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摘選法義饒益之文章,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真誠向法的網友們一起切磋討論。

佛法中的唯物思維

佛法中的唯物論
科學強調實事求是、眼見為憑,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因此看得見摸得著,可以客觀驗證的,科學才肯認為真;如此科學往往傾向物理主義或唯物論立場,或者說,科學所預設的形上學多半是唯物論的,只不過主張強度的不同──如一切都有物質作基礎,與一切都只是物質性存在,乃是兩個不同宣稱,前者雖以物質為基礎,但不代表物質構成世界的一切,但後者卻視物質為全部的存在。

存在與實在

存在與實在
知識學(epistemology)上有表象(appearance)與實在(reality)的哲學問題;對此,不管是中觀學派的「一切皆空」或者瑜伽行派的「萬法唯識」,皆有一定觀點,認為世間一切往往取決於我們自身的認知,相對於事物是什麼,更應留意我們把它看成什麼。事實上,在「一切皆空」或「萬法唯識」的觀照下,未必有「實在」、「實有」可言,最多只能說是「存在」、「存有」。

「無為」

「無為」
「無為」是道家《老子》重要觀念,如《老子》說:
「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第二章)
「為無為,則無不治」(第三章)
「道常無為而無不為」(第三十七章)
「上德無為而無以為」(第三十八章)
「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第四十八章)
「我無為而民自化」(第五十七章)
「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六十四章

「後設認知」

「後設認知」
有西方學者把佛教的「正念」稱為一種「後設認知」(meta-cognition),這「後設」(meta)有after之意,跳脫出來站在背後靜觀這一切,依此來理解「正念」。

試論「意業為重」之倫理學特質(六)

解脫層次的價值關懷

  唯心靈淨化,道德才能提昇,這是佛教「意業為重」可延伸的意義。然而,心靈淨化、道德提昇僅是佛教世間層次的關懷,除此之外,佛教更關心出世間超越的解脫;亦即,佛教之修心、淨心不只是此世的行善避惡,還追求彼世超越善惡、非善非惡之終極境界。

新詮或誤讀?

中國征服佛教:建立於新詮或誤讀?
天台宗是中國佛教重要的一支,不只在教理闡釋上有深刻見地,在禪觀修證上亦別具特色,古來有「教觀雙美」之稱。佛教暨佛學中國化、中國佛教之奠立與成形,從天台思想可以看出,在吸收印度佛學的同時,又創造性轉化之。

禪定是生天的因業

姓名或匿稱: 
CF

《成佛之道》第三章五乘共法談到「天趣」時說:空居的欲界天,也有些微定力。初禪以上,就是修四禪及四無色定的果報(p.95).可見得禪定是生天的因業。只是,定有正定、邪定、淨定、味定,不知染淨不同的定成就,果報都一樣能生天嗎?那利用成就的定力聚眾作亂的也一樣能生天享福嗎?

三福業的兩種說法

姓名或匿稱: 
FG

     《佛法概論》第十八章第一節,「持戒與慈悲」這一段落中間部分提到:依五戒、八戒、十善業而說到四無量心,這是經中常見的教說。尤其是『增一含』「三寶品」,以施為「施福業」,五戒四無量為「平等福業」,七覺支為「思維福業」,這即是施、戒、定三福業......。

末學的疑問是:以施為「施福業」,自然是可以理解的。而以五戒四無量為「平等福業」,只取其平等慈、同體悲之深義,或還含蓋「與定心相應的四無量」?至於以七覺支為「思維福業」,也就是定福業。這要如何理解呢?七覺支是趣向覺悟解脫的,與人天三福行如何對等看待呢?請教各位師長了。感謝您撥冗解疑。

 

「理一分殊」

「理一分殊」
佛法是因人而存在的,如此相對於佛陀的教導是什麼(或佛法是什麼),自己如何看待佛法(是什麼)亦是一個重要問題。或者進一步說,有三個不同層次的問題:一、佛法是什麼?二、他人如何理解佛法?三、自己又如何理解?

試論「意業為重」之倫理學特質(五)

唯心論傾向的道德觀

  「意業」此詞彙分析,含攝心理(即「意」)和道德(即「業」)兩個面向,而當佛教主張「意業為重」,即顯示心理學與倫理學兩個學科在佛教裡緊密關聯,心識與倫理學乃是佛教思想的兩大主幹。[1]此外,Rhys Davids以《法聚論》(Dhamma-savgani)探討佛教對心理現象的解析、分類,即將書名訂立為「心理倫理學」(Psychological Ethics),[2]亦顯示佛教之倫理價值是建立在心理運作機制的認識下而展開的。此外,Flanagan也表示佛教(如阿毘達摩)對心理的細緻分析,除了是對心理生活的好奇和關注外,同時也是為了苦的滅除,表示佛教心理學最終是供作佛教倫理學之用。[3]  
訂閱文章


by Dr. Rad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