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摘選法義饒益之文章,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真誠向法的網友們一起切磋討論。

以般若思想開演阿含義理

以般若思想開演阿含義理
印順法師認為龍樹《中論》是本著《般若經》的見解,抉發《阿含經》的真義。[1]《阿含經》與《中論》的聯繫性,以及與初期佛教思想的連貫一致,已漸為一些學者所共同接受(如David J. Kaulupahana)。[2]印順法師的看法除了綜合了古說,顯示《中論》與《般若經》思想的一致性外,還提出新見,認為《中論》在論述上是以《阿含經》為主。如此,《中論》雖是申論《阿含經》,但龍樹論述的觀點,並不離於《般若經》。[3]

中觀學的人格特質

中觀學的人格特質
每一佛教修行法門都有其特色,每一法門下修學者也有其性格特點;我所觀察到的中觀學人(或中觀行者)大致有以下人格特質:

問題在自己身上

問題在自己身上
古來的修道傳統都重於內省,如《論語》之「吾日三省吾身」、「見不賢而內自省」,以及《孟子》所說的「反求諸己」、「反身而誠」、「自反而縮」等皆是。

「普天三無」的初步反思

「普天三無」的初步反思
「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的人,沒有我不信任的人,沒有我不原諒的人」之「普天三無」是《靜思語》中的一句話,廣為慈濟人所熟知。其中深度意涵,應值得進一步細究:如只有這「三無」嗎?為什麼是這「三無」?這「三無」有沒有相關的佛典義理基礎(如「眾生皆有佛性」等)?乃至於其它的哲學或宗教典籍依據(如《論語》等)?證嚴法師相關開示又有哪些呢?(如「信己無私,信人有愛」等)

中觀之「宏觀」與「微觀」

中觀之「宏觀」與「微觀」

中觀學之「中觀」──「中道正觀」即是「空觀」,透過「中觀」、「空觀」來「正觀」、「深觀」(相對於「廣行」而言)一切法。而中觀學之觀法,或可說有「微觀」和「宏觀」兩個向度。

不即不離的宗教研究

不即不離的宗教研究
宗教信仰關乎個人的信仰體驗,有其私密、不可為外人道之處,然而研究卻是客觀、實事求是的,如此宗教研究應與一般研究有所不同。

苦痛令人覺悟

苦痛令人覺悟

「人傷我痛,人苦我悲」是證嚴法師常說的一句話,其中的「人」雖是指「他人,但同時也是「自己人」──「民吾同胞,物吾與也」,展現出「民胞物與」的精神。而這裡的「人」不只是指「人類」,還包括人世間一切,如動植物、生態環境等。

「佛教美學」?!

「佛教美學」?!
在現今佛教學研究中,佛教倫理學、佛教形上學、認識論乃至邏輯等都時而聞見,但卻較少聽到「佛教美學」;誠如佛教學者Richard Gombrich表示佛教沒有美學。

「我」的四種層次

「我」的四種層次

「我」(I)在語言使用上是一個代名詞,指涉自己這個主體,在更深的(本體)層次上,究竟什麼是「我」(self),古今中外有諸多哲學討論;如禪宗所問:「未生我時誰是我,生我之後我是誰」,一直要到「明心見性」,還我本來面目,才能找到問題的答案。

佛教哲學 vs. 佛教義學

佛教哲學 vs. 佛教義學
John Hick在《宗教哲學》(Philosophy of Religion)一書「導論」曾表示,「宗教哲學」乃是「哲學性的思考宗教」( philosophical thinking about religion),寬廣的說明何為「宗教哲學」。

訂閱文章


by Dr. Rad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