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摘選法義饒益之文章,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真誠向法的網友們一起切磋討論。

從實踐角度了解宗教命題──以「心性本淨」為例

從實踐角度了解宗教命題
──以「心性本淨」為例
  雖然初期佛教所說的緣起、無我等法乃就經驗現象的觀察所作的理性論斷,並透過聖者如實親證而成的知見,成為佛法與神教最大的區別;然而曲高和寡,理智的思想見解往往顯得生硬難懂,未必在行動上提供明確有力的指引方針,也未必符合一般人情感慰藉之需。因此,佛法為適應多數人的需要,而有信仰傾向濃厚的如來藏說開展,與初期佛教的無我論有著不盡相同的論點。

佛陀成佛之後才有佛法嗎?

佛陀成佛之後才有佛法嗎?
「共相之爭」是中世紀哲學的重要問題,諸多哲學家暨神學家爭論概念(即共相universal)究竟是先於事物(即殊相particular)?還是後於事物?[1]例如「計算機」的概念,究竟是這一百年計算機之實體出現後,才有「計算機」的概念,還是這概念本身早已存在於世界的某處(例如「觀念界」(ideal world))?

「防惡才足以言善」

「防惡才足以言善」
先前寫了「防範惡與擴大善」一文,但這主要是就個人心性修養及行為要求而言,如回到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則客觀制度暨律法的施設乃是優先的,亦即「防惡才足以言善」。

用全部的生命體驗佛法

用全部的生命體驗佛法
印順法師對於後期大乘佛法雖持保留態度,認為要「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但看到現今藏密喇嘛、仁波切為法的熱誠和決心,他亦曾表達高度的肯定和認同,體現出大乘菩薩的精神情操。換言之,印順法師雖不盡然都同意藏密佛法,但卻讚揚他們為法的虔誠和度眾的悲願。

我研讀唯識的報告

日前香港錦全法友提出有關唯識思想的討論,使我想起早年研讀佛法時,曾嘗試學習印順導師「以佛法研究佛法」(即:以「三法印」的精神及方法)撰寫的習作:〈我研讀唯識的報告〉(已編入拙著《人間佛教的聞思之路》)。這是一篇三十多年前不成熟的舊作,今以野人獻曝的心情,借此拙文披露當年學佛聞思歷程的麟爪點滴,敬請有緣的法友過目指正。

 

我研讀唯識的報告

呂勝強

前     言

唯識無境:從了義與不了義如何抉擇中觀與唯識

姓名或匿稱: 
楊錦全

老師,請教導師關於唯識無境的看法。正如導師所說的,對於中觀是有廣泛的同情。如果我們後學也如導師一樣,對中觀緣起性空思想比較契機的話,對於唯識無境確是難於信服的。那麼應抱何種心態去處理這問題呢!

淺論佛教基本法義的一致與相通

淺論佛教基本法義的一致與相通

「四聖諦」是佛教的核心真理,而「三法印」(或更完整的說「四法印」)亦是佛法根本的原理原則,兩者間到底孰先孰後,何者優勝於何者呢?

中國佛教中的唯心大乘,若是本體論,是否意味著有乖離於佛法緣起論?

姓名或匿稱: 
楊錦全

老師,請教導師在「英譯成唯識論序」有關中國佛教中的唯心大乘,是本體論的意思。是否意味著有乖離於佛法緣起論? ........................

中國所發展的唯心大乘,是本體論的。如華嚴宗說「性起」,禪宗說「性生」(六祖說:「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還有天臺宗說「性具」。與緣起論為宗本的,玄奘所傳的唯識學,並不相同。中國的大乘佛教,有他自己獨創的特色。然從承受於印度的大乘來說,那就不是臺、賢、禪、淨,而是中觀(三論宗)與瑜伽(唯識宗)了

佛法的四個核心

佛法的四個核心

佛教歷史源遠流長,佛法思想體系龐大,但總攝起來不外四個核心概念,分別為「緣」、「空」、「識」、「心」。

專注和放鬆:觀呼吸的兩個原則

專注和放鬆:觀呼吸的兩個原則
「安那般那念」(梵文:ānāpāna-smṛti,巴利文:ānāpāna-sati),意即所謂「觀呼吸」法門,「攝心」是其中主要目的之一,即把注意力放在呼吸的進出,不去想呼吸以外的事,因為專注而達到精神統一。

訂閱文章


by Dr. Rad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