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摘選法義饒益之文章,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真誠向法的網友們一起切磋討論。

菩薩的智慧

菩薩的智慧
佛教的解脫是以智慧而得解脫,不管是聲聞證阿羅漢或菩薩成佛皆是,然而兩者的智慧卻是大不相同。雖然在質上一樣,但在量上卻大不相同,如佛典以「螢火小光」及「太陽光」作喻,顯示兩者天壤之別,或者以「毛孔空」和「太虛空」來形容羅漢與菩薩的別異;其中的關鍵在於悲心願行的有無。

師父被徒弟害到

師父被徒弟害到
父母親對小孩的愛,如果因疼愛而至過度溺愛,則愛之適足以害之。這樣的愛不只是「親子之愛」,任何的愛皆然;如弟子愛慕師父的「師徒之愛」,若以弟子成心揣度師意,認為這是對師父最好的方式而冒然行之,輕則徒增師父困擾,重則陷師父於不義。

自我 vs. 自我感

自我 vs. 自我感
「無我」(或「非我」anātman)是佛教核心教法,卻也時常引起不解甚至誤解。事實上,佛教未必全然否定自我,卻接受「我」之假名安立--名言指涉下的暫時性存在;亦即在「俗諦」上接受「我」,只不過在「真諦」層次上否定一絕對不變的「我」。

「利和同均」

「利和同均」
──「共產」的準備
生活在民主社會的我們雖不想接受「共產」政經體制的統治,但在主觀心境上卻要做好「共產」的心理準備,特別是身有閒財的多數人,都儘可能接受與人「共產」,畢竟這也是一種內在心性的徵驗,顯示一個人的胸襟氣度。

「以德配位」

「以德配位」
──六談宇宙大覺者
印順法師曾表示:「佛法」在流傳中出現了「大乘佛法」,乃至演進為「秘密大乘佛法」,主要的推動力是「佛涅槃後,佛弟子對佛的永恒懷念」,而這樣的懷念又是通過「情感」的。[1]可知「情感」在大乘佛法信仰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從實踐角度了解宗教命題──以「心性本淨」為例

從實踐角度了解宗教命題
──以「心性本淨」為例
  雖然初期佛教所說的緣起、無我等法乃就經驗現象的觀察所作的理性論斷,並透過聖者如實親證而成的知見,成為佛法與神教最大的區別;然而曲高和寡,理智的思想見解往往顯得生硬難懂,未必在行動上提供明確有力的指引方針,也未必符合一般人情感慰藉之需。因此,佛法為適應多數人的需要,而有信仰傾向濃厚的如來藏說開展,與初期佛教的無我論有著不盡相同的論點。

佛陀成佛之後才有佛法嗎?

佛陀成佛之後才有佛法嗎?
「共相之爭」是中世紀哲學的重要問題,諸多哲學家暨神學家爭論概念(即共相universal)究竟是先於事物(即殊相particular)?還是後於事物?[1]例如「計算機」的概念,究竟是這一百年計算機之實體出現後,才有「計算機」的概念,還是這概念本身早已存在於世界的某處(例如「觀念界」(ideal world))?

「防惡才足以言善」

「防惡才足以言善」
先前寫了「防範惡與擴大善」一文,但這主要是就個人心性修養及行為要求而言,如回到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則客觀制度暨律法的施設乃是優先的,亦即「防惡才足以言善」。

用全部的生命體驗佛法

用全部的生命體驗佛法
印順法師對於後期大乘佛法雖持保留態度,認為要「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但看到現今藏密喇嘛、仁波切為法的熱誠和決心,他亦曾表達高度的肯定和認同,體現出大乘菩薩的精神情操。換言之,印順法師雖不盡然都同意藏密佛法,但卻讚揚他們為法的虔誠和度眾的悲願。

我研讀唯識的報告

日前香港錦全法友提出有關唯識思想的討論,使我想起早年研讀佛法時,曾嘗試學習印順導師「以佛法研究佛法」(即:以「三法印」的精神及方法)撰寫的習作:〈我研讀唯識的報告〉(已編入拙著《人間佛教的聞思之路》)。這是一篇三十多年前不成熟的舊作,今以野人獻曝的心情,借此拙文披露當年學佛聞思歷程的麟爪點滴,敬請有緣的法友過目指正。

 

我研讀唯識的報告

呂勝強

前     言

訂閱文章


by Dr. Rad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