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切法刹那灭,何以能一期相续?

姓名或匿稱: 
刘永恩

一切法刹那灭,何以能一期相续?对这一问题,印顺导师在《中观今论》中用主因疏缘变与不变的理由和例子来解说,我总觉得这种解说并不能充分说明这一问题,似乎并不恰当。既然说一切法刹那灭,那么一切主因疏缘都应是刹那灭而迁流变化不息的,怎么能以“只要主因不变,即使疏缘有些变动,还是能一期相续的”来解说诸法的何以能一期相续呢?况且文中也还是说“因不变或说依主因形成的特质不变,不过相对的假说,实则此因或质,也未尝不在潜移变化中”。 既然主因疏缘一切都在潜移变化中,又如何能够相对的假说“

回應

我觉得,刹那灭与一期相续的问题,其实是变与不变的问题

       我觉得,刹那灭与一期相续的问题,其实是变与不变的问题,这不能用不变去解释不变,也不能用变去解释变,而是要通过因缘观去解说,因为变与不变等一切都是依因待缘的产物,本无固定性可言,在不同的因缘观待之下,同一法既可现为变,又可现为不变,变与不变均不实如幻,是故,同是一法,在某一观待中的“刹那灭”就现为另一观待中的“一期相续”,他们似乎矛盾,只要知道他们是依不同观待而结果不同这一点,就不觉得矛盾。但这样又将如何解释“诸行无常”呢?如何解释一切法是刹那流变不息呢?为,一切无常表明一切法是必将变化的,难么另一方面, 变与不变都依因缘观待,既然某法依某些因缘可以成为不变,那为何此法又是必将变化的呢?变化的必然性又由于什么?

        一念与无量劫相摄相入,时间无固定性可言,待存在的运动相而幻现。那么来看一念生灭、一期生灭、大期生灭之间的关系,刹那生灭不妨当做一念生灭来看,在刹那一念间的生灭,是不能离开相续的安住相的,因为既说生灭,即是就某一法而说生说灭,那么这一法在灭前必有相续安住相可说,不过是在一更极短的时间中相续安住而不变的,如果没有这短暂的安住相,就没有这一法可言,那么,这刹那生灭就可看作是在极短时间中安住而后灭去的,即是说,刹那生灭中有安住相,同样,一期生灭是由这刹那生灭累积而成,自然是有刹那生灭相的,大期生灭,其理相同,可见,生灭与相续,也是相摄相入。另外,时间的长短是依运动相所得的幻相,此以为极长,彼不妨以为极短,此以为是刹那一念生灭,彼不妨以为是一期生灭,不妨以为是大期生灭,如此看来,此之一期相续,彼不妨以为刹那相续,也就不妨以为刹那生灭了,从此时间长短的无有固定性来理解“刹那生灭而能一期相续”的问题,也似乎是一条途径。刹那生灭与一期相续的关系可看做变与不变的关系,生住异灭是不即不离,不一不异的,变与不变也就是这样的关系,变依不变,不变也是依变,变前是安住相,才有随后的变可言,不变之法必有生起相方可成为一法,而生起即是变化,可见,变是不变的变形,不变是变的变形,实质没有不同,都是出发于同一自性见而来的戏论,无常只是否定常性不可得,不是一般所见与常相对的无常,那样的无常其实是变相的常见,刹那灭与一期相续,都只能从世俗观去阐释,若从胜意观来说,这些都不可得,也因此,从世俗观的阐释中,也许我们是得不出圆满说明的。
        对这一问题,我想另举灯焰为例子来说明:一盏点燃的油灯,在每一刹那灯焰都是即生即灭的,前焰不是后焰,但为何能能在一段时间内,灯焰看起来一直似乎未变呢?这是因为,灯焰依灯内的油而生,前焰依前油而生,后焰依后油而生,前油非后油,而前油似后油,因此,依油而生的灯焰也是前非后而似后的,故而灯焰能一期相续,前后似乎未变,其实前不是后,只是相似而已,一方面,灯焰刹那灭,灭灭不已,一方面,灯焰刹那生,生生不已,前后相似相续,故而能一期相续,刹那灭与刹那生没有矛盾,刹那灭与一期相续也无矛盾,灯中油是有限的存在,存在法必是有限的,油灯必有油枯灯灭之时,一期之相续也必有灭尽之时,这是诸行无常,实则,每一刹那,灯焰即灭,灭灭不已,则更显出无常来。诸法刹那灭,且灭灭不已,但这不妨碍某法的一期相续,原因是前灭而后生,后不是前,却似于前,生生不已,新新不住,即成一期相续,这安住相实为由此相似相续而来的幻相,并非实有安住,其实只是生灭不已的存在,如人手拿点燃的香头快速转圈,使人看似有一红色圆圈,实则只是一点而非圆圈。 

回應「一切法刹那滅,何以能一期相續?」

導師一開始就表明「只要因緣──實在是主因沒有大變動,那疏緣雖有些變動,或有或無,某法的存在,能延續下去。」(<<中觀今論>>p.179)

這裡所說的「主因沒有大變動」,也就表示「主因還是有變化的」,但為了使讀者容易明白,才權且方便地說也就是導師所謂「相對的假說」的意思):「只要主因不變,即使疏緣有些變動,還是能一期相續」,我舉個例子略加說明:我們此世生而為人,這一期的生命之流,在過去世之「引業」(主因)尚未報盡之前,一直都處在「人道」之中,使得一般人會覺得「主因沒有大變動」(事實上它還是在變化中,也就是維持這一期生命的「業能」越來越弱);但這一世之「滿業」(疏緣),則可以明顯觀察到不斷地在變化中。

 

因此導師以上這段文字之論意並無矛盾之處!

(註)引業、滿業

凡由強業而感得一趣的總報體(『得蘊,得處,得界』),成為某趣的眾生,叫引業還有一類業,並不能引我們感得生死的總報體,卻「能」使我們對於這一報身的種種方面,得到圓「滿」的決定,叫滿業。如生而為人,儘管萬別千差,而同樣是人,人是引業所感的總報。餘如六根有具足與不具足,相貌有莊嚴與醜陋,容色有黑白,目睛有威光或無威光,音聲有優美或粗俗,嘹亮或低滯……這種人各不同的差別,都由不同的滿業而感得。 (<<成佛之道>>p.67)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



answer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