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摘選法義饒益之文章,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真誠向法的網友們一起切磋討論。

轉載宣方教授大作〈批印諸文學術失範和學風問題舉隅〉

轉載《弘誓雙月刊第145期》宣方教授大作〈批印諸文學術失範和學風問題舉隅

 

 批印諸文學術失範和學風問題舉隅

 宣方(中國人民大學宗教學系副教授)

 

  2016年10月29~30日,第二屆佛教義學研討會暨印順法師佛學思想研討會在無錫召開。會議的宗旨,據主辦方發佈的新聞通稿,旨在「紀念印順法師為中國佛教所做的貢獻,緬懷佛門先賢深入經藏、闡揚佛法的豐功,同時也對法師的人間佛教思想予以探討、反思和抉擇,並對新時代佛教的發展建言獻策,期許新時代佛教護國佑民,造福世界。」1乍一聽十分正面。

「批印」文稿該不該回、值不值得回? --談一個「兩難」情境

「批印」文稿該不該回、值不值得回?

--談一個「兩難」情境

我曾在<印順佛學與大乘是佛說>表示,我們樂於看到印順思想的批判,卻不能接受粗糙的批判。然而遺憾的,絕大多數批判印順法師的論文都流於粗糙、淺薄,面對這樣的文章,究竟是該回應,還是置之不顧、置若罔聞呢?

「由善門入佛門」

「由善門入佛門」
慈濟功德會重視慈善救助,未必代表慈善志業優先於佛教信仰,或只為眾生而不為佛教;相對的,慈濟仍有其宗教理想,即透過慈善事業來體現佛教信仰,當中以慈善救濟為「權」,佛法解行為「實」,顯示對佛教理想的堅守,如「由善門走向佛門」是證嚴法師開示時經常強調的重點。

略談佛教身體觀

略談佛教身體觀
一般認為佛教是「重心輕身」,諸多語彙如「一切唯心造」、「萬法唯識」,及至「意業為重」等,皆強調「心意識」的優位性;相對於此,身體的定位似有輕忽的傾向,甚至否定排斥之。若回到佛典脈絡中,初步可知有三種可能觀點:

「真空妙有」

「真空妙有」
「人生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是證嚴法師一句名言。此話寓意深遠,若進一步延伸思考,或也表達出佛教「真空妙有」的智慧。

五蘊非我 vs. 真心梵我

五蘊非我 vs. 真心梵我
  釋迦佛承續《奧義書》所代表的革新思想,亦對古婆羅門教展開批判;[1]然相對於《奧義書》所帶來的內部改革,依舊屬於婆羅門教傳統,佛陀卻對其部份關鍵教義不以為然,儘管佛陀各種修行觀念和方法深受《奧義書》影響;可以說佛教之誕生是接續著《奧義書》傳統的「軸心突破」之再突破。[2]例如《奧義書》雖有「業感輪迴」和「真心梵我」的重要建樹,不過釋迦佛僅接受「業感輪迴」說,卻大力批判「真心梵我」之見,認為《奧義書》真常妙樂的自我說,與現實經驗不符,而是一種形而上的主觀想像與投射;相對的,佛陀主張「諸行無常」、「諸法無我」,以此根本見解和《奧義書》分道揚鑣,甚至分庭抗禮。[3]

保留信仰錯誤之可能

保留信仰錯誤之可能
佛教之所以吸引人,或者令我著迷,其一即在於其理性精神。

印順導師反對大乘嗎?

姓名或匿稱: 
大乘法行人

印順導師反對大乘嗎?

有人個人理解的「大乘本位」的立場,在特殊定義的「佛教義學」研討會上,批評導師是迷失大乘方向的失道者,大乘佛教的壞道者。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通啓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通啓

 

去年十月底,江蘇無錫惠山寺舉辦為期兩天的「佛教義學研討會」,會議主題是「印順法師佛學思想:反思與探討」。主辦單位(「佛教義學研究會」)發出的邀請函表示:「印順法師是現代最著名的僧人學者,著述浩繁影響深遠,在兩岸佛教學術界、思想界堪稱泰斗,共尊為導師;在印順法師誕生110周年的紀念年,為了推動其思想的深入探討,以及現代佛教義學研究的全面開展,所以舉辦此研討會。」

雖然邀請函寫稱「推動對印順法師思想的深入探討」但大多論文則是質疑、批判乃至否定印順導師思想。主辦單位所宣稱的「反思」幾乎變質為「反對」,表面上雖推崇「導師」,但論文中則暗指他老人家是「邪師」,乃至研討會主其事者的論文結語,更直指導師是大乘佛教的「失道者」、「壞道者」。

由於此次研討會預設立場的「反思與探討」,其論文內容大多是引用導師片段文字曲意解讀,實難理性彼此討論。且因當時印順文教基金會同仁及福嚴佛學院師生正全力為九年未修訂的「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光碟進行Ver5.0版大工程的總校對、引用大正藏之超連結,以及《大智度論講義》「經論對讀」超連結等作業,法務及教務忙得不可開交(此Ver5.0版光碟才剛剛於上週的5月21日完成,正式發行),無暇細讀其論文一一回應。

意業為重

意業為重
「意業為(最)重」是佛教重要主張,此作為一種命題(proposition),究竟是什麼樣的命題呢?是如「雪是白的」一樣的描述性(descriptive)命題?還是更像是「誠實是善的」之價值性(value)命題?或者當視為是某種宗教語言的表述,一如「上帝存在」、「人有原罪」等?還是三者皆有?
 
訂閱文章


by Dr. Rad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