」!

  善財讚歎了莊嚴藏樓閣中的菩薩,合掌頂禮,在閣門外,一心想進見彌勒菩薩。忽見彌勒菩薩遠遠的從別處回來;有無數的天龍八部,彌勒故鄉的眷屬,還有無數眾生,都圍著他,一齊向樓閣來。善財見了,非常歡喜,立刻五體投地的向菩薩敬禮。那時,彌勒菩薩不等善財開口,就指著善財向大眾說:「諸位仁者!大家見這位青年──善財嗎?他從前,在頻陀伽羅城,受了文殊的教導,一位又一位的參訪善知識。今天到我這裡,已經過一百十位善知識了。他永遠是勇猛的,意志純潔而堅定的;一位又一位,從來沒有一念的厭倦。他像勇猛的戰士, [P118] 坐大乘的寶車,披大悲的鎧甲,為了救護眾生,發動了偉大的精進。他又像海商的導者,指導大眾,坐了大法船,橫渡生死大海,在寶洲的大道上,採集妙法的珍寶。這樣的青年,實在是難見的,難得同行共住的!諸位!世間能發菩提心的,已是很希有了!像善財發了心以後,能精進的專求佛法;更能具備清淨的菩薩法;能不惜身命的參訪善知識,不違背他的教誨;能堅固的修行菩提分,不求一切名聞利養;能不離菩薩的正直心,不染著家業、五欲、父母、親族,追求菩薩伴侶,修一切智道:這是怎樣的難得之難得呀!凡能如此修學的,就是這一生,也能夠淨化佛剎,教化眾生,深深的契入法界;成就波羅蜜;增廣菩薩的大行,圓滿自己的本願,從魔業中解放出來;遇一切善知識,具足普賢大行。善財是這樣做,且要這樣的完成了!這不像一般菩薩,經歷很久很久才完成這菩薩的行願,鄰近菩提」。善財聽了這一番讚歎,合掌向彌勒菩薩說:「大聖!我發了菩提心,但不知菩薩應怎樣學菩薩行,修菩薩道,才能具備一切佛法,度脫眾生?才能完成所發的志願與菩薩的大行?才能安慰救濟人天,不致於對不住自己,對不 [P119] 住三寶,使佛種不斷,有人能擔當菩薩的家業──如來的正法?這些,願大聖能不吝慈悲,詳細開示」!彌勒菩薩聽了,在大眾中對善財說:「善財!你能隨順諸佛教,修菩薩行,真是功德法器。你現在得了大利益,這應該怎樣的歡喜呀!一般人在無量劫中修行,也難得見聞的,你可都見了聞了。這是說你見了文殊菩薩們,知道他們的功德。你離卻險難的惡道,超過凡夫,達到了菩薩的地位。不久,你要圓滿智慧而成佛了!本來,菩薩行是大海一樣的深廣,佛智是虛空一樣的難量,好在你的志願也有海樣的深廣,虛空般的難量。所以只要有堅強而確定的志願,不厭不倦的親近善知識,那不久就會圓滿完成的。說到菩薩的大行,無非為了教化眾生,這要有堅定的信念才行。你有難思的福德力,真實的信力,所以你能見一切善知識──佛子,在參見每一位佛子的時候,聽了他們自己所說願行所證的法門,你也就都得到了。你能在生死中修菩薩行,所以佛子們都把自證的解脫門指示你。你如果不是法器,那怕你與佛子們同住無量劫,也還是不能了知。總之,你已見了難見的佛子,聽了難得的正法,在佛菩薩的攝受之下,善知 [P120] 識的教導之下,你已得了佛慧的新生命,成了菩薩家族的一人。你培養如來種子,升到灌頂位中,不久就要與佛子們平等了!我今天為你歡喜慶祝,你自己也應該歡喜。有如此因,必有如此果,你不久要成大果了!一般所不容易成就的,你一生就完成了,這不能不說是淨信與精進的力量。善財!你是這樣行了的,凡是景仰你而願欲修證的,也應當這樣行。菩薩有了願智,那是決定能修菩薩行的。善財!像我所說的普賢行,應從親近善知識中去信解它。如有人聽了,能立願實行的,他必能成佛。他永遠離卻惡道,不再受一切苦,不久就要往生佛國,面見十方的佛菩薩。過去的善因,現在清淨的知解,加以親近善友的力量,所以能增長功德,像水中的蓮華一樣。善財!你存了信解心來禮敬我,不久你要普入一切佛會中,圓滿一切行,達到佛功德的彼岸」。那時,善財聽了彌勒菩薩的安慰勉勵,不覺歡喜得流淚,仰望彌勒菩薩,一眼不霎的望著。忽然,善財從文殊菩薩而來的信智力中,現起了滿手的寶華瓔珞;善財連忙歡喜的把這心華智寶,供養彌勒菩薩。彌勒菩薩接受了這無上的供養,伸出右手來,撫摩善財的頂說:「善 [P121] 哉!善哉!你真是佛子!不久,你要與我和文殊一樣」!善財聽了,感戴善知識的功德,也說兩個偈子,偈子是:「無上善知識,億劫難遭遇,我今得奉覲,而來詣尊所!我以文殊力,見諸難見者;彼大功德尊,願速還瞻仰」!

