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蘊」可以認識「六識」?返聞「自性」?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導師書中提到

「生命之流有多方面:

一、身心相關,如經中說的六處,是說明這方面的。

二、心境相知,有情是有意識活動的;有能知的精神,就發現到所知的境界。經中說的五蘊,就是說明這差別的。」(《性空學探源》,p.28)

 

「是五蘊,這即是有情的一切。

      ┌物質 ……………………………色┐

所依住─┤   ┌情緒…………………受│     

              └精神─┤認識…………………想├─五蘊

         └造作…………………行│

識   ………………………………………………

(《佛法概論》,p.60)

請問

「心境相知」,為何不是指能觸對外境之五根?

五蘊的「識蘊」可以識別包括五根觸對外境所生之「五識」,也可以識別意根觸對法塵而生的「意識」?這是意識的返觀、返聞「自性」?

感謝開示

Comments

論題一、「心境相知」,為何不是指能觸對外境之五根?

其原因有二:

(一)導師於《佛法概論》曾論述「蘊觀,詳於心理的分析」,而「(根)觀,詳於生理的分析」(如下所引),因此,對於「心境相知」的層面,「蘊觀」能觀察得更深細。部派佛教《俱舍論》的「五位七十五法」及大乘唯識《百法明門論》的「五位百法」,都是以「五蘊」為本,分析「心境相知」的內涵(從導師所示之圖表,亦通此意)。此外,釋尊開示眾生共通的苦,亦以「五蘊(陰)熾盛苦」為凡夫親切經驗之總攝。

佛常用「三處觀」去觀察有情,分別有情的真相。但有情的分別觀察,要從有情的流轉相續中,與身心的相依中去考察,不可為靜止的、孤立的機械分析。有情是有機的活動者,如當作靜止、孤立的去考察,就會發生錯誤,誤解佛陀觀察的深意。論到三處觀,即五蘊觀、六處觀、六界觀。蘊處界的分別觀察,是從不同的立場去分別,看到有情的各個側面。蘊觀,詳於心理的分析;處觀,詳於生理的分析;界觀,詳於物理的分析。依不同的立場而觀有情自體,即成立此三種觀門,三者並不是截然不同的。 (《佛法概論》,pp.57-58)

 

(二)「蘊觀」之攀緣)「四識住」為《阿含經》非常重要的修行方法,也是檢驗聖果(涅槃聖境)的標準:

 

《雜阿含64經》:佛告比丘:「愚癡凡夫、無聞眾生,於無畏處而生恐畏。愚癡凡夫、無聞眾生,怖畏無我無我所,二俱非當生,攀緣四識住。何等為四?謂色識住,色攀緣,色愛樂,增進,廣大,生長;於受、想、行、識住,攀緣,愛樂,增進,廣大生長。比丘!識於此處,若來、若去、若住、若起、若滅,增進、廣大生長。若作是說:更有異法識,若來、若去、若住、若起、若滅、若增進、廣大、生長者,但有言說,問已不如,增益生疑以非境界故。所以者何?比丘!離色界貪已於色意生縛亦斷;於色意生縛斷已,識攀緣亦斷,識不復住,無復增進、廣大、生長。受、想、行界離貪已,於受、想、行意生縛亦斷;受、想、行意生縛斷已,攀緣亦斷,識無所住,無復增進、廣大、生長。識無所住故不增長,不增長故無所為作,無所為作故則住,住故知足,知足故解脫,解脫故於諸世間都無所取,無所取故無所著,無所著故自覺涅槃: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比丘!我說識不住東方,南、西、北方,四維,上、下,除欲見法,涅槃、滅盡、寂靜、清涼」。

 

論題二、五蘊的「識蘊」可以識別包括五根觸對外境所生之「五識」,也可以識別意根觸對法塵而生的「意識」?這是意識的返觀、返聞「自性」?

「阿含、中觀、唯識」均無此「真常唯心系」返聞「自性」的修行法門。在佛法中有關「返觀、返聞『自性』」的修行方法,是採用「根門」而不是「六識」。如中國禪宗所提倡的「捨識用根」(特別是《楞嚴經》的圓通法門),如太虛大師及印順導師所示:

 

第七編 法界圓覺學》:「楞嚴指因行而言:謂以所聞之音為所觀之境,不令心緣於境,而一一悉返於清淨如來藏心,此為以聞思修耳根圓通。蓋能返聞以聞於自性,則能聞之心,所聞之境悉皆銷落,心得自在。(《太虛大師全書》,精 第11冊,p.595)

 

《第七編 法界圓覺學》:「2.七大與唯根論  地、水、火、風,稱為四大,並空大、識大、為六大。而此經特加根大為七大,以為唯根論之張本。經云:『如一見根,見周法界。聽、嗅、嘗觸、覺觸、覺知,妙德瑩然,遍周法界,圓滿十虛,寧有方所』!又云:『汝欲識知俱生無明,使汝輪轉生死結根,唯汝六根,更無他物。汝復欲知無上菩提,令汝速證安樂解脫寂靜妙常,亦汝六根,更非他物』。根大與修耳根圓通,有重大關係。此經說根、識,與唯識論所說界限不同。唯識論、識的範圍深廣,楞嚴經、根的範圍深廣。故唯根論與唯識論對立,以根來攝一切法。本人十年前曾作三唯論:唯識、唯根、唯境,唯根論是楞嚴經特異處,用根不用識,以現量六識,都攝在六根故。」(《太虛大師全書》,精 第13冊,pp.1718-1719)

 

「見性成佛」,「性在何處」?洪州門下,是以身心活動為性的作用,點出這就是性,就是佛,引人去悟入的。如《傳燈錄》卷三「王曰:性在何處?答曰:性在作用。……波羅提即說偈曰:…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辨香,在口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遍現俱該沙界,收攝在一微塵,識者知是佛性,不識喚作精魂」。 總之,從生命現象,去誘發學人的自悟,體認真正的自己(本心,自性,真我),是洪州(石頭)門下共通的。在師弟問答中,或約(總相的)人說,或約心說,或約見聞動作說。(《中國禪宗史》p.376 ~ p.377)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