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妙雲集》序目

民國五十八年九月,我重回嘉義妙雲蘭若安住。想到自己寫作的,別人記錄的,也不算少了。文章未必自己的好,但到底費過自己的一番心力。想到虛大師、慈航法師、大醒法師、續明法師等去世以後,由後人來搜集整編,實在並不容易。倒不如自己來編集一下,應該省力得多。同時,已經出版的,或是紙張差,或是字體小,參差不一。不如統一重排,改用新四號字,也讓讀者省一點目力。就這樣,定下了編集為《妙雲集》的決心。

我的作品,體裁不一,長短不一,所以將《妙雲集》分為三編。「上編」,是經論的解說。已經整理出版的,共有八部,現編為七冊:一、《般若經講記》,這包含了《金剛經》及《心經》的兩部講記;二、《寶積經講記》;三、《勝鬘經講記》;四、《藥師經講記》;五、《中觀論頌講記》;六、《攝大乘論講記》;七、《大乘起信論講記》。

「中編」,是專著而篇幅超過十萬字的,現編成六冊:一、《佛法概論》;二、《中觀今論》;三、《唯識學探源》;四、《性空學探源》;五、《成佛之道》;六、《太虛大師年譜》。

「下編」,是短篇的總集,不問是寫的,記錄的,都編在一起。我的思想專一而單純,所以沒有虛大師那樣的多彩多姿。現分編為十一冊,分別的標一書名,其次第與重要內容如下:

一、《佛在人間》:這是過去所曾用過的書名,重於人間佛教的現實利益,從人乘正行而向佛道。除舊有的幾篇外,增入了〈人間佛教緒言〉,〈從依機設教來說明人間佛教〉,〈人性〉,〈人間佛教要略〉,〈佛法是救世之仁〉等數篇。

二、《學佛三要》:這也是過去所採用的書名。信願、智慧、慈悲——為大乘佛法的三要,學者要不偏不離的去學習。除原有的篇章外,又增加了〈生生不已之流〉;〈心為一切法的主導者〉;〈菩提心的修習次第〉;〈佛教之涅槃觀〉等。

三、《以佛法研究佛法》:這雖然也是過去曾用過的書名,但大大的充實了內容,編入了〈佛教之興起與東方印度〉;〈法之研究〉;〈密教之興與佛教之滅〉;〈大乘是佛說論〉;〈中國佛教與印度佛教之關係〉;〈論真諦三藏所傳的阿摩羅識〉;〈如來藏之研究〉等長篇。

四、《淨土與禪》:這一冊以〈淨土新論〉為主體,更增入〈東方淨土發微〉,〈念佛淺說〉,〈東山法門的念佛禪〉等。

五、《青年的佛教》:在〈青年佛教與佛教青年〉外,加入〈初級佛學教科書〉及〈高級佛學教科書〉。

六、《我之宗教觀》:本書所編集的,有〈我之宗教觀〉,是通論一切的。〈中國的宗教興衰與儒家〉,〈修身之道〉,〈人心與道心別說〉,是論到儒家與道家的。〈上帝愛世人〉,〈上帝愛世人的再討論〉,〈上帝與耶和華之間〉,是我對基督教的一點認識。

七、《無諍之辯》:這都是有關批評與討論的文字。有〈評熊十力的新唯識論〉;評胡適的〈神會與壇經〉。〈評精刻大藏緣起〉,〈空有之間〉,是對內院歐陽竟無及王恩洋居士的。〈敬答議印度之佛教〉,是與虛大師商討的。有關〈大乘三系〉的兩篇,是與學友默如法師的討論。〈佛法有無共同佛心與絕對精神〉,〈與巴利文系學者論大乘〉,是立足於中期的大乘佛教,而對前後兩極端的研討。〈談入世與佛學〉,想喚起佛教徒的自覺,不要一直滑向世俗中去。

八、《教制教典與教學》:這是與當前佛教問題有關的。有關教制的,如〈中國佛教前途與當前要務〉;〈建設在家佛教的方針〉;〈關於素食問題〉。〈僧裝改革評議〉,是有關僧裝改革運動的二篇之一。關於教典的,如〈編修藏經的先決問題〉。關於教學的如〈論僧才之培養〉,〈學以致用與學無止境〉等。

