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二項 四部阿含的宗趣

第二項 四部阿含的宗趣

「四阿含」,無論是先後成立,或者是同時形成的,總之是有了四部阿含的存在。錫蘭佛教,是傳說「五部」或「五阿含」的,但以第一結集的「阿含藏」,分為四部:「品、五十集、相應、集」──四阿含,也是『島史』(西元四五紀間作)所說(1)。四部的地位,顯然不是『小部』所可及的。然而,為什麼集成四部?這四部有什麼不同的特殊意義?起初,也許沒有考慮到,但在四部形成的階段,古人是應有這一構想的。近代的學者,當然可以從現存的部類中,探索其不同的目的。但在古代,那就是從傳承而來的古說了。說一切有部的『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一(大正二三‧五〇三下──五〇四上),曾這樣說:

「為諸天世人隨時說法,集為增一,是勸化人所習。為利根眾生說諸深義,名中阿含,是學問者所習。說種種禪法,名雜阿含,是坐禪人所習。破諸外道,是長阿含」。

大體說來,這一分類,是有實際意義的。在說一切有部中,「增壹阿含」是(持經)「譬喻師」,「中阿含」是「阿毘達磨者」,「雜阿含」是「禪師」所特重,近於事實。說一切有部論義特色,多半依(說一切有部的)「中阿含」而成立;「中阿含」重於分別法義,所以說是「學問者所習」。從『瑜伽師地論』,以「雜阿含」為佛法本源來說,「雜阿含」是「坐禪人所習」,也非常適合。這一傳說,應有古老的傳說為依據的。覺音Buddhaghoṣa有四部的注釋,從注釋的書名中,表現了「四阿含」(四部)的特色。長部注:Sumaṅgalavilāsinī (吉祥悅意)中部注:Papañca-sūdanī (破斥猶豫)相應部注:Sāratthapakāsinī(顯揚真義)增支部注:Manorathapūraṇī(滿足希求)

龍樹Nāgārjuna有「四悉檀」的教說,如『大智度論』卷一(大正二五‧五九中)說:

「有四種悉檀:一者,世界悉檀;二者,各各為人悉檀;三者,對治悉檀;四者,第一義悉檀。四悉檀中,總攝一切十二部經,八萬四千法藏,皆是實,無相違背」。

「悉檀」,梵語siddhānta,譯為成就、宗、理。四種悉檀,是四種宗旨,四種道理。四悉檀可以「總攝一切十二部經,八萬四千法藏」。龍樹四悉檀的判攝一切佛法,到底根據什麼?說破了,這只是依於「四阿含」的四大宗旨。以四悉檀與覺音的四論相對比,就可以明白過來。「吉祥悅意」,是「長阿含」,「世界悉檀」。如『闍尼沙經』、『大典尊經』、『大會經』、『帝釋所問經』、『阿吒囊胝經』等,是通俗的適應天神信仰(印度教)的佛法。思想上,「長含」破斥了外道,而在民眾信仰上融攝他。諸天大集,降伏惡魔;特別是『阿吒囊胝經』的「護經」,有「守護」的德用。「破斥猶豫」,是「中阿含」,「對治悉檀」。「中阿含」的分別抉擇以斷疑情,淨除「二十一種結」等,正是對治的意義。「顯揚真義」,是「雜阿含」,「第一義悉檀」。『增壹阿含』的「滿足希求」,是「各各為人悉檀」。適應不同的根性,使人生善得福,這是一般教化,滿足一般的希求。龍樹的四悉檀,與覺音四論的宗趣,完全相合,這一定有古老的傳承為依據的。徹底的說起來,佛法的宗旨,佛法化世的方法,都不外乎這四種。每一阿含,都可以有此四宗;但就每一部的特色來分別,那就可說「長阿含」是「世界悉檀」,「增一阿含」是「為人悉檀」;「中阿含」是「對治悉檀」;「雜阿含」是「第一義悉檀」了。這一佛法的四大方針,在佛法的實際應用中,也是一樣。所以教人修習禪觀,就有「四隨」,如『摩訶止觀』卷一上(大正四六‧四下)說:

「佛以四隨說法:隨(好)樂,隨(適)宜,隨(對)治,隨(勝)義」。

天台學者,早就以「四隨」解說「四悉檀」。集一切佛法為四阿含,在古代的傳承中,顯然有一明確的了解。『薩婆多毘尼毘婆沙』,也是同一傳說。由於說一切有部論師,過分重視「中阿含」,這才以究明「深義」為「中阿含」,而有小小的差異。千百年傳來的四含宗義,在現在看來,仍不失為理解佛法開展的指針(2)

註解:

[註 57.001]『島史』(南傳六〇‧二六)。

[註 57.002]本節的內容,曾表示於拙講的『阿含講要』第一章,載『海潮音』二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