  當時,很多人見了這現成的公案,都發菩提心。彌勒菩薩見了,又對善財說:「善財!是的,你該回去晉見文殊菩薩了。善財!你為了救護世間的眾生,為了勤求無上的佛法,所以發大菩提心。我覺得,你在這人生中,遇著如來出世,又見到文殊菩薩,能發具足無量功德的大菩提心,實在難得。發了心,能進修菩薩行,自然能具足無量功德。善財!你問怎樣學菩薩行,修菩薩道,你可以到這大樓閣中去參觀一下,這一切你就都不言而知了」!善財合掌說:「這太好了!請大聖把樓門開了,讓學人進去瞻仰」!彌勒菩薩伸手在樓閣的門上,剝啄剝啄的彈指三下。呀的一聲,樓門自然的敞開了。在彌勒菩薩的助力下,善財歡喜的進去,樓門又閉了。善財靜靜的觀察,見莊嚴藏樓閣,與虛空一樣的廣大無量。從基地起,門、窗、階道、欄杆,一切都是珍寶的。寶蓋、旛、幢……這一切莊 [P122] 嚴品,把樓閣莊嚴得燦爛光明。在這廣大樓閣中,有無量微妙的宮殿樓閣:每一樓閣,都廣博嚴麗,與虛空一樣。彼此不相障礙,卻又彼此分明,沒有一點雜亂。善財見了這莊嚴樓閣,心中非常歡喜。一歡喜,身心都柔和了,一切妄想一切愚癡障都滅除了。那時心地像寂靜而皎潔的秋月,一切都正念不亂,悟入了無礙解脫的妙諦。善財這才頂禮下拜,開始作禮。因彌勒菩薩的威力,只見自己在每一樓閣中,窺見了種種難思的境界。見彌勒菩薩的修行歷程:發菩提心,初得慈心三昧,……受記作佛。又見彌勒菩薩的隨類化導:有作人中輪王而推行十善道的,有作天主、阿修羅王身而教化天眾與阿修羅眾的。又見彌勒在大眾集會中:在三惡道中救濟他們;在天龍八部人與非人的大會中,在聲聞、緣覺、菩薩會中,為他們說法。又見彌勒菩薩的精進修行:他修慧,百千年中經行、讀誦、寫經、觀諸法的真實,為他人說法。他修定,修種種禪定三昧,起神通現身說法。除了這彌勒菩薩的廣大行願而外,又見諸佛在大眾中,佛陀的家族、種姓、形貌, ……種種的不同,都明白現見。也見自己在一切佛會中。在無量樓閣中,見一所 [P123] 更崇高、更廣大、更嚴飾的樓閣。這無比樓閣中,見大千世界的每一閻浮提,每一兜率天,都有彌勒菩薩。這或是從天降神,或是在人間誕生,……或是分布舍利,一切化現成佛的化跡。還有樓閣中一切莊嚴品,或流出微妙的法音,或放光現像,或映現彌勒菩薩的本生。這樓閣中的一切不思議的境界,如夢中的夢境,如幻師的幻化。善財在清淨無礙的智眼中,一切都明記不忘,雖然一切是過去了!

