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摘選法義饒益之文章,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真誠向法的網友們一起切磋討論。

諸行無常

諸行無常
我個人在知識追求上傾向於「雜食性」動物,儘可能有書就讀,甚至無書不讀,其中養生類的書看了一些。例如侯秋東先生是我多年前在書本上認識的一位善知識,他除講授佛法修行,也教導氣功養生,如傳授拍手功、寶瓶氣功等,包括抗癌方法。

正義與效益──略談「善經濟」

正義與效益──略談「善經濟」
義務論(deontology)和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屬目的論(teleology)形式)是兩種不同道德判斷的思路。義務論對效益主義的遲疑之一是正義問題;意即就效益主義而言,為了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好處,少數人權益的犧牲是可以接受的,如以一人生命換取五條人命在道德上成立的,但此舉無非傷害那一個人應有權益,違反了公平正義。

忍受、接受和享受

忍受、接受和享受
佛教談「三受」,分別是「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我這裡另提「三受」,「忍受、接受和享受」,或可說是上述「三受」中「苦受」再細分為三,成為面對「苦」的三種態度,即「忍受苦痛」、「接受苦痛」和「享受苦痛」。

說不可說

說不可說
道與空是道家和佛教核心概念,「不可說」是道與空的形容,猶如禪宗「說似一物即不中」,當中有好幾層可能意涵。我曾在《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作了研究,茲把看法初步滙整如下:

「照著講」vs.「接著講」

「照著講」vs.「接著講」
從事古代哲學之研究,尤其面對典籍的解讀時,往往有不同的理解空間,許多語句未必有唯一的正解而有開放詮釋的可能;可以說思想史發展的過程,亦正是在顯示這些理解的差異。如因《中論》文本自身有諸多理解的可能,吾人難以說吉藏《中觀論疏》與月稱《淨明句論》,甚至今人的諸多詮解,何者較符於龍樹原意。[1]

從否定走向覺悟

從否定走向覺悟
不少佛教徒信佛愈深、固執愈重,不信還好愈信愈難溝通、愈難相處。可知虔誠信仰固然是好的,但信仰過於虔誠則易有弊端,愈是虔誠專注頭腦愈不清楚。如此「信智合一」的佛法修學理想不是沒有道理的。

第十九層地獄

第十九層地獄
偶然之間我會想到「漸凍人」的遭遇,重度漸凍患者成天癱躺在床上,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空有清楚腦袋與敏銳知覺,卻「動彈不得」,什麼也做不了。曾有漸凍人表示:如果這世界有十八層地獄,那麼他就生活在第十九層地獄。

念佛僅能是方便法門嗎?

念佛僅能是方便法門嗎?
印順法師對淨土念佛法門的觀點曾引起淨宗學者極大反彈,甚而傳出焚燬其著作情事。事實上,印順對「念佛」有一定深度的考察,從初期佛教「六念」法門,一直到不同念佛法門的介紹,如闡述般若經教念佛旨趣,從「持名念佛」、「觀想念佛」到「實相念佛」,認為《般若經》為主的「念佛」是「實相念佛」,強調「念佛」亦能契入於實相。[1]

分判與綜貫──試論印順判教觀的兩重思路

分判與綜貫──試論印順判教觀的兩重思路

印順曾表示太虛長於「融貫」,而他卻偏重「辨異」,[1]其佛法判攝往往被認為懷疑、否定傳統居多,具有一定破壞性;然而印順之法義抉擇並不是為了否定特定傳統,將之排除在外,而卻有各安其位各盡其能之意。例如印順雖把禪宗歸為「真常唯心系」,卻不曾將之視為是「外道」,但仍引人誤解以為他要打倒禪宗等。[2]事實上,從「四悉檀」的判教精神來看,印順亦有融貫或綜貫一切佛法的構想。

「批判佛教」不是佛教

「批判佛教」不是佛教

日本「批判佛教」曾在國際學界掀起熱潮,這思潮雖未必擴大,卻也未見消退,如大陸學界近來仍有專門研究出版。[1]而印順佛學觀點常被視為與「批判佛教」相近,皆代表「反傳統」之佛學路數,[2]然反省、反思傳統佛學未必即等同於反對、反駁傳統佛學,也因此印順不會接受松本史朗之「如來藏思想不是佛教」等論斷。

訂閱文章


by Dr. Rad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