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第二項 大乘經所見的二大淨土

第二項 大乘經所見的二大淨土

東方妙喜Abhirati世界阿閦佛Akṣobhya,西方極樂Sukhāvatī世界阿彌陀佛Amitābha,在大乘佛教中,占有極重要的地位。二佛、二淨土的信仰,對以後的大乘佛教(經典),引起的反應,是否如我國古德所說那樣,「諸經所讚,盡在彌陀」?依大乘經論,一般的說,對二佛二淨土,是同樣重視的。如有所抑揚,那還是重智與重信的學風不同。先從經中的「本生」來考察:經中說到過去生事,而指為現在的阿閦佛與阿彌陀佛的本生,如二佛相關聯,就可以看出阿閦佛與阿彌陀佛間的關係。1.『妙法蓮華經』(鳩摩羅什再譯,晉竺法護初譯)說:大通智勝佛沒有出家以前,有十六位王子。成佛以後,十六王子都來請佛說法,都以童子身出家作沙彌。他們聽了『法華經』以後,各各分座為四眾說法。這十六位王子,現今都在十方國土成佛。東方的阿閦佛,西方的阿彌陀佛,東北方的釋迦牟尼佛,就是其中的三人(1)。三人的地位相等,『法華經』是以釋迦佛為主的。2.『決定總持經』(竺法護譯)說:過去有名為月施的國王,恭敬供養說法師辯積菩薩。月施國王,就是現今的阿彌陀佛;辯積菩薩,就是阿閦佛(2)。3.『賢劫經』(竺法護譯)說:過去世,無限量寶音法師,受到一般比丘的擯斥,到深山去修行。那時的轉輪王,名使眾無憂悅音,請法師出來說法,並負起護持的責任,使佛法大為弘揚。那時的法師,就是現今的阿彌陀佛;輪王就是阿閦佛(3)。阿閦佛與阿彌陀佛前生的師弟關係,『賢劫經』與『決定總持經』,所說恰好相反,說明了彼此有互相為師,互相為弟子的關係。4.『護國菩薩經』(闍那崛多譯)說:過去世,焰意王生子,名福焰。福焰王子一心希求佛法,往成利慧如來處聽法。焰意王得到護城神的指示,見到了成利慧如來。當時的焰意王,是現今的阿彌陀佛;福焰王子是釋迦佛;護城神是阿閦佛(4)。在這則本生中,阿閦佛前生,對阿彌陀佛,是引導見佛的善知識。5.『觀察諸法行經』(闍那崛多譯)說:過去世中,有一位說法的菩薩,名無邊功德辯幢遊戲鳴音。福德清淨多人所愛鳴聲自在王子,從菩薩法師聽法。經上說:「無邊功德辯幢遊戲鳴音說法者,汝意莫作異見,何以故?喜王!彼大眼如來是也。不動如來,為記菩提。又彼王子名福報清淨多人所愛鳴聲自在者,彼無量壽如來即是」(5)。依此經,大眼就是『阿閦佛國經』的大目如來。不動(阿閦),是大目如來授記得菩提的。不動與無量壽,都是大目如來的弟子;不動與阿彌陀的地位相等,與『法華經』所說一樣。從大乘經中所見到的「本生」,阿閦佛與阿彌陀佛,地位是平等的,是曾經互相為師弟的。

