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三 瞻波中心的古印度

  恆河下流,東南向流入大海。在恆河西南岸,有瞻波大城,這是古代央伽國的首府。釋尊時代的瞻波,約在現在的Bhāgalpur附近。然依『西域記』(卷十),佛世瞻波的億耳因緣等,都被寫在伊爛拏缽伐多國,瞻波還在東面三百里的地方。從此向東看,河流,氣候,物產,都適宜於文明的孕育。東方最先出現的[P21]像樣民族,傅說在瞻波,這是早在西方阿利安文化未來以前獨自開展的。印度從來就缺乏明確的歷史,何況是古代?何況是向來被西方阿利安人忽略的東方?然依古代東方人的傳說,還能了解東方的大概。如『長阿含』(卷二十二)『世記經』說:「爾時,先造瞻婆城,次造伽尸婆羅奈城,其次造王舍城。……以此因緣,世間便有城郭、郡邑、王所治名」(又見大樓炭經卷六,起世經卷十,起世因本經卷十)。這是佛教所傳的社會發展故事,以為此世界的城郭,瞻婆城最早,後造伽尸的波羅奈城,到最近才造王舍城。在說明世間初有夫婦的結合時,插入這開始建築房屋的傳說。這當然是印度東方民族所知道的世界,是他們的傳說。這一古代的傳說,不但透示了印度東方文化的孕育地,還說明了古代國族興起的前後。從瞻婆而開展的故事,『西域記』(卷十)的瞻波國中,也有說到:「在昔劫初,人物伊始,野居穴處,未知宮室。後有天女降跡人中,遊殑伽河(即恆河),濯流自媚。感靈有娠。生四子,分王瞻部洲,各擅區宇,建都築邑,封疆劃界。此(瞻波)則一子之國都,瞻部洲諸城之始也」。天女的傳說。是民族[P22]起源故事的假託,以說明王族的尊貴。這一傳說,也說明瞻波是城郭的最初建築者。雖然瞻波是四國的一國,但他是城郭的初建者,又將這一故事敘述於瞻波國中,實可以看作:瞻波文化開啟,引起附近城邦的分立。四國為同母的弟兄,表示四國間血統的同源。此一傳說,直率的以瞻波為世界城郭的初建者,與西方的文化無關。傳說者的意境中,東方國族,實從瞻波一帶而開發自己的文化,這是東方的傳說。『西域記』的著作雖遲,但這一傳說,最遲在阿恕迦王時代(西元前三世紀)以前,已經存在,因為『長阿含』(卷五)的,『典尊經』已有此記載,而且還更為翔實明白。經中假託梵天王的傳說:「過去久遠時世有王名曰地主,第一太子名曰慈悲」。慈悲太子的登位為王,得六位大臣的助力不少,因此分封六大臣,總為七國。「分此閻浮提地以為七分,……王所治城村邑郡國,皆悉部分」的,是大典尊焰鬘。這一傅說,與西域記大體相同。現在要注意的,是開始分王造城的傳說,尤其是七國七城的偏於東方。雖慈悲王的治地,不知道是七國中的那一國,然依宋施護異譯的『佛說大堅固婆羅門緣起經』所說:「中央[P23]境土多人聚處,黎努王(即慈悲Reṇu的音譯)居」看來,七國的中央,無疑的是瞻波。現在把七國七城總敘出來,再分別考察他的所在地。七國,如經上說:「檀特伽陵城,阿婆(一作波)布和城,阿槃大天城,鴦伽瞻婆城,數(一作藪)彌薩羅城,西陀路樓城,婆羅伽尸城,盡汝典尊造」。

  檀特Dantapura伽陵城Kaliṅga,施護異譯作「迦陵誐國捺多布囉城」。伽陵即羯陵伽,確為古代東方的大國,約擁有今Mahānadi河流域,延長到南北。阿恕迦王灌頂九年(西前二六0),曾舉兵討伐此國。『西域記』(卷十)說羯陵伽在烏荼國(奧里薩地方)西南二千多里。玄奘所見當時的羯陵伽,偏在Godāvarī河以東,決非古代羯陵伽大國的全部。『正法念處經』(卷六十八)敘述南方諸國的次第,迦陵伽與耽婆婆帝相接。『起世經』等說到古代的王統(參看下節),也總是在怛摩梨多以後,接著說迦陵伽的檀特富羅城。耽婆婆帝『西域記』(卷十)作耽摩栗底,即現在的Tamluk,在Selai河與Hughli河的合口處。可見古代的迦陵伽,沒有『西域記』所說的那樣深入西南;他的北[P24]部,約兼有奧里薩一帶。此國的衰落,『西域記』(卷十)說:「羯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