九、《佛教史地考論》:這一冊的篇幅比較多,除曾經單行的〈中國佛教史略〉,〈佛滅紀年抉擇談〉而外,還有許多史地的考論。如〈印度佛教流變概觀〉;〈北印度之教難〉;〈大乘經所見的中國〉;〈龍樹龍宮取經考〉;〈楞伽經編集時地考〉;〈漢明帝與四十二章經〉;〈世親的年代〉;〈玄奘大師年代之論定〉等。

十、《華雨香雲》:這一冊,編集了「雜記」,「隨筆」,「序跋」,「讚德」,「哀思」,「碑記」等文字。重要的有〈雜華雜記〉;〈華雨集〉;〈英譯成唯識論序〉。有關紀念虛大師的五篇,可為瞭解虛大師精神的參考。

十一、《佛法是救世之光》:這是末後一冊,將雜餘的編集在一起。這一冊大半是講稿,或是對釋迦、彌勒、觀音、地藏菩薩的聖德與法門的讚揚。或是針對世俗的淺見與誤解,如〈切莫誤解佛教〉;〈美麗而險惡的歧途〉;〈舍利子釋疑〉等。或是介紹佛教世界的一角,如〈菲律賓佛教漫談〉;〈泰國佛教見聞〉。本冊也有簡要深刻的文字,如〈中道之佛教〉;〈大乘空義〉;〈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人生的意義何在〉等。

《妙雲集》編集了我的作品,但不是完全的,這可以分別來說:

一、我第一部出版的,以文言寫成的《印度之佛教》,表達了我對佛法的信念。從佛教史的發展中去理解佛教,理解佛教正常的或偏激的發展,或世俗的適應。在佛教的發展中,認清我們所應承受的佛法的特質,正常的積極的部分,以適應時機,救濟苦難的現代。這是我所不能完美達成的,但從事教理、教史的條理考證,成為我報佛深恩的唯一願望!這部書沒有編入《妙雲集》,僅節錄〈印度佛教流變概觀〉;〈密教之興與佛教之滅〉——兩章,分別編入下編。為什麼沒有編入,我想拆散這部書,發心以語體文重寫,引用種種文證,寫成多少部;然後綜合起來。《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就是想寫而已經寫成的兩部。這兩部書,用老五號字,精裝,自成一類,都不在《妙雲集》之內。以後再寫「印度之佛教」的部分,都將與上二書一樣。

二、去年寫了一部從印度禪到中華禪的發展過程,題為《中國禪宗史》的,也不在《妙雲集》內。這部書的寫作,是偶然的,從來沒有想這樣的,只能說因緣了。這是理解中國佛教史的一個重要部分。

三、來臺灣以前的文稿,散失的已經散失了。來臺以後而曾發表過的,大都編在《妙雲集》內,但也有例外的:1.〈藥師琉璃光〉(潮音三十五卷),已編入《藥師經講記》。〈寶積經述要〉(潮音四十三卷),已編入《寶積經講記》。《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序》(潮音四十九卷),《成佛之道‧序》(香港佛教),都已編在書裏;所以不再編入,以免重複。〈論部之不同名稱及其意義〉;〈迦旃延子與發智論〉;〈佛陀跋陀羅傳來之禪門〉;〈佛教的文藝大師——馬鳴菩薩〉:這四篇(潮音四十二卷),都已編入《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還有〈藥師經開題〉(潮音三十九卷),內容不出〈藥師琉璃光〉及〈東方淨土發微〉,所以就捨去了。曾發表於《文史》的〈秦漢之佛教〉,已簡略而改寫為〈漢明帝與四十二章經〉,所以也就不再存錄。2.《潮音》卷四十五,有〈論提婆達多之破僧〉。卷四十六,有〈阿難過在何處〉;〈佛陀最後之教誡〉;〈王舍城結集的研究〉;〈論毘舍離七百結集〉。這五篇,都有關於印度佛教的早期史實。沒有編入《妙雲集》,預備在寫《佛陀及其弟子》;《部派佛教之開展》時,把他採錄(或改寫)進去。3.有些法語之類,沒有保存必要,一概不取。《妙雲集》就這樣編定了。

《妙雲集》的刊行,始於民國五十八年冬,到全部印出算來已四年了(中間同時刊印了《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及《中國禪宗史》)。印費方面得星洲法坤師、陳慧中居士;香港邵黃志儒及謝慧輪居士;臺灣曾慧泰居士等的樂助。校對督印方面由慧潤、性瀅、依道師負責進行。在全書完成的時候,謹對給予財力、心力的護持者致深摯的謝意!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