  這時,彌勒菩薩也進樓閣來,又彈指三下,說:「善財!起來!一切法本來如此。這一切,如夢如幻,都沒有自性,僅是菩薩法智為緣所起的幻相。善財!起來」!善財聽見彈指聲,就警覺了,從定中出來。彌勒菩薩又告訴他說:「不思議解脫願智所現的莊嚴宮殿,顯現了菩薩行,菩薩道,菩薩的功德,如來的本願,這你都窺見了嗎」?善財說:「是的!大聖!這要感謝大聖的威力!大聖!這是什麼法門」?彌勒菩薩答道:「這叫入三世智正念莊嚴藏解脫門,是一生菩薩所證得的」。善財又問:「大聖!方才所見的一切莊嚴事,忽然而來,現在又 [P124] 忽然過去,不知到那裡去了」?彌勒菩薩微笑說:「我對你說,善財!那裡來,就向那裡去」。善財聽了,不得要領,停一下又說:「那末,大聖!這到底是從那裡來的呢」?彌勒菩薩說:「從菩薩的智慧神力中來,但莊嚴事卻不住在智慧神力中。你要求他的來處,那是無所從來的;不來,也就不去。你看!幻師幻現的幻事,無來處,也沒有去處,不過是幻師幻力的緣起。這樣,一切莊嚴事,無來無去,不生不滅,但有了菩薩智願力的因緣,這一切就現起了」。善財聽了這緣起如幻的深義,索性擴大而作深一層的請問:「大聖!這能幻者的大聖,又從何來?這該不如幻性的無來去吧」?彌勒菩薩說:「我嗎!我還不是無來處,無去處,不行也不住,沒有處所也沒有著落,不生也不死,不定住也不遷移,不捨離也不染著,無業無報,不起不滅,不斷不常。但是我就在無來無去,不斷不常中來。善財!求菩薩的來去實性,雖然什麼都不可得,但從救護眾生的大慈悲來;從隨願受生的淨戒,願力所持的大願,隨處化現的神通,不離一切佛的不動,身心不為外界所奴役的無取捨,隨順眾生的慧方便,從影現無實的化身中來。總 [P125] 之,在悲智行願的緣起上,有如幻的菩薩來。你方才問我從何處來,其實我有何處所?不過,我卻從本生處的摩羅耶國來。摩羅耶國,有拘吒(樓閣)村,有我的老同學瞿波羅(護地)長者子。為了化度他,使他在佛法中,所以我就常住在那裡。又因為本生地的一切人民,應為他們隨機說法;還有父母、親屬,也要為他們說大乘法,所以我就住在那裡,從那裡來」。善財又問:「大聖才說從本生處來,不知大聖的生處,又是什麼地方」?彌勒菩薩說:「善財!在某種因緣下有菩薩,這某種因緣就是菩薩的生處。所以菩薩從菩提心,正直心,住地,大願,大悲,真實觀,大乘,化眾生,智慧方便,依法修行中出生,這就是菩薩的生處了。有了生處,不能說沒有他的家族,菩薩的家族是:般若母親,方便父親,施乳母,戒養母,忍辱莊嚴品,勤養育者,禪洗濯人,善知識老師,菩提品道友,善法眷屬,菩薩弟兄,菩提心家,奉行家法,菩薩地家鄉,忍富豪,大願尊貴,具菩薩行順家法,發大心繼承家業,法水灌頂太子,成菩提光大門庭。善財!菩薩這樣的生在如來家中,能使三寶不斷,嗣續菩薩的種族,家門清淨,受一切 [P126] 世間的讚歎。這生在佛家的菩薩,能知道一切法如影如化,不再厭離世間,也不會染著。一切法是無我的,所以不為自己打算,慈悲去教化眾生,不覺得厭倦。生死是如夢的,五蘊是如幻的,在生死中長期修行,不再有厭怖心。界與法界一樣,所以不會動心。一切法如焰如幻,所以在生死中沒有顛倒,超出魔王的境界。得了清淨法身,所以煩惱不能誑惑他,能在五趣中自在的受生。善財!我也就是這樣的得了清淨法身,能遍一切法界現起一切眾生的色相、音聲、……所作的事業,思想,志願。我為了要化度退菩提心的老同學,教化父母眷屬,所以生在南印度摩羅耶國的拘吒村。為了教化婆羅門,使他不起種族的憍慢,所以也生在婆羅門家。善財!我在南印的大樓閣中,隨機教化眾生。因為要教化兜率天的同行者,所以在此命終之後,生在兜率天上。我表現了菩薩勝妙的福德智慧,使天人厭離欲界的欲樂,知道有為法終歸要衰壞的。我又為了要攝化同學,要與一生菩薩共談妙法,要教化釋迦佛所派遣來的學人,所以又下生人間。善財!將來我下生成佛的時候,你與文殊菩薩,都要與我相見的。好了,善財!現在你可以回 [P127] 去見文殊菩薩了!文殊菩薩的大行大願,廣大得不可思議!他是一切佛的母親,一切菩薩的教師,也可以說是開顯大乘佛教的內在鼓舞者!你過去參訪的一切善知識,都是文殊的威力,都是文殊大乘教化的一面。善財!文殊是你的善知識,過去使你發生菩提心芽,你在長期參學的學程中,培植滋長,現在要開花結實了。你回去再見文殊,他必能使你圓見普賢行,悟入佛教的真諦──釋迦佛的本懷。善財!去吧」!善財聽了彌勒菩薩的教誨,誠懇的道了謝,從樓閣出來。要結束參學的生活,回到故鄉田地了!