大乘經中,說到阿彌陀佛土、阿閦佛土的,的確是非常多。可以分為四類:但說阿彌陀佛土的,但說阿閦佛土的,雙舉二佛二土的,含有批評意味的。經中所以提到這東西二土,或是說從那邊來的;或是說命終以後,生到那邊去的;或是見到二佛二土,或以二佛二土為例的。總之,提到二土二佛的相當多,可見在當時的大乘佛教界,對二佛二土的信仰,是相當重視與流行的。現在先說雙舉二佛二土的經典:1.支謙譯『慧印三昧經』說:「遮迦越慧剛,王於阿閦佛;與諸夫人數,皆生於彼國。悉已護法壽,終後為男子,生須摩訶提,見阿彌陀佛」(6)。2.支謙譯『私呵昧經』說:「當願生安隱國,壽無極法王前;妙樂(誤作「藥」)王國土中,無怒佛教授處」(7)。3.竺法護譯『賢劫經』說:「值光明無量,復見無怒覺」(8)。4.竺法護譯『寶網經』說:「見阿彌陀、阿閦如來」(9)。5.竺法譯『持心梵天所問經』說:「吾亦睹見妙樂世界,及復省察安樂國土」(10)。6.竺法護譯『海龍王經』說:「安樂世界,無量壽如來佛土菩薩;……妙樂世界,無怒如來佛土菩薩」,都隨佛入龍宮(11)。7.竺佛念譯『菩薩瓔珞經』說:「或從無怒佛土來生此間,或從無量佛土」(12)。8. 竺佛念譯『菩薩處胎經』說:「壽終之後,皆當生阿彌陀佛國」;「今世命終,皆當生無怒佛所」;「無量壽佛及阿閦佛國」(13)。9.佛陀跋陀羅Buddhabhadra譯『大方廣佛華嚴經』說:「或見阿彌陀,觀世音菩薩,灌頂授記者,充滿諸法界,或見阿閦佛,香象大菩薩,斯等悉充滿,妙樂嚴淨剎」(14)。10.功德直譯『菩薩念佛三昧經』說:不空菩薩所現的國土,「譬如東方不動國土,亦如西方安樂世界」(15)。11.那連提耶舍Narendrayaśas譯 『月燈三昧經』說:「是人復為彌陀佛,為說無量勝利益;或復往詣安樂國,又欲樂見阿閦佛」。「香象菩薩東方來,從彼阿閦佛世界。……又復安樂妙世界,觀音菩薩大勢至」(16)。12.菩提流志Bodhiruci譯『無邊莊嚴會』說:「無量壽威光,阿閦大名稱,若欲見彼者,當學此法門」(17)。13.義淨譯『金光明最勝王經』說:「東方阿閦尊,……西方無量壽」(18)。依這十三部大乘經,東西的二土二佛,在十方淨土中,平等的被提出來,可見佛教界的平等尊重。

經中但說阿閦佛土的,有1.支謙譯的『維摩詰經』。經上說:「是族姓子(維摩詰)本從阿閦佛阿維羅提世界來」。維摩詰Vimalakīrti菩薩,接阿閦佛國,來入忍(娑婆)土,大眾皆(19)。這是與「下品般若」一樣,與阿閦佛土關係很深的經典。2.白延譯『須賴經』說:「我般泥曰後,末時須賴終,生東可樂國,阿閦所山(?)方」(20)。3.竺法護譯『順權方便經』說:轉女身菩薩,「從阿閦佛所,妙樂世界沒來生此」(21)。4.竺法護譯『海龍王經』說:龍女「當生無怒佛國妙樂世界,轉女人身,得為男子」(22)。5.竺法護譯『密跡金剛力士會』說:密跡金剛力士,「從是沒已,生阿閦佛土,在妙樂世(界)」(23)。賢王菩薩,「從阿閦佛土而來,沒彼生此妙樂世界」(24)。6.鳩摩羅什Kumārajīva譯『不思議光菩薩所說經』說:「今者在彼阿閦佛土修菩薩行」(25)。7.鳩摩羅什譯『首楞嚴三昧經』說:「是現意天子,從阿閦佛妙喜世界來至於此」(26)。8.鳩摩羅什譯『華手經』說:「今是(選擇)童子,於此滅已,即便現於阿閦佛土妙喜世界,盡彼壽命,淨修梵行」(27)。在這八部大乘經中,維摩詰菩薩,轉女身菩薩,賢王菩薩,現意天子菩薩──四位菩薩,都是從阿閦佛國,來生在我們這個世界的。這與西方阿彌陀佛土,都是往生而沒有來生娑婆的,意義非常的不同!

