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涓滴

印順導師重視「整體的佛教」,因此他認為:「佛教每一階段的聖典,都是代表著時代佛教,成為時代佛教的指導方針。它是佛法在活躍的進行中,適應人類,而迸出智慧的光明,留下了時代佛教的遺跡。」

吾人以為,近代學人或行者所撰述的「法義饒益文章」也可以作如是觀。職是之故,本版將以短篇佛法專論或小品心得分享,提供網友一處「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網上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版主林建德教授簡介:

林教授於台大哲學系取得博士學位,任教於佛教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2007年8月~迄今),林教授探索東方哲學暨宗教二十餘年,主要研究方向為佛教思想,並旁及道儒二家、西方哲學,尤其推崇印順長老佛學著述。近來亦關注東方暨佛教思想對現今哲學探討的可能啟發,特別是心靈暨意識問題。現已發表中英論文數十篇,並著有《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心識與解脫:對比視域下的佛教心意識理論》等書。歡迎諸位法友進站瀏覽、分享心得、參與討論。個人網址/部落格:http://mind-breath.blogspot.tw/

※張貼前請先詳閱:回應規則 & 張貼方法 ;另也提供文字編輯器,方便使用者文書編輯,請參考文字編輯器各元件說明[Basic版] [Full版]。(法海涓滴版主) 

 

契理契機之「中道」

印順導師佛學研究的「中道」進路,展現出「情理平衡」的特點,如他晚年所述<契理契機的人間佛教>,再次強調「契理」與「契機」,此「契理」與「契機」即是「情理平衡」的展現,呼應他一貫以來的立場。[1]

「消極的慈悲」

「消極的慈悲」

兩天「印順學」研討會在新竹玄奘大學召開,諸多學者意見分享和報告討論,獲益良多,得到不少啟發省思。例如第一天論壇邀請佛、耶、回、儒等學界、教界人士分享,討論「宗教與暴力」問題;現今世界動盪之一起因於宗教失和,因信仰的差異導致大大小小流血衝突不斷,弔詭的是宗教的本意無不是追求和平。此外,佛教徒當如何面對不公不義,又該如何據理力爭等,也被提出討論。

參加2020年印順佛學會議有感

*此為「第十八屆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的訪談稿,潘鳴佩師姐詢問我參加這次的會議有甚麼感想心得,以及有何建議。謝謝潘師姐代為整理文字稿,後由我續作修訂。

從不可說到無所不說

從不可說到無所不說

拙作《道與空性:老子與龍樹的哲學對話》試探佛典中的「不可說」以及「甚深微妙」等的強調,指出可能有五種意涵:

中觀學之調和佛學與科學

中觀學之調和佛學與科學

宗教重於情感、理想以及美好的期盼與想望,然而當今的知識學科卻強調理性、務實與求真。科學之挑戰宗教的神聖,猶如科學易於解構藝術的美感。

科學重於正確真實,但宗教(如佛教)卻談圓滿究竟,之間是否有調和的可能?

「天地人」

「天地人」

人心淨化社會祥和、天下無災無難」是證嚴法師法師三個願望,如法師說:「人心淨化、社會祥和、天下無災難,這是我創立慈濟四十年來,年年不變的心願。因為人心一定要先淨化,這世間的紛爭才會止息。」(《與地球共生息》自序)

印順佛學之國際接軌

印順佛學之國際接軌

目前台灣高等教育之評鑑,「國際交流」或「國際化」程度,被列為其中重要的評量項目之一;台灣的學術研究,包括佛學研究,同樣也愈來愈看重國際化。但所謂的國際化,所重的是互利互惠、對等式的交流,此除了汲取國外的研究成果與研究經驗外,亦也要提出自身的學術觀點及研究所長,以與人相互分享,並彼此增益。

走出信仰的舒適圈

信仰給人依靠,在動盪苦難的世間找尋安頓,得以安身立命。信仰帶來安適平靜,但當信仰不(只)是建立在寄託、依賴、崇拜、祈求時,反而不斷要人「自我挑戰」,擺脫舊有的成見偏好而鼓勵懷疑和自覺,這樣的信仰究竟該如何定位呢?

走出佛學研究的保護傘

走出佛學研究的保護傘

佛教在哲學觀點上有不少洞見,這已是不爭的事實,但不少的佛學研究,仍囿限在佛學特有術語的城牆內,未必可以用清晰的語言表達思想,這固然是屬於學門領域當有的「學術專業」,但某種形式卻拒人於千里之外,甚至是內部自言自語之自我保護,因為所持的見解在現今哲學和科學的檢視下,有可能已是錯的。 

從「人間佛教」到「公民佛教」

一個良好公民首先要有道德素養,公民素養有時意味著道德素養,或所謂的「公德心」,小時候上「公民與道德」就是這樣教導我們的。 

Pages