  

三二 參學歸來

  參學的善財,現在到了普門城的門邊了。普門城,是普賢行者的樂土。城中的一切,一律是豎窮三世,橫遍十方,深徹虛空。善財雖還沒有進門,也就快要登門入室了。善財在門口,靜默的追思自己的學歷:起初受了文殊菩薩的教化,纔發生成佛的信願,信自己有成佛的可能。為了實現自己的信願,才遊歷了一百 [P128] 十城,參訪了一百十位善知識。一滴一滴解行的累積,不但要證實文殊所開示的(自己有成佛的可能),無疑的還要貫徹無礙,實行菩薩的普賢行。這樣的一心觀察,又覺得自己長期的參學,雖然跑遍了南方,實只是文殊教導的一節,是文殊教化的演進與開展,並沒有離開文殊一步。正在這樣想的時候,只見文殊菩薩遠遠的伸出右手,過了一百十由旬,到普門城邊來撫摩善財的頂說:「善哉!善哉!善財!菩薩的因行,如來的果德,都是立足在信願上。若離了信願成佛的信根──發菩提心,那還能做什麼呢?這自然要憂慮懊悔而自沒了。不能具備資糧的功行,失去勇猛的精進心,多少得一點功德,種一點善根,便自以為滿足。不能發起菩薩的行願,又不能為佛菩薩所護念。這種人,對於所知的法性,所悟的理趣,所修的行門,所住的境界,自然不能周遍的知其空性,種種的知其幻相,徹底的知其中道。了知還不能做到,何況漸漸的趣入,解說,分別,證知,獲得?善財!信願成佛,是大乘道的根本,一切從此生,一切從此而發展完成。你是這樣的初發信心,又這樣的進求解行;你要踏入普賢大行的菩提場,也要與我同 [P129] 住了!善財!參訪的時代過去,現在要側重實行」!善財靜默的聽著,思惟又觀察,一旦豁然貫通,成就了無量總持、大願、三昧、神通、智慧。善財是進入普門城了。善財覺得普門城的一切,是橫遍十方,豎窮三世,深徹虛空。那一處不是普門城,只怪自己從前不曾見得。既到了這無限無礙的處所,再也不用向外奔波。於是乎善財在摩竭提的菩提場中,結束了一百十城的雲水生活。