經中只說到(往生)阿彌陀佛國的,數量比較多一些。1.支讖譯『般舟三昧經』說:「念西方阿彌陀佛今現在;隨所聞當念,去此千億萬佛剎,其國名須摩提。一心念之,一日一夜,若七日七夜,過七日已,後見之(阿彌陀佛)」(28)。2.支謙譯『老女人經』說:「壽盡當生阿彌陀佛國」(29)。3.支謙譯『菩薩生地經』說:「壽終,悉當生於西方無量佛清淨國」(30)。4.竺法護譯『太子刷護經』說:「後作佛時,當如阿彌陀佛。……聞是經信喜者,皆當生阿彌陀國」(31)。5.竺法護譯『賢劫經』說:「普見諸佛尊,得佛阿彌陀」;「不久成正覺,得見阿彌陀」(32)。6.帛尸梨蜜多羅Śrīmitra譯『灌頂經』說:願生阿彌陀佛國的,因藥師琉璃光佛本願功德,命終時有八大菩薩來,引導往生(33)。7.聶道真譯『三曼陀跋陀羅菩薩經』說:「須呵摩提阿彌陀佛剎土」;「皆令生須呵摩提阿彌陀佛剎」(34)。8.佛陀跋陀羅譯『文殊師利發願經』說:「願我命終時,除滅諸障礙,面見阿彌陀,往生安樂國」(35)。9.智嚴(似兩晉時譯?)譯『法華三昧經』說:「其國菩薩,皆如阿彌陀國中」(36)。10.菩提流支譯『無字寶篋經』說:「命終之時,則得現見阿彌陀佛,聲聞菩薩大眾圍繞」(37)。11.闍那崛多Jñānagupta譯『月上女經』說:「受持彼佛正法已,然後往生安樂土;既得往見阿彌陀,禮拜尊重而供養」(38)。12.闍那崛多譯『出生菩提心經』說:「於其睡夢中,得此修多羅,……斯由阿彌陀,願力如是果」(39)。13.那連提耶舍譯『菩薩見實會』說:「人中命終已,此釋種(淨飯王)決定,得生安樂國,面奉無量壽。住安樂國已,無畏成菩提」(40)。14.菩提流志譯『發勝志樂會』說:「汝等從彼五百歲後,是諸業障爾乃消滅,於後得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菩薩發十種心,由是心故,當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41)。15.菩提流志譯『功德寶華敷菩薩會』說:「所得國土功德莊嚴,亦如西方極樂世界」(42)。在這些經典中,『般舟三昧經』是依『阿彌陀經』,所作的修持方法。其他的經典,以短篇為多,可見在一般的教化中,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見阿彌陀佛的信行,是相當普遍的。

屬於第四類的,或對東西二淨土,存有比較高下的意味;或針對當時佛教界,部分淨土行者的偏差。如『稱揚諸佛功德經』,廣說十方佛的名號功德,也說到阿彌陀佛(43)。但在說到阿閦佛時,表示了特殊的推崇。如說:「十方諸佛為諸眾生廣說法時,皆先讚歎阿閦如來名號功德」(44)。阿閦如來名號,是使波旬Pāpīyas愁憂熱惱的,所以波旬以為:「寧使捉持餘千佛名,亦勸他人令使學之,不使捉持阿閦佛名。其有捉持阿閦如來名號者,我(波旬)終不能毀壞其人無上道心」。捉持阿閦如來名號,及其他的諸佛名號,魔也不能破壞,因為「阿閦如來自當觀視,擁護其人」(45)。這表示在一切佛中,阿閦佛有特殊的地位。又如『菩薩處胎經』卷三(大正一二‧一〇二八上)說:

「菩薩摩訶薩,從忉利天,生十方剎,不因溼生、卵生、化生、胎生,教化眾生;此菩薩等,成就無記根。……何者是?阿閦佛境界是」。

「或有菩薩摩訶薩,從初發意,乃至成佛,執心一向,無若干想,無瞋無怒,願樂欲生無量壽佛國。……前後發意眾生,欲生阿彌陀佛國者,皆染著懈慢國土,不能前進生阿彌陀佛國。億千萬眾,時有一人,能生阿彌陀佛國」。

