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印順導師對於中國佛教復興之懸念探微

轉載自《福嚴會訊》第26期(2010.04)

印順導師對於中國佛教復興之懸念探微
——以義學為主

呂勝強

論文摘要

  印順導師遊心法海八十年,著作等身,其總計約七百多萬字,蘊涵悲智光輝的珍貴「思想遺產」,從質與量而言,聖嚴長老指出,在古往今來的中國佛教史上,印老的成就已超邁前賢,少有出其右的。歷史學者藍吉富也表示「印順法師是當代漢傳佛教界中的卓越佛法研究者」。透過導師對於「整體佛教」的高廣視野,「評析中國佛教」及「關注中國佛教復興」的看法,相信可以提供讀者一個「理解過去的真實情況,記取過去的興衰教訓」重要性、指標性的樣本。

北京《印順法師佛學著作全集》簡體版出版座談會——大陸教界及學界對印順法師佛學思想之看法

北京《印順法師佛學著作全集》簡體版出版座談會

                                 ——大陸教界及學界對印順法師佛學思想之看法

                                            摘自2010年1月,《福嚴會訊》25期

 

2009年11月6日,在北京中國人民大學舉辦一場《印順法師佛學著作全集》簡體版出版座談會。這不僅是兩岸佛教歷史性的一刻,從推廣印順導師思想來說,更是一個別具意義的日子。印順導師全套的佛學著作,由大陸頗具權威的中華書局,歷經四年的籌劃、校對、製版等工作,終於在11月6日正式宣布出版。

轉載宣方教授大作〈批印諸文學術失範和學風問題舉隅〉

轉載《弘誓雙月刊第145期》宣方教授大作〈批印諸文學術失範和學風問題舉隅

 

 批印諸文學術失範和學風問題舉隅

 宣方(中國人民大學宗教學系副教授)

 

  2016年10月29~30日,第二屆佛教義學研討會暨印順法師佛學思想研討會在無錫召開。會議的宗旨,據主辦方發佈的新聞通稿,旨在「紀念印順法師為中國佛教所做的貢獻,緬懷佛門先賢深入經藏、闡揚佛法的豐功,同時也對法師的人間佛教思想予以探討、反思和抉擇,並對新時代佛教的發展建言獻策,期許新時代佛教護國佑民,造福世界。」1乍一聽十分正面。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通啓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通啓

 

去年十月底,江蘇無錫惠山寺舉辦為期兩天的「佛教義學研討會」,會議主題是「印順法師佛學思想:反思與探討」。主辦單位(「佛教義學研究會」)發出的邀請函表示:「印順法師是現代最著名的僧人學者,著述浩繁影響深遠,在兩岸佛教學術界、思想界堪稱泰斗,共尊為導師;在印順法師誕生110周年的紀念年,為了推動其思想的深入探討,以及現代佛教義學研究的全面開展,所以舉辦此研討會。」

雖然邀請函寫稱「推動對印順法師思想的深入探討」但大多論文則是質疑、批判乃至否定印順導師思想。主辦單位所宣稱的「反思」幾乎變質為「反對」,表面上雖推崇「導師」,但論文中則暗指他老人家是「邪師」,乃至研討會主其事者的論文結語,更直指導師是大乘佛教的「失道者」、「壞道者」。

由於此次研討會預設立場的「反思與探討」,其論文內容大多是引用導師片段文字曲意解讀,實難理性彼此討論。且因當時印順文教基金會同仁及福嚴佛學院師生正全力為九年未修訂的「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光碟進行Ver5.0版大工程的總校對、引用大正藏之超連結,以及《大智度論講義》「經論對讀」超連結等作業,法務及教務忙得不可開交(此Ver5.0版光碟才剛剛於上週的5月21日完成,正式發行),無暇細讀其論文一一回應。

本中心很榮幸敬邀慈濟大學林建德教授主持我們中心「法海涓滴」佛法討論版

本中心很榮幸邀請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建德教授主持我們中心「法海涓滴」佛法討論版。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近二十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一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

淺談「苦」

淺談「苦」
佛教「四聖諦」首談「苦諦」,乃至視「諸受皆苦」為「法印」之一。佛教處處說「苦」,背後傳達什麼意義?可從哪些向度理解?以下隨筆淺談以下五點:
 