  善財在菩提場中,心裡想:菩提場是我佛成道的處所。一般人看來,這裡是草原林下。但在普賢行者看來,依止的場所,是廣大行願的普賢;正覺的佛陀,是淨德莊嚴的如來。自己好容易進入普賢行願的道場,對於佛陀的行果,正應該來一個全盤透視。應該從參加普賢大行的實踐中,體現佛陀的真諦。這樣一想,覺得一切善知識的教導,都與自己的行解,吻合無間。善財為了一切智果的成長,所以從慈悲的慧眼中,觀察一切眾生的生死,使他們都回到本來寂靜的境地;分別一切廣大的境界;學佛的廣大功德;具備解脫的正道;培養身心的精進;修正直心,悟入三世的深法;隨諸佛的法輪而說法;在一切世間中受生;長期中修 [P130] 習菩薩的大行,滿足自己的大願;了達一切智的境界;淨化菩薩的六根;清淨的慧光,破除了愚癡暗,了達一切法、一切佛剎、一切眾生的平等法界;摧壞一切障礙,入於無礙的境地。善財這樣的在平等法界中,修習普賢的解脫行。這樣,就聽見普賢菩薩的名字,聽見他的行願功德,諸地,地前的方便,入地,住地,出地趣入後一地的勝進行,每地所習的法門、境界、威力、住。善財修學他,又聽見他,一心要學普賢行的完滿實踐者──普賢菩薩。所以就在菩提場的蓮華寶座上,作這樣的思念:一切,虛空一樣的平等無著。佛剎、諸法、十方,這都是怎樣的無礙!清淨的一切智境,明顯的道場莊嚴,廣大的深入佛法,周遍的化度眾生,無盡期的修菩薩行,向究竟的如來十力而前進:這是普賢行的輪廓吧!那時,善財因了自己的善根力,普賢菩薩的同善根力,佛陀的威力,忽然窺見了淨土的瑞相。見一切佛剎中,有如來成正覺。佛土中,沒有惡道,清淨得蓮華一樣。地上滿是眾寶的莊嚴,空中有嚴麗的霞雲,莊嚴的道場。佛剎中的眾生,身心清淨,都有端嚴的身相;彼此間慈和歡樂,相助而不相惱亂;常念佛陀的福智莊 [P131] 嚴。善財的心目中,到處充滿了如來、佛土、佛法、菩薩大行的無限光明,普遍的照耀著法界。