阿閦佛境界,相當的高。發心求生阿彌陀佛國的,很少能達成往生極樂國的目標,絕大多數是生在懈慢國土──邊地疑城。這一敘述,對於念阿彌陀佛的,念佛的多而往生的少,多少有貶抑的意味。『諸法無行經』,說到某些自以為菩薩的,實際上與佛法的距離很遠。其中如「是人入城邑,自說度人者,悲念於眾生,常為求饒益,口雖如是說,而心好惱他。我未曾見聞,慈悲而行惱,互共相瞋惱,願生阿彌陀」(46)!這是批評願生阿彌陀,而與人「共相瞋惱」的人。這與『菩薩處胎經』一樣,並非批評念阿彌陀佛,往生淨土法門,而是批評那些念阿彌陀的人。念阿彌陀佛,求生極樂,為一通俗的教化。一般人總是多信而缺少智慧,不能知念阿彌陀佛的真意,誇大渲染,引起佛教界的不滿。『灌頂經』卷一一(大正二一‧五二九下)說:

「普廣菩薩摩訶薩又白佛言:世尊!十方佛剎淨妙國土,有差別不?佛言:普廣!無差別也」。

「普廣又白佛言:世尊何故經中讚歎阿彌陀剎?……佛告普廣:汝不解我意!娑婆世界人多貪濁,信向者少,習邪者多,不信正法,不能專一,心亂無志,實無差別。令諸眾生專心有在,是故讚歎彼國土耳。諸往生者,悉隨彼願,無不獲果」。

經上說十方淨土,勸人往生,於是普廣菩薩有疑問了:十方淨土有沒有差別?佛說:沒有差別。沒有差別,為什麼稱讚阿彌陀佛土,似乎比別處好呢?佛以為,這是不懂如來說法的意趣。佛所以形容西方極樂世界,是怎樣的莊嚴,那是由於人的貪濁,不能專一修持,所以說阿彌陀佛土特別莊嚴,使人能專心一意去願求。其實,十方淨土都是一樣的,可以隨人的意願而往生。經文闡明十方淨土無差別,說阿彌陀佛土的殊勝,只是引導人專心一意的方便。這反顯了,那些不解佛意的,強調阿彌陀佛土,而輕視其他淨土者的偏執。我想,『文殊師利佛土嚴淨經』說:阿彌陀佛土的功德莊嚴,菩薩與聲聞的眾多,比起文殊師利成佛時的離塵垢心世界,簡直不成比例(47)。也是針對忽略淨土法門的真意義,而誇大妄執的對治法門。

東西二佛二淨土,在大乘初期佛教中,是平等的。但顯然的,說到阿彌陀佛國的經典,時代越遲,數量也越多。凡與齋戒、懺悔、發願有關的,也就是一般的通俗宣化法門,多數是讚說阿彌陀佛土的。因此,與後代秘密法門(「雜密」)相啣接,與彌陀佛有關的經咒,相當的多。傳來中國的,早在吳支謙的『無量門微密持經』,已經開始傳譯了。一方面,說真常大我的(與『涅槃經』有關的),如來藏、佛性──與世俗「我」類似的經典,也都說到阿彌陀佛土。念阿彌陀佛,往生極樂國的信行,在後期大乘中,的確是非常流行。大乘論師們,作出了明確的解說,如龍樹Nāgārjuna的『十住毘婆沙論』,指為「怯弱下劣」的「易行道」(48)。無著Asaṅga的『攝大乘論』,解說為「別時意趣」(49)。馬鳴Aśvaghoṣa的『大乘起信論』,解說為「懼謂信心難可成就,意欲退者,當知如來有勝方便,攝護信心」(50)。對稱念阿彌陀佛法門,在佛法應有的意義,給以適當的解說。印度佛法,在這點上,與中國、日本是不大一致的。東西二佛二土,在「秘密大乘」的組織中,東方阿閦佛為金剛部,西方阿彌陀佛為蓮華部,還不失初期所有的平等意義。

註解:

[註 93.001]『妙法蓮華經』卷三(大正九‧二五中──下)。

[註 93.002]『決定總持經』(大正一七‧七七一中──七七二中)。

[註 93.003]『賢劫經』卷一(大正一四‧一〇中──下)。

[註 93.004]『大寶積經』卷八一『護國菩薩會』(大正一一‧四六五上──四七一中)。『德光太子經』(大正三‧四一四上──四一八中)。

[註 93.005]『觀察諸法行經』卷二(大正一五‧七三四中)。

[註 93.006]『慧印三昧經』(大正一五‧四六五上)。依異譯『大乘智印經』,王是阿閦佛(大正一五‧四八三中)。

[註 93.007]『私呵昧經』(大正一四‧八一三上──中)。

[註 93.008]『賢劫經』卷一(大正一四‧九下)。

[註 93.009]『寶網經』(大正一四‧八六下)。

[註 93.010]『持心梵天所問經』卷一(大正一五‧二下)。

[註 93.011]『海龍王經』卷三(大正一五‧一四五中)。

[註 93.012]『菩薩瓔珞經』卷一二(大正一六‧一〇七下)。

[註 93.013]『菩薩處胎經』卷七(大正一二‧一〇五一上一〇五二下一〇五四中)。

[註 93.014]『大方廣佛華嚴經』卷六〇(大正九‧七八六中)。

[註 93.015]『菩薩念佛三昧經』卷二(大正一三‧八〇〇上)。

[註 93.016]『月燈三昧經』卷三(大正一五‧五六三上五六六下)。

[註 93.017]『大寶積經』卷七(大正一一‧四〇下)。

[註 93.018]『金光明最勝王經』卷一(大正一六‧四〇四上)。

[註 93.019]『維摩詰經』卷下(大正一四‧五三四下五三五上)。

[註 93.020]『須賴經』(大正一二‧五六中)。

[註 93.021]『順權方便經』卷下(大正一四‧九三〇上)。

[註 93.022]『海龍王經』卷四(大正一五‧一五三上)。

[註 93.023]『大寶積經』卷一二『密跡金剛力士會』(大正一一‧六八上)。

[註 93.024]『大寶積經』卷一四『密跡金剛力士會』(大正一一‧七七中)。

[註 93.025]『不思議光菩薩所說經』(大正一四‧六七二上)。

[註 93.026]『首楞嚴三昧經』卷上(大正一五‧六三六下)。

[註 93.027]『華手經』卷九(大正一六‧一九六上)。

[註 93.028]『般舟三昧經』(大正一三‧八九九上)。

[註 93.029]『老女人經』(大正一四‧九一二中)。

[註 93.030]『菩薩生地經』(大正一四‧八一四下)。

[註 93.031]『太子刷護經』(大正一二‧一五四下──一五五上)。

[註 93.032]『賢劫經』卷一(大正一四‧七下八上)。

[註 93.033]『灌頂經』卷一二(大正二一‧五三三下)。

[註 93.034]『三曼陀跋陀羅菩薩經』(大正一四‧六六六下六六八上)。

[註 93.035]『文殊師利發願經』(大正一〇‧八七九下)。本經與『普賢行願經』頌同本異譯。

[註 93.036]『法華三昧經』(大正九‧二八九中)。

[註 93.037]『無字寶篋經』(大正一七‧八七二中)。

[註 93.038]『月上女經』卷下(大正一四‧六二三上)。

[註 93.039]『出生菩提心經』(大正一七‧八九五上)。

[註 93.040]『大寶積經』卷七六『菩薩見實會』(大正一一‧四三三下)。

[註 93.041]『大寶積經』卷九二『發勝志樂會』(大正一一‧五二〇上五二八下)。

[註 93.042]『大寶積經』卷一〇一『功德寶花敷菩薩會』(大正一一‧五六五下)。

[註 93.043]『稱揚諸佛功德經』卷下(大正一四‧九九上)。

[註 93.044]『稱揚諸佛功德經』卷上(大正一四‧八八上)。

[註 93.045]『稱揚諸佛功德經』卷上(大正一四‧八七下)。

[註 93.046]『諸法無行經』卷上(大正一五‧七五一下)。

[註 93.047]『文殊師利佛土嚴淨經』卷下(大正一一‧八九九下九〇一中)。

[註 93.048]『十住毘婆沙論』卷五(大正二六‧四一中四二下)。

[註 93.049]『攝大乘論』卷中(大正三一‧一四一上)。

[註 93.050]『大乘起信論』(大正三二‧五八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