一、適應印度文化背景:業報輪迴乃印度固有思想,印度人認定生命的存在本身即是痛苦,故厭離之風盛行,因此佛教以「苦」為核心,自是適應印度文化背景。
                               
二、度化之方便:相對於基督宗教強調「罪」,佛教著眼於「苦」,促使人反思生命之不足與缺陷,進而追求救贖或解脫,因此可視為度化之方便、手段。
 
三、專注於修行:正因為「苦」,所以要「滅苦」,督促人精進修行,可知是在修行脈絡下提出「苦」的思維、觀照。
 
四、無常故苦:佛教談「苦」,背後要傳遞的其實是「無常」,意即「無常故苦」;如佛典說:「我以一切行無常故,一切諸行變易法故,說諸所有受悉皆是苦」,所以「苦」必須和「無常」聯想一起。

三種佛學探究立場

三種佛學探究立場
這次在無錫舉辦的印順思想論壇,乃是由佛教義學會發起;佛教義學主張「佛教本位」的研究,有別於現今學界之「學術本位」,而與之互別苗頭。這樣的立意自是良好,但在我看來,他們所謂的「佛教本位」,或可說是「信仰本位」,甚至是「信徒本位」,可說是「學術本位」另一極端。
 
現今學術研究不少結論,乃是虔誠佛弟子所難以接受的,動輒判某一部經為「偽經」,或者聲稱「大乘非佛說」、「如來藏思想不是佛教」等,這在虔信者的心靈裡,有相當大的殺傷力,難以接受自身的信仰傳統,真如他們所判定的那樣,試圖以另一種研究進路,另一種史觀來反撲,於是有佛教義學研究之呼聲。
 
然而,他們所謂的「佛教本位」,如何和「信仰本位」、「信徒本位」作區分,似沒有進一步說明,或只是同一立場的不同表達而已。
 
我認為,真正的「佛教(或佛法)本位」、「義學本位」乃是印順導師所持的立場,在他的著作中,兼可看到學術性和信仰性;一來他以理性、中立、超然的探究方式,對佛教歷史和思想進行客觀研究,二來他接納乃至肯定所有信仰傳統的價值,認為當以同情的理解來看待信仰,重視各種經論和法門在利益眾生的實效性。

信仰也要超越

信仰也要超越
信仰虔誠是一件好事,只要信仰的對象是正派、正當的;然而信仰虔誠的本身是否也是一種執著呢?愈是虔誠,執取貪著愈深?
 
信仰也是要超越的,在般若經教中似傳達了這樣的訊息,如《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這樣的語句對應到佛陀之「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以及《讚彌陀偈》:「 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無不都是一種解構和反動。
 
唯有超越信仰,才能得大自在、大解脫,這是般若系經典要告訴我們的,如《金剛經》又說:「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不只不應取相,而且也不應取法,一切法--不管是法或非法皆應捨;甚至《金剛經》表示「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法的本身即是非法,對法的執著本身即是錯誤的,而不應有法、非法的二元對立的分別。

大乘佛說是與非

大乘佛說是與非
中國社科院周貴華在他的著述中,屢屢表示印順法師所持是「溫和版的大乘非佛說」,既然是溫和版,相對於此則有激烈、激進或極端版的「大乘非佛說」。
 
然而這樣的定位大有問題,畢竟印老從未主張任何形式的「大乘非佛說」,反而斬釘截鐵表示「大乘是佛說」,並在著作中再三強調;如此強說老人家主張「大乘非佛說」,即便是一種「溫和版」,仍是相當錯謬的,如此的曲解可說是「稻草人謬誤」實例之一。
 
相對於把「大乘非佛說」分為激烈版和溫和版,而把印老歸為「溫和版的大乘非佛說」之主張者,我倒是認為有信仰版或理性版兩種不同的「大乘是佛說」,印老明顯支持的是「理性版的大乘是佛說」,而這樣的「大乘是佛說」,和傳統「信仰版的大乘是佛說」之理解方式大異其趣。
 
如此,印順法師絕非倡議「溫和版的大乘非佛說」,而是提出「理性版的大乘是佛說」;而如果認為「大乘是佛說」只能採信仰觀點來理解,逕行認為印老否定「大乘是佛說」,貼上「大乘非佛說」的標籤,實在是不厚道的。

勝解正見(空性)與佛法的宗教生命

【印順導師圓寂十週年文稿】

勝解正見(空性)與佛法的宗教生命

文/呂勝強

一、引言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