  善財見了瑞相與光明,非常自信的覺得必定能見普賢菩薩。心中專一的求見普賢,立刻見普賢菩薩在如來前,坐在蓮華寶座上。他在眾菩薩的圍繞中,最為特出,世間是沒有及他的。也沒有能完全了解他的,因為他的智慧功德,與三世一切佛平等了。廣大行願為體的普賢,只見他身上的一一毛孔,念念放出無數的光明。這一切光明,照遍了法界,虛空界;在一切世界中,滅卻眾生的苦患,使他生長菩薩的善根。這一切光明,又遍在一切佛的眾會中,流出微妙莊嚴的香、華、衣、寶。又在佛土中,流出無數讚歎菩提心的色界天,勸佛轉法輪的梵天,護持佛法的欲天,為眾生歸依的佛陀。又流出佛菩薩充滿的清淨佛剎;還有淨而不淨的,不淨而兼淨的,不淨的佛剎,使雜染的眾生也得到清淨。又流出一切眾生,適應世間,用世間法去教化眾生。又流出無數菩薩,或讚歎諸佛的功德,培養眾生的善根;或宣揚初發菩提心所生的善根;或宣揚普賢菩薩的大願妙行;或 [P132] 實行普賢行,使眾生學一切智;或初成正覺,使菩薩成一切智。善財見了普賢菩薩這樣的自在,不覺身心歡喜。善財再詳細的觀察,見普賢菩薩的身中,每一點上都有十方三世的一切世界;器世間的形形色色,都明白不亂。普賢菩薩的顯現如來、有情、器界,不但是此間,十方一切佛剎的微塵中,也都是這樣顯現普賢的自在。在這樣觀察時,善財得了十種智慧:能念念中到一切佛剎,去見佛,恭敬供養,聽法,思惟佛的正法,知佛的自在,得無礙辯才,觀一切法的般若,入一切法界的大方便,知一切眾生的心性,得普賢行者的智慧。那時,普賢菩薩伸出右手來,摩善財的頂。這一摩,善財又得了更深廣的三昧。這摩頂與得益,也不但是此間,十方一切佛剎中的普賢與善財,也無不如此。普賢菩薩放下手說:「善財!你見我的大自在嗎」?善財說:「見的。大聖!這真是微妙難知,怕唯有佛才能知道」!普賢菩薩說:「是!善財!這一切,那裡是容易得來!我記得,在不可數量的時劫中,我為了求大菩提,作了無數的大布施。凡是所有的一切,財物、權位、家屬、身體、就是生命,也都捨了。我恭敬供養無數量的如來, [P133] 在那裡出家,修學佛法。在這悠久的時劫中,我記得從不曾起過一念的瞋害心,我我所心,感覺生死道長的厭倦心,障礙心。我只是堅定不變的修集一切智的助道法,為大菩提心而努力。善財!我所修的菩薩行,不論是淨化世界;或者是教化眾生起悲心,救護他們;供養諸佛與善知識;護持正法,那一樣不犧牲一切的一切。我所得的正法,沒有一字一句,不是從犧牲一切中得來。善財!我求索正法,都是為了一切眾生:願意他們聽到正法,修習世間與出世間的智慧,得到暫時與究竟的安樂;願意他們一齊來讚歎我們的佛陀。我過去的一切事業,何等廣大?就是盡一切時劫去說,也說它不盡。善財!我有種種的能力,像功德力,善根,好求勝妙法,修功德,正觀一切法,慧眼,佛威,大慈悲,清淨神通,善知識力,所以得到了三世平等的清淨法身與清淨色身。這清淨的色身,雖也是超世間的,但適應一切眾生的好樂,在一切世界的每一處所,現種種不同的身形,使他們歡喜。但是善財!你應該看看我的清淨法身,這可與色身不同了。這是無量劫中菩薩大行的成果,實在難見難聞!那善根微少的聲聞、菩薩,尚且聽不到我 [P134] 的名字,何況見我的身體?善財!如有聽見我名字的,或者見我的色相觸我的身體的,迎我送我的,暫時跟從我的,夢見我的,都能不退大菩提。還有眾生肯憶念我的,不問他片刻或者永劫;有見我放光動地的,這都不會再退失大菩提。總之,凡能見我清淨法身的,必定生在我的清淨身中。能見我清淨佛土的,必生在我的淨土中。他與我,不再是他與我,不妨是他與我,而實則契含一體。善財!你應該觀察我的清淨法身」!

  善財觀察普賢菩薩的法身,見他一一身分中,有無邊佛剎,如來出世,在大菩薩的圍繞中,說種種法。又見身中的一切佛剎,有無邊的佛化身,教化眾生發菩提心。又覺得自己與普賢一體,在普賢身中的十方一切世界化眾生。從前所遊歷的佛土,親近的善知識,積集的善根、智慧……,比那見了普賢菩薩以後的,簡直少得不可以數量來比較。現在,善財是獲得了普賢菩薩的廣大行願,與普賢菩薩平等。不久,要與一切佛平等,像佛剎、佛身、佛行、佛的正覺、自在力、轉法輪、辯才、音聲、力、無畏、佛所住、大慈悲,這一切的不思議解脫自在, [P135] 都要平等平等。

  

三三 一片讚佛聲

  菩提場中的普賢菩薩,是廣大行願的實現者。在他清淨的心華中,正見了佛陀的真實。一種正覺的同情,從心的深處浮現,充滿了一切法界。無限的崇仰敬愛,使他與同行同願的普賢行者,唱出無盡的妙音,頌讚佛陀的真實,一直到未來:

  「清淨妙法身,三界無倫匹!超出諸世間,有無不可說。無依非不住,不去非不至;夢境如空華,我觀佛如是。佛海摩尼寶,隨應而差別,非色非非色,似現無所得。一切難為喻,喻所不能及!虛空或可量,難盡佛功德」! [P137]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